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其他类型 -> 冉冉物华生

第466章 只羡鸳鸯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越冉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程一鹤要是带话也许不方便,要不你写张纸条。

    我让他悄悄将纸条塞给高逸尘。”

    柳絮看了看越冉,一副盛情难却的模样,好吧,这次就算她欠她妹妹的,以后有机会再还。

    她从书桌上找了一张便签纸,思考了良久。

    写道:“逸尘,告诉你个好消息。

    我怀孕了,是你的孩子!

    你一定觉得不可思议,实话跟你说,我也同样觉得不可思议。

    到现在为止,我都还觉得自己像在梦里一样。

    所以,你要好好儿照顾自己,别赌气伤了自己的身体。

    我和宝宝都等待着你出关呢。

    爱你的:絮儿”

    她将写好的便签纸递给越冉,“那就……多谢你了!”

    能从柳絮口里说出谢谢二字,的确很难,她几乎就没求过人。

    “哎呀,我们是两姐妹。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说什么谢谢!

    见外了啊!

    再说了,我这是帮我的大侄儿。”越冉接过便签纸。

    为了不让程一鹤看到便签纸上写了什么,她将那张便签纸叠成了复杂的心形。

    叠完后,她便将它放于衣服口袋里,保护得像是什么国家机密一般。

    “好了,姐,等我的好消息吧!”越冉像是要去出征一般。

    她穿了鞋子,很快便出了门。

    为了安慰她姐姐,她话是那样说,可是真要到求程一鹤的那一步,她还不怎么开得了口。

    毕竟昨天才爆发了战争,昨晚他又那般疯狂报复,今早又陷入冷战。

    这僵局,不是那么好打破的。

    哪怕打破她觉得也不该是她一个女孩子家来打破。

    走到楼下的凉亭,她拿出手机,滑开屏幕。

    翻到程一鹤的电话,犹豫了好久之后,她才打过去。

    程一鹤见来电显示居然是越冉,深感意外,按早上的情况来说,她应该会一两周都不跟他说话。

    他嘴角微勾,一抹坏笑接起电话,“喂,才这么一会儿不见,就想你老公啦?”

    越冉翻了个白眼,这人自恋起来真没谁能比,“哼,我才没想你,只是有件事必须你去办才行!”

    程一鹤忽然来了兴致,不知是何事,竟让越冉能主动打电话来求他。

    可他哪是那种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男人。

    既然有求于他,他便更可为所欲为了。

    想到这儿,他莫名又坏笑了一下。

    “你这什么态度?是求人办事的口气吗?”程一鹤的确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越冉心里憋着火,“老娘我主动打电话给你便是给你台阶下。

    你不要给脸不要脸啊!”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要说事儿到公司来找我。

    我可不接受电话拜访。”程一鹤没等越冉说话,便挂了电话。

    夫妻之间最忌冷战了,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肯定得好好儿利用利用。

    首先便是创造两人见面的机会。

    越冉看了看嘟嘟嘟叫的手机,“尼玛,居然敢挂老娘的电话!

    这个男人,真是越来越猖狂了!

    好,你小子给我等着,我这就来找你算账。”

    越冉立即去往车库,她得开车去,一见那车,心里又是一阵郁闷。

    这车钱还没还,开着简直憋屈。

    总觉得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没有志气。

    她自嘲道,“看来在程一鹤面前,的确没什么可骄傲的。

    不行,得赶紧还他钱,只有不欠他什么,才能理直气壮。

    否则,一辈子都被戳脊梁骨。”

    二十分钟后,越冉出现在IF集团公司,员工们见老板娘来,一个个规规矩矩。

    见老板娘进电梯后,又不自觉地八卦起来。

    “哎呀,这老大和夫人的感情还真好啊。

    昨天才陪着上一下午的班儿,今儿又来。”

    “不会是来查岗的吧?”

    “怎么可能,咱程董如今可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他有什么好查的。

    他早就浪子回头了好吧。”

    那员工看了看手表,“快下班了,不会是来接程董的吧?”

    “有可能,哎呀,真是羡煞旁人呐!

    老婆大人亲自来接,夫妻双双把家还呀!”

    “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只羡鸳鸯不羡仙~”

    越冉将总裁办公事的门一推。

    门撞到墙上发出“砰”的一声。

    程一鹤抬眼,看向门口,那曼妙的身姿里掩藏着怒火。

    程一鹤眉毛微蹙,“吓我一跳,不知道敲门吗?”

    越冉微微勾起唇角,面露冷色,“不好意思,我以为你聋了听不见。”

    程一鹤微眯了眼睛,看来是在为他挂她电话而气恼。

    “可能……我的确听不见吧。

    所以,你要求我办的事,我只有当听不见了。”

    越冉越来越觉得程一鹤如今这小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还是说,吃起醋来的男人都是变态狂?

    她在门口僵了十几秒,不行,不能意气用事而坏了她姐的事。

    如今是她求程一鹤办事。

    得学会低头。

    可看着程一鹤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她便想走过去掐他的脖子。/

    息怒,息怒,她努力平复自己想打人的冲动。

    “现在替姐姐办事最重要,这臭小子,留着以后再收拾。”她心里劝说着自己。

    稍后,她尽量让自己的脸色平和些,缓缓踱步过来,小声说道:“程大少爷,我刚刚不该摔门,我错了。”

    越冉极其讨厌自己如今假意讨好人的嘴脸,这根本不是她的风格。

    她的真实风格应该是将眼前这个臭小子暴打一顿。

    无奈有求于他,只能任他戏弄。

    程一鹤憋着笑,越冉鲜少承认错误,看来有求于他的这件事,还真是件大事。

    他搁下手中的笔,转过来对着她,翘起了高傲的二郎腿。

    “记住,这态度才是求人应该有的态度。

    以后找我办事,态度好点儿,话说好听点儿,否则你爱找谁找谁!”

    越冉的脸此时被气得发青,程一鹤这傲娇的脾气,也太招打了。

    程一鹤忽又想起什么,“哦,你刚刚叫我什么来着?

    程大少爷?

    我是程大少爷吗?”

    越冉慢吞吞地说道:“不是。”

    “那我是你谁?”程一鹤脸上浮现出贼笑。

    zw19102418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