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玄幻仙侠 -> 九天问心录

第九百二十一章 融天地剑胎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那漂亮女子闻言,不由一愣,道:“这好比你当年拿到生灭剑,牵扯的是天地因果”

    “天地间的一切,运转自有其序,能得天地剑胎,必为此方天地了结因果,方可令其结束一段新的因果,开始一段新的因果,若只是不能断,就算是天地毁灭了,也不能发挥出来其该有的威力。这宇宙之中,并非事事都能以修为来论的,有人认为,本事越强,也什么都不顾忌,走到最后,才发现大错特错!”那男子说道。xx

    漂亮女子闻言,脸上迷人的笑容半点不减:“你不就是说要有一颗敬畏之心吗这些年来,做老夫子还不够,做到这里来了”

    男子闻言,只是淡然一笑,紧接着,画面咻地改变,却是慕饮霜降落葬天渊的情况。

    慕饮霜如葬天渊时,整个人已经彻底昏迷,葬天渊中毁灭规则,以及缠绕着的那些死气宛若狂涛巨浪一般朝着他涌过去,看得上官舞心惊胆颤。

    却在这时,那问心剑之上,显化一条祖龙的虚影,散发出来强烈的光芒,将慕饮霜给笼罩其中。只是才没有坚持到片刻,问心剑也承受不住那强悍的毁灭规则注意力,光芒暗淡,自然垂落,巧的是,问心剑落下来刚好与那天地交感形成的剑胎在一块,彼此之间的规则之力,先前是相克的,但渐渐的却是在相融。

    而慕饮霜,没有了问心剑的护持,当那些毁灭规则之力缠绕而来的时候,身子竟然在放光。这种光芒,乃是一道道强悍的规则之力显化的符文印记。

    只是这也不足以护持他的身体,直到他体内散发出来的强烈的紫色光芒之时,那些规则之力才算是被镇住。

    随之时间的推移,他体内散发出来的紫光,不是在镇住这些毁灭规则,而是正将这种规则之力融合入慕饮霜的体内。渐渐的,慕饮霜虽然处在昏迷状态之中,但他的修为却是在不断增长,以一日千里来形容,也半点不为过。

    转眼之间,二十年过去了,问心剑和天地剑胎已经彻底融合,而慕饮霜的修为还在增长,只是没有合道的迹象,更是没有醒来的迹象。

    这些年来,葬天渊中似乎有无数的冤魂欲要夺舍他,只是还没有触及眉心之处,那里便有一道剑光激射而出,令得诸多冤魂厉鬼全都灰飞烟灭。

    见得这般境况,上官舞甚至怀疑,此间现下没有那诸多的冤魂厉鬼,全都是因为慕饮霜眉心之处散发出来的剑光。

    这葬天渊之中,毁灭规则之力与死气缠绕,寻常生灵进入其间,便是瞬间灰飞烟灭,这些冤魂厉鬼能在此间生存,已然不凡,而它们触及慕饮霜眉心之处的剑光之时便灰飞烟灭,可见那剑光更加不凡。

    找到了慕饮霜,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将其给唤醒,上官舞坐在旁边,静静的看着那一掌俊俏而又沧桑的脸,此时她不由暗暗叹息。

    “人世间之事,向来变幻莫测,你我之间的可谓是有缘无分,但我为什么看着你的时候,便觉得心神安宁呢难道单单只是因为你曾经多次救过我的缘故”上官舞不由自语,接着却又是摇头。

    “其实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是一个凡人的时候,我便对你有想法了吧只是我可是修魔的,魔有了感情,那便是极为危险的,在我们魔宗,就连兄弟姐妹父母,都是不能信任的,可是最后,我竟然信任你,这是多么可笑如果我想能早一些信任你,那一切会不会有变化”上官舞继续自语。

    转眼之间,已经过去半个月,那问心剑彻底与天地剑胎相融合,没有了往昔的晶莹剔透,如玉剑身,变成一把灰扑扑的古朴长剑,静静的插在一旁。

    上官舞站起身来,伸手去拔那问心剑,令她惊骇的是,以她如今的修为,竟然根本酒碗父爱接近问心剑。而且最为恐怖的,是这问心剑并没有任何气势显化出来,那像是无形之中的一种力量,令其不敢触碰。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把剑莫非能比肩传说中的先天混沌灵宝”上官舞不由说道。她见过的先天混沌灵宝,便是灭世黑莲、弑神枪这些宝物。眼下她可以清晰的感知到,这把问心剑,绝对不下于灭世黑莲、弑神枪。

    慕饮霜的身上,有太多的秘密,一直以来,她都有探索之心,但如今这把剑就在眼前,却是无法看一下,上官舞想想都觉得可笑。

    转眼之间,已经过去两个月,慕饮霜却是还没有醒来的迹象,不知为何,上官舞只想静静的这般看着他,永远不要醒来才好。这般想法生出,她又是连连摇头。慕饮霜若是不醒过来,那便不是慕饮霜,也不会是她在意的那个慕饮霜。

    上官舞想到这里,不由自语一声:“你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声音传出,上官舞便上去,欲要走近慕饮霜,此时慕饮霜身上散发出来无数的光芒,这种光芒,正是葬天渊的规则显化。

    这些年来,上官舞彻底悟透此间规则,是以这些光芒无法伤害到她半点,当下她玉手生出,轻轻的在慕饮霜的脸上抚摸了一下。

    上官舞并不知道,若不是她这一下触摸,慕饮霜基本上没有醒来的可能。因为这葬天渊极为特殊,他落下之时又处在昏迷状态,这些年来,那些冤魂厉鬼不断侵扰,神识消耗巨大。

    慕饮霜的丝毫,已经彻底封闭,连六识也封闭住了,若不是有外人的接触,有外人的刺激,他永远被这些放光的规则之力保护,永远也不会醒来。

    还是以往熟悉的感觉,还是忍不住朝着他的嘴唇吻去,纵然知晓一切不会有结果。上官舞此时却是半点都不在乎这些,只是弯下头去,丹唇轻轻印在慕饮霜的追上。在这一瞬间,她却是不知道,眼泪已经忍不住流出来,滴落在慕饮霜额头之处。

    这一瞬间,似乎已经是永恒,这一瞬间,一切都已经静止。什么葬天渊,什么神魔,全都是没有了,只有他们彼此。div

    AA2719031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