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废驸马,如此多娇

感时不禁双泪流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他的手,大拇指那一侧的手背上仍然带着先前烫伤了的痕迹。红色褪了,剩了两个水泡,似乎有些发硬。再去看他脸上、颈上,大致的情况是相同的,颈上的似乎好得还要慢一些。

    低下头,他左手握着她的屈着的四指,还在替她手背上洒药。忍不住问:“大夫怎么说?你身上……会留疤么?”

    钟楚抬起头来笑,“怎么,担心我了么?那还骗我,明明说第二天来看我,结果却那么久不来。”

    宣华扭过头,迟疑半天才说出了原因:“赤阳,出了事,我走不开。”

    “真的?”钟楚放了药,却依然拉着她的手,将脸凑近了些,“所以你本来是准备来看我的,只是走不开才没来?”

    他声音小,又离得近,弄得她有些不自在,语气稍硬,说道:“不是……是准备,若心情好,就来。”

    钟楚念怨地看着她,“心情好?你知道我那几天有多疼么,真的是……生不如死啊,要不是想着公主可能来看我,我只怕都撑不过来了,没想到你居然还能心情好,居然好得起来……你真是狠心,没良心,无情无……”

    “不是有何鑫的女儿看你么,你有什么撑不过来的?”这一句,脱口而出。而后,后悔。

    宣华再次偏过头,不敢去看他。她怎么说了这样一句话,怎么以如此不悦的口气说了他与何青仪在一起的事?她是不那么舒服,可有到说出来的地步么?更何况这样说不就表示……

    “怎么,吃醋了么?”钟楚伸出一只手来捧住她的脸,让偏着头的她与他四目相对,“看到我和青仪在一起,吃醋了是不是?”

    他又凑近了些,让她甚至都不能看到他的整张脸,眼前只有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

    “胡说八道!”她推他,却没推动,钟楚在她面前笑着,“公主,我虽然待在青楼吧,却是很专情的,我说了喜欢你,又怎么会再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宣华不由看向他,没再推他没再说话,等着他下面的话。

    钟楚说道:“其实这也怪你,谁让你天天和那霍铮在一起,那天霍铮护送你从宵香院回去后青仪就来看我,看着看着她就哭了起来,说你是公主,说霍铮做了你的男宠,而她很早就喜欢霍铮了。第二天她又来,说想出了个办法看霍铮是不是喜欢她,所以就要我和她一起……”

    他停下,宣华接道:“演戏?”

    钟楚点头。

    “你答应了?”宣华继续问。

    钟楚又点头,“我一想,刚好我也可以看看公主是不是也有那么一点喜欢我的。结果,嘿嘿,公主果真是吃醋了。”

    “我没有。”宣华立刻否认。

    “你有。”钟楚笃定地说道。

    “我没有。”

    “你有。”

    “我没……”他凑过来,吻上她的唇,“你有。”

    “大胆!”宣华又去推他,他立刻说道:“你有没有发觉身体发热?”

    宣华停了下来。甚至刚才,她就有觉得的,而且对这发热很不安。

    钟楚又问:“心跳得还有些快?”

    宣华在他的发问下细细感受,果真是觉得心跳速度异于平常。

    “呼吸也有不畅是不是?其实山坡上那树叶,不只能致人死,还有催情作用。”

    宣华愣住,而后便看见他的脸越来越近,唇被他贴住。

    他吮着她的唇,手沿她腿而上,从腰到胸口,在衣襟处探了进去。

    她突然推开他。

    “你胆子越来越大了,竟敢骗我!”

    钟楚不由舔了舔下唇,“我哪有骗你?”

    “哼,或许那树叶有毒是不假,可什么催情,你当我真会信么?”宣华冷声道。暗叹自己竟差一点就真的……这种谎话她居然也信,身体是有些发热,可什么心跳加快,呼吸不畅,完全是他离得太近的缘故!

    “咳……”谎言果真怕戳,钟楚撇撇嘴,说道:“是没那么严重,可是……有一点点,一点点……”

    “哼!”宣华推开他便要从床上起身,却被他拉住:“没有催情也没什么嘛……公主出了那么大一锭金子,还没让我侍候过呢……”

    “走开!”宣华推开他,立刻下床去,却由于太急,鞋也没穿好就往外走,结果一个踉跄,身子往边上一倒,步子歪了两步,大腿侧狠狠撞在了床边的桌角上。

    “哎呀,好吧,虽然催情是假的,可中毒是真的啊,头晕是真的啊,你这么急着出去做什么?”钟楚从床上追来来,将她拉住,“好吧,大不了我不碰你嘛,又不是没碰过,真是……”

    宣华咬着唇,不说话也不动,就由他扶着肩膀,可他拉她上床,她又不走。

    “站着做什么呢?”钟楚奇怪着,又看她眼里似有水光,不由更是奇怪,往她身后一看,只见那儿有个小桌角对着。

    “你撞到这桌角上了?”钟楚按着桌角高度去看她腿上,弯腰伸手过去,却被她推开,他不依地再伸手按上她大腿外侧,便听她“嗯”了一声,显示这被撞的地方还在剧痛着。

    钟楚叹了口气,替她将那地方轻轻揉着:“肯定都紫了,痛得受不了了吗?什么也不说,活该你没人关心,一个人忍着。”

    泪水突然压眶而出,她推开她,急忙去擦眼泪,急忙侧了头往外走。

    钟楚却又立刻拉住她,“又怎么了,你别急着走嘛,我的意思是……”直起身,便见着她泪流满面的脸,已说了一半的话就那样停住。

    宣华立刻将头侧向另一边往门外冲,还愣着的钟楚挡在了她面前,“我是说如果你刚才叫了声疼,我就会知道你被桌角撞了,如果你在山上时说手被划到了,大家就都知道你中毒了,哪里还有空去管青仪那几只毛毛虫?你与四公主一起在宫里时,四公主总是拉着皇上说她落枕了,受凉了,无聊了,皇上就替她捏颈,探她额头,或者是赏一大堆玩物她,什么都没你的份。你不说,谁还记得有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