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这世界疯了

56、重担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酒吧内响着清脆的钢琴曲,这个时间段还没到夜晚最热闹的时候,客人并不多,三三两两坐在一起,悠闲的听音乐聊天,气氛倒还算不错。祈父走到吧台坐下,要了杯酒,开始寻找自家儿子。

    沈书和娃娃脸今晚都没课,照例坐在吧台,这时见到他顿时看过去,前者懒洋洋的眯眼,低声赞道:“长得挺帅,身材不错,手腕的名表是真品,有钱人,”他惋惜的啧啧两声,“唉,为什么穿得不是紧身裤呢?”

    娃娃脸对自家大哥的“看鸟爱好”早已习惯,便默默坐着。

    “如果性格不错,完全能试试,虽然年纪大点,但这样显得稳重啊,”沈书小声做结论,端着酒杯喝酒,终于收回打量的视线,看一眼自家弟弟,“我不是让你换目标吗?有想法吗?”

    娃娃脸沉默一阵:“还没考虑完。”

    “那你继续想。”沈书应付一句,仍有意无意的看着那边的人。

    祈父穿着妥帖的西装,俨然一副社会成功男士的范儿,再加上那张帅气的脸,一时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只来了片刻便很快有小零按捺不住上前,坐在他身边笑着问:“先生,请我喝杯酒行吗?”

    祈父扫一眼,见这人化着眼线,妖里妖气,完全不像正经人,不禁看看坐在台上正认真弹琴的儿子,顿时觉得无比欣慰,微微仰头,眸子里都是骄傲,和这人相比,自家儿子真的是好乖啊有木有。

    那小零遭到无视,笑容一僵:“……先生?”

    祈父没有再看他,手背向外挥了挥,明显在打发他。那人又是一僵,只得悻悻离开,其他小零见状有的很快打消念头,有的则跃跃欲试,结果无一成功。祈父在短短二十分钟内连续被三人搭讪,顿时皱眉,觉得连他这样的都能被sao扰,自己那如花似玉的儿子岂不是更惨?儿子长得那么好,气质那么非凡,喜欢儿子的人绝对数都数不过来,万一碰上硬茬,肯定是受欺负的命啊!

    沈书一直饶有兴致的看着,他可不是傻子,这人自坐下后便很快将目光转向舞台,久久没动,而那上面此刻只坐着一个人,不过那人……名草有主啊,他笑着向那边挪了挪,本想聊聊,谁知抬头便见这人的眼底忽然布满悲痛,登时一怔:“你怎么了?”

    “没事。”祈父默默望着儿子,双目充血,悔恨的不得了,甚至都有点悲痛欲绝,他如果早点和儿子相认,也就能让他早日脱离苦海,免受众人的sao扰了!

    沈书看着他,提醒:“你完全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一边玩去小屁孩,老子的事你管不着。”祈父扔下一句,极力控制想把儿子扛回家的冲突,继续悲痛的望着那边,深深的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爸爸,他心想儿纸,爸爸对不起你,让你受了那么多的苦,以后爸爸一定加倍补偿你,顺便把曾经欺负过你的人狠狠教训一顿给你出气!

    “谁说我管不着,”沈书微微眯眼,笑着问,“那边弹琴的是我弟,你看上他了吧?别想了,我们小远有主了。”

    “什么小远,我可没看上……他……”祈父猛然一顿,想起自家儿子现在叫郑小远,便快速把话咽回,接着反应一秒,立刻瞪着他,扬声问,“你说他有主?!这是什么意思?!”

    顾柏一直在二楼的办公室和老板谈媳妇辞职的事,此刻恰好谈完下楼,谁知刚刚从走廊出来便看到某人正在吧台坐着喝酒,瞬间一惊,急忙上前,可还未开口便听到那人震怒的问话,霎那间僵了。

    沈书被他吼得向后仰了仰,余光一扫看到顾柏,便得意扬扬的指着他对那人说:“看见没,这就是我们小远的男朋友,长得帅还有钱,重要的是比你年轻多了。”

    顾柏:“……”

    祈父:“……”

    祈父默默反应一下,把目光转过去,盯着顾柏,后者心里咯噔一声,僵硬的站着,一动不动,这件事来得太措手不及,他完全不知该说什么,只得静等宣判。祈父是看着他们长大的,自然知道这二人的关系情同手足,而且这人刚才在外面还对他保证过一定保护小乐,所以这两孩子很可能为了避免外界的sao扰而宣称是一对,他观察一阵,见这人目光坦然,便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立刻感激而赞赏的看着他:“干得好!”

    顾柏一向镇定的人,听到这里表情都有点绷不住,僵硬的重复:“……干得好?”

    “对,很好,”祈父亲切的把他拉到身边,警告的看一眼想要凑过来偷听的沈书,压低声音,“幸好有你护着小乐,否则他还不知要受多少欺负。”

    顾柏慢慢回神,虽然还没弄清这人的意思,但该表态的时候就要抓住机会,便诚恳的看着他:“这是我应该做的。”

    祈父点点头,叹气:“苦了你们了,还要装gay,这件事没传到学校对你们造成影响吧?”

    顾柏:“……”

    祈父挑眉:“难道闹得很严重?有麻烦就说,大伯出面帮你们摆平。”

    “……”顾柏说,“没事,我们很好。”

    “真的?”

    “嗯。”顾柏应了声,不禁在心里叹气,慢慢恢复往日的淡定,他转着高脚椅想要看看媳妇,谁知忽然见门口窜出一个人,顿时头疼:“大伯,我看见一个朋友,去那边坐坐。”

    “去吧,”祈父挥手,顺便提醒,“之后适当拉开距离,咱们别表现的太亲近。”

    “……”顾柏从高脚椅上下去,向门口走两步,一把拉住正往里冲的人,不抱希望的问:“医生,你来干什么?”

    “找郑小远!”热血医生满脸兴奋,“我听说他忽然又多出一个人格,想来看看,他还没下班吗?话说……你能不能先放手?”

    顾柏充耳不闻,祈父现在还不知道小乐头上顶着“多重人格”的帽子,依那人的脾气,他可不敢保证那人忽然知道后会有什么反应,自然不能让医生接近媳妇,他低声说:“我们今天很忙,另外预约一个时间行吗?”

    医生看着他:“我也很忙,好不容易抽空出来。”

    “我们可以亲自去医院挂号找你。”

    医生一怔,仔细想了想:“你们每次说主动找我结果都不去,我已经不信你们了。”

    顾柏:“……”

    医生动动身体,想让他放手,这时酒吧的音乐忽然停了,他抬头一看,见那人已经收工,便立刻亢奋的奔上前。他的爆发力太大,顾柏猝不及防,倒真让他挣开了,便急忙过去。

    祈乐看到某位白痴也很头疼:“是万磊让你来的?”

    “不是,”医生掏出小本本,“他一直没找我,是我每天给他打电话询问你的情况,我昨天听说你又多出一个人格,原本想来,但鱼明杰忽然说自己是考拉,非抱着树不撒手,导致我没法抽身,今天一下班就立刻来了……话说你现在还认识我?你又变回去了?”

    “……”祈乐不答,盯着他,“你是树吧?”

    医生随口应了声:“这不算什么,他前天非说自己被人下了春-药,大前天说自己要到交-配的季节了。”

    祈乐:“……”

    “后来我没办法,就把电棍掏出来,结果我又挨电了,再后来……”医生微微一顿,“不说他,说你,咱们聊聊,你身上如果有‘自助者’,我就有可能让你痊愈!”他的双眼发亮,极其亢奋,“我还没治疗过多重人格,这次一定要成功!”

    祈乐:“……”

    顾柏早已到了,捅捅媳妇,及时提醒他。祈乐收到暗示,猛然抬头,见老爹不知何时竟到了近前,顿时一惊:“你怎么来了?”

    祈父不答,看着某位医生,他在儿子下班后便一直看着,谁知忽然见到有人不停的围着儿子转,看着就像要图谋不轨的样子,他身为父亲,自然要保护儿子,他问:“这是谁?”

    祈乐眨眨眼,想也不想:“我的粉丝,在找我要签名。”

    祈父不禁一怔,见某人手里拿着小本本,立刻赞赏的看着他:“不错小伙子,很有眼光。”

    “……”医生说,“啊?”

    祈乐抢过小本,刷刷签名:“行了,你走吧。”

    “……我不走。”医生满脸认真的答,接着看向旁边的陌生男人,直觉这人和患者有关,便问:“大叔,你是谁,和他什么关系?”

    “我和他没……”祈父闭嘴,心想自己身为长辈,怎么能让小辈承担这一重任?儿子虽然以后不在这里工作,但难保不会遇上圈子里的人,所以有必要宣告所有权,顾柏到底是名学生,哪有他的分量高?不过他和儿子的性向都正常,若将来有人旧事重提,他完全能用干儿子应付,他这么想着,一把将儿子搂在怀里,环视一周,故意说的暧昧:“他虽然生不是我家的人,死却是我家的鬼,你说我们什么关系?”

    医生一怔:“男朋友?”

    祈父霸气的哼了声,搂着儿子:“宝贝,咱们走!”

    祈乐惊慌失措,求助的看着某人,小声问:“肿……肿么回事?我肿么觉得有点奇怪?”

    “……”顾柏安慰,“乖,忍了吧。”

    沈书早在见某人往舞台冲的时候就知道有戏看,便急忙通知叶水川,后者立刻赶来,他没听到那两人的低声交谈,倒是把祈父口中亲昵的称呼听得一字不差,接着看到他们楼在一起,瞬间惊怒:“小远,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和顾柏……”

    祈乐不等他说完,急忙冲上前握住他的手,情真意切的看着他:“哥,我回去了,再见。”

    叶水川:“……”

    “那什么……哥,我以后和你解释,就这样吧。”祈乐扔下他,拉着自家老爹和男人飞快的向外跑。

    “等等!”医生立刻狂追,一路追到顾柏的汽车。祈乐嘴角抽搐的看着他,忽然灵光一闪,把他拉到旁边咬耳朵:“我想告诉你一个机密,其实……”

    医生大惊:“什么?”

    祈乐默默望着他,医生扭头就跑,身影迅速消失。祈父目送他走远,沉默一瞬:“儿纸,爸爸怎么觉得你这粉丝的脑袋有问题?”

    “……”祈乐说,“老爸,你好真相,走,回家。”

    酒吧内的众人目送他们离开,叶水川依然处于震惊中,过了半晌才看向沈书:“你怎么想的?”

    沈书懒洋洋的拉长音:“还能是什么,三劈呗。”

    叶水川点头:“……我也是这么认为。”

    宁逍这天来的晚,没赶上好戏,照例坐下喝酒。

    娃娃脸坐在一旁,思考片刻,面无表情看着他:“你如果想追小远哥,现在有机会了。”

    宁逍微微一震:“什么?”

    “小远哥越来越重口,已经向三劈发展了,”娃娃脸说,“你去追他试试,也许他会带你一起玩四劈,那样你就能吃到手了。”

    宁逍眸子一寒,紧紧盯着他,一字一顿:“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

    祈父还有生意忙,在询问儿子的专业后亲自为他找到一个兼职,这才离开,不过走之前他还抱着儿子狠狠揉了揉:“儿纸,爸爸会想你的。”

    祈乐扑在他怀里:“老爸,我也会想你的。”

    二人在一起腻味半天,祈父便背着通知祈母的重任,踏上飞往外市的飞机。祈乐看着他的身影消失,这才和顾柏离开,坐车回公寓。顾柏这些天没吃到媳妇,简直想死了,开门便将媳妇抵在门上,热烈的和他亲吻。祈乐心底一颤,勾着他的脖子想要回应,而这时只听铃声大震,他顿时一抖,下意识觉得是自家老爸忘记拿东西又回来了,急忙放开顾柏,连来显都没看,直接接起:“喂?”

    “郑小远!”易航暴怒,“你到底和那个白痴医生说了什么?!他这几天抽风的往我家跑!”

    “……”祈乐哑着嗓子,“你认知这个机主?我捡到他的手机,不知道还给谁。”

    “……啊?他手机丢了?”

    “嗯,你能联系他吗?”

    “我试试,一会儿打给你。”

    “好的,再见。”祈乐立刻挂断,顺便关机,并且吩咐顾柏:“你也关机,快点。”

    顾柏:“……”

    易航在那边问了半天的人,最后再打竟然关机,他默默思考一下,觉得郑小远的手机很可能是被人偷了,而自己则受骗了,他深深的觉得这个世界太黑暗,回书房继续折腾今天新到的快递,某人自从开过荤后便总让自己为他舒缓yu|wang,有好几次差点走火,现如今有了这东西,他终于不用愁了。

    陆炎彬回来后便见他呆呆的望着自己,双眼发亮,一副蠢萌样,他顿时挑眉:“怎么?”

    “我有东西送给你!”易航拉着他去书房,指着房间的物件,“你看!完全是按照我这张脸和身材定的,送给你,下半辈子就靠这个活吧。”

    陆炎彬平静的看着眼前的充气-娃娃,一动不动。

    “你别小看它,这家做的相当好!”易航耐心介绍,原本应该是他的女神先做,但为了拯救自己的菊花,他硬是多加钱和厂家商量,先把这个做出来,然后做女神,想想就心疼,他过去把娃娃的裤子扒了,“这个声音是我在yy录好后发过去的,你触动里面的感应器就会出声。”他说着把手指捅-进娃娃的菊花,碰触感应器,很快便听见某人懒洋洋的拉着长音嚎叫:“啊――哎哟――嗷――嗯――啊――嗷啊――!”

    陆炎彬:“……”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12578389、叶子扔的手榴弹~~~~

    感谢千代尘、淡紫色的誓约、丫丶二货、aki(2)、曲和扔的地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