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穿越言情 -> 祖师爷宠妻法则

第1585章 服侍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原本肖贤早就应了楚叙北娶赵约罗的事儿,前提是在他大仇得报以后,能给赵约罗一个安稳的生活之后才可正式提亲,向赵约罗表白心意。中途没成想却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肖贤不好搀和小辈之间的事儿,只跟赵约罗说,做她想做的事情便好。

    楚叙北看着赵约罗对自己越发冷漠,便去追问她为何如此,是否有了心上人。赵约罗没有跟他解释过一个字,只让他去好好照顾文茵。

    楚叙北明白了她的用意,他说:“她救了我,我可以报答她,可我不能娶她为妻,我楚叙北这辈子心里,就只有一个人。”

    这话让洛文茵听见了,她便想悬梁自尽,还是让赵约罗给救下了。

    “楚叙北你不能这么狼心狗肺!好好看看,她为了你已经一无所有!换做是我,绝不会为你付出一切。”

    看着洛文茵抱着楚叙北痛哭流涕,赵约罗只能转身离开。

    楚叙北也跟洛文茵说过,即便我娶了你,也无法给你想要的一切。

    洛文茵却说,只要能让她陪在他身边,不管他心里盛的是谁,她都心满意足。否则,她现在只是一个不能修真的废人,没有活路。

    之后,楚叙北辞别了无上魔尊,洛文茵将他引荐给父亲,从一个小卒摸爬滚打,一直坐到了如今这个位置。

    洛文茵性格婉约,十分体贴,洞察人心,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抗拒她的温柔。他们一同在离恨天长大,不是没有情分。虽然只是亲情。他看到她为自己倾尽一切,也十分痛心。于是,他从娶她的那一刻,就发誓要好好待她。

    这一百年来,多少人想巴结大都督,楚叙北却雨露不沾身,甚至她容颜渐衰后,许多人劝他纳妾,为楚家开枝散叶,楚叙北都没有同意过。就连江阁老都佩服他的情有独钟。

    只是有时,他会梦见离恨天里那一抹鲜艳的红裙,在马背上恣意飞扬,凤凰花漫过了她的身姿。

    楚叙北为了保护赵约罗的身份,便秘密将楚夫人送到他在乡下置办的一处宅院中,让二人会面。

    赵约罗跨进门槛,看到洛文茵躺在躺椅上休息。她穿着黛色的袄子,白发束得一丝不苟,总是那么娴静优雅。

    她静静的坐在一旁等着她醒来,没多会,便听到她说话。

    “你来了。”

    赵约罗看她对自己微笑着,还是像以前一样,不管多么欢喜的事儿,她的笑容总是如清茶一般淡。

    洛文茵声音有些喑哑,双眸却依旧清亮,“让你久等了,最近总觉得疲惫,时不时就会睡上一会儿。”

    赵约罗摇摇头,轻笑道:“我也是刚来。”

    见她吃力的想坐起身,赵约罗赶紧过去扶她,洛文茵颤抖着伸出枯瘦的手,抚摸着赵约罗的脸庞,“你还是如以前一样,我还记得,尊上说过你,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洛文茵的眼里闪着的泪光满是羡慕。

    “我爹那是笑话我,及笄后都不梳妆打扮,像个男儿一般舞刀弄枪,常常满身泥泞,衣衫不整。”

    “尊上待你如珍宝,总是宠着你。”

    赵约罗不由而然浮上一抹笑,“哪儿有叙北宠你宠得紧呢?紫禁宫大都督宠妻的美名传遍天下。”

    洛文茵的笑透着苦涩。

    赵约罗好奇,“你怎会知……”

    “刚入秋那会,叙北给我带回了许多灶糖,他从来不知道我爱吃,只有你。我还记得,离恨天时每逢过年,尊上都会做灶糖,夜里我嘴馋,你便去厨房给我拿了一大簸。”说到这儿时,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楚叙北在外面喝茶,不知她们说了什么笑得这么开心,却好像回到了过去。嘴角也不禁勾了起来。

    洛文茵垂着眼帘,泪水在眼睛里打转,“你是否后悔过。”

    赵约罗神色一怔,“好好的还说这个做什么。后悔不后悔的,都一百年过去了。”她将盖在洛文茵腿上的被子往上掖了掖,“你就好好养病,等明年开春,我带你回离恨天瞧瞧。你应当听说了,我爹爹他回来了。还记得夫人么?她也回来了,历大伯,蛟娘他们都在。他们一定也想你了。”

    洛文茵笑意恬淡,“小时候都是你说了算,往后也是。”

    赵约罗看她睡着了,便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楚叙北道:“多谢你能来。”

    赵约罗摇了摇头,而后离去了。

    她刚走没一会,洛文茵便睁开了眼睛,这几日,都是她最小的孙侄女侍奉在侧,自从洛文茵的父亲倒台后,她的宗亲都要仰仗她,巴结她。看到她醒了,便问道:“姑婆是口渴了么?”

    她目光出神,“你看她,多美啊……”

    “是啊,孙女还从未见过像她一样貌美的女子。”洛文茵拉过孙侄女洛汀兰的手,深情款款的看着这个眉眼很像年轻时自己的妙龄少女道:“去好好孝敬你姑公。洛家以后,就指望着你了。”

    少女乖顺的低眉道:“是。”

    楚叙北宅邸后院中,有一座天然温泉,楚叙北近日天天在军营里风吹日晒,难得也能放松一回。

    林副将为他寻来醉仙酿,放在池子里的托盘上。他宽了衣,露出结实的臂膀和胸膛,只穿着亵裤,踏入了池水中。

    他坐在池子里的石头上,张开双臂搭在岸边,难得舒适的长舒一口气。

    这时,他看到一个曼妙的身影端着猪苓走了过来,定睛一看才发现是洛汀兰。

    楚叙北将身子潜了下去,不悦道:“你来做什么。”

    洛汀兰没有一丝羞赧,“姑婆让我来服侍您。”

    “我不需要。”

    洛汀兰不理会他的拒绝,走到他身后,看向他依旧俊美矫健的身姿,心里满是向往。她羡慕姑婆,能嫁给他。

    “兰儿给您洗背吧。”

    刚碰到他的后背时,楚叙北便转身往后撤了一步,剑眉紧皱,“我说了,我不需要。”

    洛汀兰唇边挂着娴静的微笑,撩起袖子,自如的用手撩起水花,而后——噗通一声,她跃入了滚烫的池水里。将她娇嫩雪白的肌肤烫得通红。

    “你——!”

    楚叙北猛地从池子里站了起来,眼看着她一步步逼近过来。

    b1912311ua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