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其他类型 -> 豪门独宠萌妻

第94章:被关,赶来救她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行了,你别说了!”陆川突然吼了一句,脸色绷的死紧,“她是不是那种人我自己会去了解的,你不要在背后嚼舌根,我以后不想再听见你说这些话,我先回去了,你没事也赶紧回家吧。”

    徐海嘉看着跑远的身影,眼泪瞬间落下。

    陆川刚才竟然为了唐优吼她,她明明亲眼看见的事实,他竟然不相信她。

    陆川,你到底有多喜欢唐优?她哪点值得你喜欢?那个唐优,要不是她的出现,或许她和陆川还有可能,如今陆川这么绝情的拒绝她,以后她还有什么机会去接近陆川?

    都是你,唐优,你这么虚伪的一个人,会遭报应的!早晚有一天,我要让大家看清你的真面目!

    …

    唐优回到华景,刚躺在床上闭上眼,手机传来短信的提示声。

    她翻开一看。

    ——到学校的羽毛球社集合,陆川。

    唐优头都大了,今天周末社团还有什么活动?刚才分开的时候学长也没跟她说呀,想了想,她给袁媛打个电话过去,她不想去,问问袁媛的意见。

    可电话打了两遍也没打通,她心里无比郁闷,在床上滚了滚,只能懒洋洋的起床。

    周末,又是下午两三点,学校出行的人不多。

    学校的社团部挨着操场,一间间的房子隔开,按理说他们学校社团周末都是没什么活动的,最多大家结行外出,也不知道今天集合要做什么,羽毛球社的位置最靠边,过去就是学校的围墙。

    她走过去,羽毛球社的门的开着的,但是一个人都没有,操场上也没什么人。

    唐优奇怪了。

    进去社团部四处看了看,喊了两人也没人应,正纳闷的,就听见一声响声,接着就是门关上的声音,四周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她转过身,就看见羽毛球社的门被关上了,外面正传来落锁的声音。

    唐优慌了,连忙摸索着奔上前拼命拍门,“哎,这里面还有人,不要锁门啊,放我出去!”

    这屋子连个窗户都没有,她根本没来得及看清刚才是谁关的门。

    “外面的有人吗,你快开门,为什么要锁门?这里面还有人,快开门……”唐优不停的拍打,拍了很久,外面一点反应都没有。

    四周一片黑暗,她摸索着墙上的开关把光打开,开合好几次灯都不亮,屋里黑漆漆的,她能听见自己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

    她好害怕,霎时间想到给她发短信的手机号,拿出手机看了下,才发现不是陆川的号,当时就看了一眼,信息后面缀的是“陆川”他以为就是学长,根本没去注意发件人,她拨打这个号码过去,对方提示是空号。

    她又翻到陆川的号码打过去,提示已关机,又拨打袁媛的,还是打不通。

    唐优有点崩溃。

    她手机里就存了这几个号码,最后面的是魏征和霍晋扬,她犹豫了下,拨了魏征的电话,也得打不通,唐优在想,她怎么那么倒霉呢,为什么关键时刻一个人都联系不到?

    剩下最后一个就是霍晋扬,唐优看着他的号码,犹犹豫豫,手指点了下,通了,她立刻一惊,赶紧挂断,她找谁都不能找他!

    一个人被关在这个封闭的屋子里,对面是无尽的黑暗,如同一只无形的手在紧紧的勒住她的脖子,又如同一个巨大的怪兽,时时压迫着心脏。

    她顺着墙壁坐下来,双臂抱紧自己,头埋到两,腿之间,全身发颤,突然她想起来了,手机有自带的电灯,她连忙打开,漆黑的屋子增添了一点光亮,却显得更加恐怖。

    到底谁能来救救她?

    浑浑噩噩好长时间,期间她敲了几次门,外面都没有人应,她不敢张开眼睛,又拨打了三次陆川和袁媛的号码都打不通。

    时间显示已经六点多,她已经被关快两个小时,手机电量突然提示剩余百分之二十,自带的电灯撑不过多长时间。

    唐优哭了,屋里气温很低,她一直蹲坐在地上,手脚冰凉,她不敢动,她又翻到那个陌生号码,很明显,这是有人故意陷害她。

    她气的手一抖,通话记录往下翻了几个,瞬间瞅见一个电话号码,瞬间一喜。

    她记起来了,这个号码是赫元的,是昨天吃完饭他送她回来后留的,当时他叮嘱她存上,不过回到华景她就玩电脑给忘记了。

    唐优激动的对着电话拨过去。

    静静等了几秒,便是电话打通的声音。

    唐优的眼泪滚滚的往下掉,响了三声,那头就接了,唐优几乎是哭喊着说:“赫先生,求求你救救我……”

    赫元这个点正好在酒吧潇洒,他这些天经常往滨海跑,结实了几个豪门贵公子,这刚出来,屁,股还没暖热呢,刚一杯酒下肚,结果就看到桌上的手机亮了,本来以为什么人打的,瞄了一眼,一看,竟然是扬哥的小女人,这才赶紧接了。

    接了那头就蹦出这句话,酒吧声音有点嘈杂,赫元是听到那头好似在哭,拿下手机看了一秒再放到耳边听了听,还真是。

    赫元不淡定了,三步并两步闪进洗手间,这当下听清了,姑娘正在那头哭的好不凄惨。

    赫元这头赶紧问怎么了,那头姑娘断断续续的说了处境,掐断电话,赫元没跟那几位贵公子告别,立马奔出了酒吧,荣齐后脚跟出来,赫元来了句,“赶紧去滨大。”

    荣齐没多问,看得出来自家少爷很急的样子,路虎一溜烟的开走了。

    赫元坐上车就给霍晋扬拨了电话过去。

    还真奇怪了,扬哥不是派了人跟着那姑娘吗?怎么这个事没第一时间知道?赫元勾了勾嘴角,姑娘还真有本事,能被人关在小黑屋。

    赫元这通电话打通了,霍晋扬冷冷的声音传来,“有事?”

    赫元笑呵呵的,很纯的住气说:“扬哥,您老现在还在美国潇洒呢?”

    “有事?没事我先挂了。”霍晋扬压根不跟他多言。

    “扬哥,别介啊!”赫元一脸无趣,“得,给您老说正事,小嫂子被人关小黑屋了。”

    那边静默两秒,吐出“我知道了。”四字,电话就掐了。

    赫元傻眼,这“我知道了”是什么意思?怎么听着一点紧张感都没有,莫非扬哥跟那女人掰了?

    赫元收起手机,对荣齐说:“荣齐,车子开快点。”

    荣齐看了后视镜一眼,“知道了,少爷。”随之加快了几个档速。

    赫元第一次来滨大里面,找到羽毛球社花了些时间,从楼梯走上操场的时候远远就看到诺大的操场,两三个男人正围着一个女生慢慢走来。

    走近了,赫元立刻认出那个女生就是唐优,他快步走上去就喊,“妹子?”

    唐优是刚被这三个男人救出来的,这之前魏征给她回了个电话,这三个男人他不认识,但魏征说会派人来救她,也许他们就是魏征的人。

    现在天气冷,她被关了几个小时,全身冰冷,哆嗦个不停,还在抽噎,神情有些恍惚,赫元走过去看了三个男人一眼,脱下自己的大衣给她披上,“妹子,哥在这,没事了啊?”

    这些人里,唐优算跟赫元熟悉的多,点点头,低着头不再说话,赫元没了笑容,看着他们三个人问:“你们是谁的人?”

    其中一个赶紧说:“我们是魏先生派来的,魏先生说他正赶过来,让我们先带着唐小姐在这等着。”

    他们三个正是魏征派来保护唐优的,今天他们跟着唐优来羽毛球社,没料想会出什么事,学校没什么地方能够隐藏的,他们就离得比较远,谁知道刚才魏先生给他们来电话说唐小姐被关的事,他们是认识赫元的,魏先生之前给他们看过唐小姐周围人的相片,再说,赫元是庆城赫家的大少爷,道上的人没有人不认识的。

    赫元点点头,走过去扶住唐优,“把她先交给我吧。”

    赫元带着他从操场下来,让她先坐进车里取暖。

    半个小时后,有几辆黑色轿车陆续开过来,为首一辆高级轿车停在赫元的路虎车前。

    赫元立马下车,对面车里,魏征跟着下来,急急的往这边走,打了声招呼,“赫少爷,唐小姐呢?”

    赫元指了指身后,“车里暖和呢。”

    魏征转眼看见车里的唐优,顿时松了口气。

    赫元回头,侧目就看到霍晋扬已经走过来了。

    赫元扬起一抹笑,“扬哥,您老可来了,按行程不是明天才回国吗?”

    霍晋扬淡淡看了他一眼,越过他大步往路虎车走,走近了看见车里一个人影,缩卷着身子,埋着头,他打开车门,唐优刚好抬头对上他,顿时一惊,“霍晋扬,怎么是你?”

    霍晋扬面色并不好看,头顶昏黄的路灯映衬到他脸上,有几分骇人,霍晋扬倾身,同时伸出手,“优优,过来。”

    他要抱她下车,唐优犹豫了几秒,不太情愿,全身还在抖,多半是惊魂未定。

    霍晋扬不再等她,弯腰把她从车里抱出来,唐优挣扎了几下,“你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

    AA270522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