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御用兵王

第5611章 现身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白凤鸣在路上一通解说,陈阳总算弄明白了对付幻蚕的方法。

    方法其实很简单,就是想办法干扰幻蚕,让它从修炼里面退出来就可以了。

    只是却不能一来就整个刺激的将幻蚕弄醒,那样幻蚕就算不走火入魔,也会被弄得不高兴,跟它的精神力连在一起的百姓也基本上没救了。

    总之就是得循序渐进的慢慢来,或者你要是有让幻蚕感兴趣的东西,也可以引、诱它醒来,但是前提得是有让它感兴趣的东西。

    陈阳和白凤鸣都不知道幻蚕对什么感兴趣,只能决定想办法慢慢的弄醒它。

    陈阳觉得现在最要紧的,还是需要想办法防备把幻蚕带过来的修士。

    来到寺庙外面,各处的由幻蚕的精神力构成的线汇聚到一起,已经看不出来细小的样子,头顶一片雾蒙蒙的白光。

    “还挺好看的。”

    陈阳仰着头。

    “害人的东西,你居然还看得津津有味。”

    白凤鸣无语的摇了摇头。

    “你不懂,我这叫随时随地发现生活的美,时时刻刻都整那么明白,人生多没意思。

    走吧,看看去。”

    陈阳说完抬脚往庙门走去,“跟装了路灯似的。”

    陈阳打趣着说道。

    白天来的时候注意力都在塔上面,没有细看,陈阳来到面门前打量着。

    寺庙的门没有门板,只有门框。

    门框两边的屋檐下分别放着大花盆,里面的植物已经全部枯萎。

    门框上方的正中间挂着一朵红布捆成的大红花,红花两边余留出来很长的一截红布,分别搭向门框的两边。

    微风吹过,红布被吹得轻轻的晃来晃去,偶尔露出后面有些残破的黄底对联。

    对联上面的字也不知道是什么墨汁写的,在头顶光源的照射下微微泛着绿色的光。

    绿光随着红布的摆动若隐若现,周围听不见一丝多余的声音,让人生出一种说不清楚的诡异感。

    陈阳用神识留意着周围的动静,跟白凤鸣一起进了门。

    进入之后看到的景象跟在外面看到的完全不一样,要不是白天来过,陈阳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

    院子里头顶上的光线不再是白色,而是微微的泛着五颜六色不停的闪着。

    仔细看才能看清楚那些光并不是在闪动,而是像一根跟小塑料管里面有带着不同颜色的水在流动,看起来忽闪忽闪的聚集在塔顶上塔刹的位置。

    塔刹位于整座塔的最顶端,由刹座、刹身、刹顶构成,如果把一座塔形容成一个人,那塔刹就如脸面一样,是标记性的所在,更是精气神的所在。

    陈阳知道在华夏还有有“无塔不刹”之说。

    眼前这座塔顶上的塔刹没有刹身和刹顶,只有一个莲花型的刹座,光源的在那刹座上。

    白凤鸣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在看清泛着彩色的光是,大呼一声:“不好!”

    “怎么了?”

    突然这一下,有些吓到陈阳。

    “幻蚕幻蚕在进阶!陈阳,快,我们要快一些想办法弄醒它!不然连东子也完了!”

    白凤鸣激动的说道。

    “呵呵呵”一声轻飘飘的女声在周围响起。

    声音忽远忽近,听得人毛骨悚然。

    “什么人装神弄鬼?”

    陈阳呵斥道。

    “哈哈哈,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没想到老身的蚕宝宝刚要进阶,就有这样的好养料送上们来,看来贼老天终于开眼了,哈哈哈”陈阳一直用神识留意着周围,并没有发现有人出现,唯一的可能就是在塔里面有阵法。

    “老天一直睁眼都看着你所作所为,今天特意派老子来收拾你了!”

    陈阳把折扇拿在手上说道。

    “哼哼老身我就来看看是什么样的人这么大言不惭。”

    随着一道黑影从七层的窗户飘出,就这样悬立在空中,看不出修为。

    老妪体型消瘦,佝偻着背,手里拿着一根看不出材质的木杖,一身暗紫色的衣衫破破烂烂,在这雾蒙蒙的光线下泛着黑色。

    “呵呵呵模样真是不错。

    啧啧,老身我都舍不得拿来给我的蚕宝宝当养料了,不如你们两个以后就跟着我吧。”

    老妪说着往下飘来,停在白凤鸣面前,就要伸手摸他的脸。

    白凤鸣往旁边退开半步,脸上带着厌恶的神情抬腿一脚踢向老妪。

    老妪侧身躲开,笑着说道:“嗯还是个害羞的。

    哈哈哈,这害羞的模样真可人。”

    老妪说着又伸出手抓向白凤鸣。

    在老妪从空中下来的时候,两人就看清楚了老妪的脸。

    满是褶子的脸上长满了手指头那么大的疮,有些被抓烂的地方还往下流着褐色的液体,看上去恶心无比。

    陈阳也躲到一边看着大白坏笑:“大白,yanfu不浅啊!”

    白凤鸣虽然没跟陈阳说起过自己的经历,但从他看到幻象的时候嘴里断断续续的话语中,陈阳也明白了大概。

    现在动动嘴皮子就能挑起白凤鸣的战斗激、情,陈阳当然更愿意不用自己上。

    老妪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隐藏了修为,不过看白凤鸣虽然一时不能取胜,但应对得还算从容。

    陈阳悄悄的敛起气息,朝塔刹的位置飞上去。

    刚一起身就被老妪察觉到了他的企图,避开白凤鸣剑锋的一瞬间,同时一木杖向白凤鸣劈去。

    为了避开这一木杖的威力,白凤鸣只得放弃跟老妪的缠斗。

    老妪转身又朝陈阳攻过来,“小哥儿,别着急嘛,老身我得一个一个来不是?

    呵呵呵”“`d!恶心大白一个人不够,还要来恶心老子!”

    陈阳一扇横档过去。

    “大白,你上去看看,我拖住她。”

    陈阳跟老妪缠斗在一起。

    幻蚕正处在进阶的关键时间,不能被打扰,老妪当然不能就这样放任白凤鸣上去。

    两次想摆脱陈阳没有成功之后,从腰间储物袋摸出一张符咒,一边应对着陈阳的攻击,一边念念有词。

    白凤鸣飞身上到六层半的位置,看到幻蚕连着外界的精神力,如同一根根丝线从不同的角度汇聚过来,白莹莹的一片。

    白凤鸣掏出一根上面有几个小洞的小彩管,凑到嘴边就要开始吹奏。

    老妪见状,把符咒一把向他拍过来。

    AA2719031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