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玄幻仙侠 ->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105,大发横财,太虚印记4/8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倪坤一口气遁出千余里,来到一处禁空区域前,落至地面,收起双翼,步行跋涉。

    对于死雾海乃至巨鲸岛,被赵牧阳亲自教导了一年,脑子里塞满了各种万妖窟乃至妖魔渊资料的倪坤,自然早有了解,知道其具体位置。

    从妙法城出发的话,死雾海与妙法城直线距离,足足超过万里。加上各种死地、绝地阻隔,实际距离还要翻上数倍。

    在这数万里的路途中,不乏大片无法飞遁,只能步行的禁空区,还有一些很难绕过,必须潜行或者强突过去的妖魔领地。

    而为防备“观纹魔眼”,从现在开始,也最好不要用风雷双翅飞遁,只以双脚飞奔,免得露出破绽。

    所以即使以倪坤之能,这也将是一趟并不容易的旅途。

    “好在我能无视魔气侵蚀,又可变成妖魔模样蒙混过关,不然穿着战甲到处跑,妖魔再傻也知道我是仙道修士了……”

    修成“骨如琉璃”之后,他已经能彻底无视魔气侵蚀——都可以直接生吃树魔之心、竹魔竹米等妖魔身上的材料、果实了,区区空气中的散逸魔气,又能拿他怎样?

    而他变化的“高阶尸魔魔三葬”,虽只形似,气息并不是妖魔,但他可以凭精细入微的身体掌控力,彻底锁死自己的气息,把气息伪装得跟冰冷的尸体一模一样。

    只要不全力开战,他就可以一直闭锁住自己的气息,连呼吸都不用——以他如今的雄浑真气,闭气一年都不会憋死。

    就算他没有魔气,但一头尸魔,气息跟尸体一样,也勉强合理说得过去,足以糊弄一些智慧不算太高的妖魔。

    盘算一阵自己的优势,倪坤又顺手摸出了一只精致的储物袋,打算边赶路边盘点一下战利品。

    这是孙玉成的储物袋。

    倪坤摘下孙玉成首级时,顺手把这储物袋也摘了下来,若无其事地收入袖中——这本来就是他的战利品,他当然要理直气壮地收下了。

    朱振武当时肯定看到了倪坤的动作。

    但不知是出于愧疚,还是什么别的想法,他就假装没有看到,既未阻止,也未揭破。

    此时赶路无事,倪坤便取出此储物袋,打算看看金丹修士的身家。

    孙玉成已死,他储物袋上的神念烙印,自然早已溃散。倪坤只是注入真气,念头一动,便感应到了袋子内部,那足有一屋大小的瓮形空间。

    “嗬,不愧是金丹修士的储物袋,空间够大呀!”

    倪坤感慨一句,继续感应袋内事物:“我去,居然有这么多好东西!这老贼难道是把全部家当都带在身上啦?”

    他猜得没错。

    孙玉成既然已经做了叛徒,自然是要把全部家当都带在身上,好方便随时跑路。

    而孙玉成已经活了快四百岁,却没有打过几场像样的战斗,从未有过多少战斗消耗。如此一来,即使中土仙道资源日益匮乏,三百多年下来,他亦积攒下了一笔极丰厚的身家。

    储物袋中,切割得整整齐齐的中品灵石,赫然足有一千三百多枚!

    除中品灵石之外,还有一百枚未做任何切割打磨,保留着其原本形态,小个的仅拇指肚大小,大个的则超过鸡蛋大小的华丽灵石。

    其外壳洁白如雪,晶莹如玉,内里则闪烁着隐隐金光。

    正是倪坤只偶尔看到过,却从未品尝过的“上品灵石”!

    在这一百枚上品灵石之外,更有两枚鸭蛋大小,同样未经打磨,呈鹅卵石形状的灵石。其外壳更加洁白细腻、晶莹剔透,内里则闪烁着一种高贵优雅的浓郁青光!

    这两枚闪烁青光的灵石,正是倪坤见都没有见过,只是听说过,并为之向往许久的“极品零食”!

    “岂有此理!一千多块中品灵石也就罢了,孙玉成这老贼,居然还有一百上品灵石,两枚极品灵石!他该不会是趁着去灵石矿接应妙法派历练弟子的机会,贪污了妙法派的公库吧?”

    虽然孙玉成活得够久,辈份够高,平日能得到的资源也足够丰富,虽然他也不怎么战斗,没什么特别大的意外消耗,可他毕竟还是要修炼的,要炼丹制符的,这些都会消耗灵石。

    在中土资源日益匮乏的当下,孙玉成能攒下如此之多的灵石,绝对是不正常的。

    反正据倪坤所知,赵牧阳在灵石方面的积蓄,都少得可怜,除去日常消耗,他一般只会随身携带十块上品灵石,作为补充战斗消耗的补给品。

    “所以孙玉成这么富,肯定有问题。”

    倪坤心忖:“不过不关我的事,既是战利品,既然朱镇守也没有当场阻止我开尸体,那便合该我发此横财,所有的东西就统统归我了!

    “唔,仅仅是一千三百多中品灵石,就够我敞开肚皮、换着花样儿吃上一整年了,其余的上品、极品灵石,吃到后年都未必能吃完……”

    清点一番灵石,倪坤继续感应袋内空间,又发现了十多只玉瓶。

    他取出玉瓶,打开来一一甄别鉴定,发现所有玉瓶都盛放着丹药,有增加修为的,有补益气血的,有快速补充法力的,有疗伤保命的,林林总总,花样儿繁多。

    不过这些丹药,大多对倪坤没啥用处,只两瓶补益气血的丹药勉强堪用。

    “孙玉成那老贼寿元将尽,身体衰败,需要开始补益气血,温养体魄了……呵,终究是便宜了我。”

    收回丹药,倪坤继续凝神感应,袋内还静静漂浮着二十多个木盒、铅盒、玉盒。

    他将盒子一一取出,打开鉴定,发现里面装的都是各种天材地宝。

    其中有几味天材地宝,对倪坤亦有大用,或可强化筋骨,或可补益内脏,或可活跃气血,都可助他提升修为。

    满意地点点头,他将天材地宝收了回去,继续检点。

    袋子里面,还有许多法符,其中足有数十张封印着金丹初期法术的宝符。

    但即使金丹修士亲手制作的宝符,其封印的法术威力,也必然会比金丹修士亲自施法降低一筹。

    再想想孙玉成那本就糟糕法术威力,倪坤觉着,这几十张宝符的威力,怕也就跟他倪坤施法的威力差不多。

    “不过用起来倒是方便。一口气洒出去的话,场面也会相当壮观,清场效果应该不错,去杀多目魔时可能用得着。”

    一念至此,倪坤将宝符尽数取出,学楚司南的风格,将所有的宝符,都贴在了自己的黑袍内侧。到时候一撩黑袍,一口气飞出几十张宝符,也是相当有土豪范儿的打法。

    “咦,这张符是……”

    清点过宝符和普通法符,倪坤又在储物袋角落里,发现了一张与众不同的符箓。

    此符不像宝符一般灵光湛然,符纸为黑色,看上去好像一张焦枯的薄树皮。上面以寥寥数笔,画着几道异常传神的银色树杈状闪电符文,单看那符文,便予人一种漫天雷电暴击而下,化为一片雷电丛林,将人团团围困的危险感。

    “这难道就是孙玉成曾经说过的……太虚雷狱符?”

    倪坤念头一动,将此符取了出来,托在手上,运神目一看,眼前立刻便是雷光大作,几乎将他闪得不能视物,耳畔亦是雷音轰鸣,震得他几乎失聪。

    他连忙闭上双眼,关闭神目功能,雷光、雷音这才消失。之后再睁开眼,以正常视野去看,便没有发生刚才的异状。

    “只是想窥探一二,便遭此反噬,这符……很强!恐怕至少也是一位元婴老怪炼制!太虚雷狱符……难道是出自三千年前,中土仙道祖庭的太虚宫修士之手?很好,有了此符,此行所谋之事,便更有把握了!”

    思忖间,他将此符翻过来观其背面,一看之下,顿时愕然:“这……符箓背面的图案,怎如此眼熟?”

    这张太虚雷狱符背面,隐约有着似乎是几座重叠山峰一般的抽象线条。而这个图案,倪坤见过!

    他拿起自己的储物袋,念头一动,便自储物袋中,取出了一枚令牌。

    此令黑黝黝,沉甸甸,似黑铁铸成。正面篆刻着一个古体“禁”字,反面篆刻着似乎是几座重叠山峰的抽象线条。

    其反面图案,几乎与太虚雷狱符背面的图案一模一样!

    “所以,我这枚令牌……乃是太虚宫的古物?”

    倪坤颇有些诧异。

    他这枚黑铁令牌,还是一年多以前,在前往天河府的路上,路过古阳山,因为好奇看热闹,意外卷入一场阴谋之时,自阴谋的策划者,一位白脸散修身上得来的战利品。

    那白脸散修姓甚名谁,倪坤至今不知。只知那人傲慢无比,不堪一击,偏又穷困潦倒。身上除了这面黑铁令牌,便再没有一件像样的战利品。

    此令牌入手已一年有余。倪坤也曾多次试着检测过此令牌。但无论是神目观察,还是真气探测,皆没有任何反应。

    甚至在他修成骨如琉璃,有了足以捏碎金丹初期法宝的指力后,曾试着以指头硬捏令牌,这令牌都纹丝不动。

    一直未曾探出令牌底细,倪坤也只好将之随身带着,偶尔想起来,便拿出来看看。

    没想到今天,居然发现这令牌与太虚宫有关!

    【求勒个票~!】

    b1912311ua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