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从电台主持走进娱乐圈

第一百八十九章 连一首歌都不肯给我,你个渣男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得到《凡人歌》的耿浩心满意足的离开,他要赶在酒局结束前回去,否则将失去一个天赐的装β机会。http://www.xiaoshuoqi.com/

    将耿浩送出门的赵守时轻轻将门带上,刚转过身来就察觉眼前一道黑影向自己冲来。

    连忙伸手去接,却依旧有些晚,只觉得胸口一疼的赵守时直接脱口而出:‘我艹、’。

    头昏脑涨、眼冒金星的他后退一步才算站稳,胃里有种想吐却也吐不出来的感觉。

    要知道这还是有两只真ru垫作为缓冲的情况下,要不然绝对当场咳血、英年早逝、死球算了。

    用膝盖想都能猜到,有这个条件,却能够做出这般动作的也只有某个姓裴的傻狍子。更别说眼前的这张嘴角都快咧到后脑勺的俏脸那是一个清晰可见。

    感受着环绕在脖颈的两只藕臂,还有交缠与腰间的两条长腿,赵守时无奈道:“大姐,你要闹哪样啊。别以为咱俩关系好,我就不告你谋杀亲夫哈。”

    “我要,我要、、、”

    浑身酸疼的赵守时眼睛一亮,头点的就跟小鸡啄食一般的迅速,有些性急的他直接打断裴幼清的话:“给给给,你要我就给,你要我就给。要多少给多少,绝不含糊。”

    眼睛发出yin不可描述光芒dang光芒的赵守时毫不留情的伸出罪恶的双手,一把抓住某人T恤的下摆,直接就要往上掀。

    双手双脚都没空的裴幼清情急之下连忙摇头,“快住手,不是这个,不是这个。”

    哇哦男孩赵守时瞬间get,放下T恤下摆的他直接往下探手,善解人意的他就要施展出****技能。

    嗨,这次肯定没错。毕竟不是T恤就是裙姊,没有别的可能。**与bra那都是第二步才要考虑的环节。

    可他万万没想到,裴幼清竟然去撞自己的脑袋,嘴上还喊着:“你干什么!!松开我,快松开我。”

    赵守时蒙了也恼了。T恤不让动,裙姊又不是。那你还跟我说“我要”?

    哦~明白~

    果然是女人的嘴,骗人的鬼。说不要,其实就是要。说松开,就是紧紧抱。

    自以为get到话中真意的赵守时手上更有劲了~

    裴幼清急了,这次她是真的急了。

    猛地推了赵守时一把的她同时往后一跳,双手呈防备状的她看着赵守时,呵斥道:“你脑子怎么长的,净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觉得我是当众说出这种话的人吗?”

    说着,裴幼清暗啐一口,又道:“我想要的是【歌】,《我是歌手》决赛舞台唱的歌!!!”

    “那你不早说,害我瞎鸡动。”赵守时心虚的摸着鼻梁。实在是荷尔蒙刺激的失了理智,让他忽略了一向含蓄的裴幼清能做到的最大程度是【暗示】。这般直白的索求更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

    “大哥,是我不说吗?是你不给机会啊。好家伙,手可真快啊。”

    无语凝噎的裴幼清上前几步,锤了赵守时几下算是解了恨。

    指指自己,指指赵守时,有求于人的她想摆黑脸又不好意思,想央求又拉不下脸来,满脸纠结的她鼓起勇气说道:“以咱俩的关系,我再跟你要首歌,不过分吧??就算我要的是比《凡人歌》还要好的歌,你肯定不忍心拒绝我的吧?”

    赵守时胸口一闷,一口老气差点没才喘上来。比《凡人歌》还要好的歌曲,还得符合她们的要求?

    别闹了,历经十几二十年而不衰,被各个年龄段的观众们都喜欢的歌曲是那么简单就能拿出来的?

    你真当腌辣白菜啊!!

    赵守时直接摇头:“忍心。”

    原本胜券在握的裴幼清傻眼了,鼓起腮帮子,化身萌妹子。摇着赵守时的胳膊子的她嗲声嗲气的央求道:“守时哥哥不要这样嘛。就算没有《凡人歌》,可以有《女儿红》、《女妆泪》的啦。”

    “你快住嘴吧,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嗯哼??无缝衔接化身小恶魔的裴幼清舔了舔嘴唇,威胁道:“你再说一遍?”

    “说十遍也是没有。”赵守时顿了顿,又道:“《铁窗泪》你要不要?”

    “我要你个大头鬼,你个臭狗子坏得很。”

    瞪了赵守时一眼的裴幼清把赵守时的胳膊往外一甩,冷哼一声回到床上。一蒙被子的她不带好气的说道:“爱给不给的。”

    眼看裴幼清是真的生气了,赵守时也不好过于逗她,笑着说道:“给给给,我给行了吧。”

    “您老人家多为难啊,我哪有脸再腆着脸问您要歌呢!!!反正这世界辣么大,离了你赵屠夫,我还能吃带毛猪不成。”

    从被褥下钻出脑袋的裴幼清指着门口方向,面无表情的说道:“一会你出去的时候,给我把门带上,谢谢配合。”

    啊?

    赵守时诧异,挠了挠脑壳,问道:“我出去?去哪?”

    “你一个大活人,有手有脚的,爱去哪去哪。反正我的房间里没有你的容身之地。”略顿片刻,裴幼清朝隔壁一努嘴:

    “去找耿浩啊,反正你们俩关系那么好,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对了,干脆你俩一起过得了,我就不打扰你们的幸福生活了。”

    “老大,别闹。谁是耿浩,耿浩是谁?我跟他不熟的,不对,我压根就不认识个叫耿浩的。”

    裴幼清冷嘁一声,不屑的说道:“装,再装。说咱俩的已经近到不能再近了吧?你睡我屋,你睡我床,你睡我、、、我说什么了?就这样你连一首歌都不给肯我,却随手甩给耿浩一首我这个外行人都看得出来是经典的《凡人歌》。

    就这样,你还跟我说你跟耿浩不熟?我现在才算明白,什么是【同性才是真爱,异性都是繁衍后代】。你个渣男。”

    赵守时脸色大变样,他可以被人质疑人品不行,被人质疑性格反复,被人质疑实力有水分,偏偏不能接受被人质疑取向。即便只是玩笑之谈也不行。

    尤其是提出这个质疑的是裴幼清。要是她随口出去一说,那绝对是黄泥巴掉裤裆――不是那啥也是那啥。

    真急了的赵守时不敢再开玩笑,连忙跑过来的她拱手作揖讨饶道:“姐姐,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嘛。这事可不好出去乱说的。”

    “啊?你害怕这个啊?”裴幼清大喜,没想到几句玩笑,竟然打在赵守时的七寸上。

    简直就是非常的nice。

    “怕怕怕,我怕死了。”

    看着裴幼清滴溜溜转的眼睛,赵守时就知道她没打好主意,为了度安全过关的他只能选择妥协:“给你们准备首英文歌怎么样?流行、电音风格。跟《凡人歌》的曲风南辕北辙,没有办法评比高下。但这首歌的风格更适合你们的气质,反正我个人非常喜欢。”

    裴幼清双手环抱,风轻云淡的说道:“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你先唱两句再说其他。”

    莫名其妙就占据上风的她不用辛苦摆黑脸,甚至都敢调侃下赵守时。

    “这歌名叫《etobeijing》。。”

    “北#京欢迎你啊?”

    “不是,是etobeijing。”

    “有什么不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中文歌是中文名,英文歌就是英文名。”

    裴幼清看着赵守时,纯净的眼睛里满是怀疑,“可它翻译过来就是【北#京欢迎你啊】。”

    “我、、、”赵守时哑口无言,最终选择强势镇压:“别说那些没用的。就这歌,爱要不要。”

    “要要要,我要还不行嘛。”

    撅着嘴唇的裴幼清有些委屈。自己明明没错,就算是天王老子、玉皇大帝、耶和华,如来佛祖都来了,斗地主、打麻将、玩保皇,【etobeijing】翻译过来也是【北#京欢迎你】。

    看着裴幼清终于服软,赵守时露出欣慰的笑容,自信心爆棚的他回忆着歌词,然后就开始轻轻哼唱:

    【Walkingthroughacrowd】(穿过人山人海)

    【Thevillageisaglow】(整个城市流光溢彩)

    【Kaleidoscopeofloudheartbeatsundercoats】(外套下万花筒般的心跳声)

    

    ――【etoNewYork】。作为泰勒第五张专辑《1989》的宣传单曲,率先发布。

    赵守时并不擅长英文歌。尤其是时间紧张,根本没有条件去熟悉。

    是以,即便他是个出色的嘴炮选手,依旧无法展现出这首歌的魅力所在。

    也因为此,赵守时只哼唱了几句便适可而止。

    眉头紧蹙的裴幼清欲言又止,止又欲言,回头一想还是开口:“这也不好听啊。”

    这让刚唱完歌,还没来得及喘口匀和气的赵守时差点当场去世。

    脸色涨成猪肝色的他刚要开口,又被唾沫给呛着,捂着胸口在那咳个不停。

    这可把裴幼清给吓坏了。她都不知道平日里混不吝的赵守时竟然还是个刚烈的汉子。大有一言不合当场气死的节奏。

    吓的脸色惨白的她连忙给赵守时拍着后背。满是歉意与愧疚的安抚着:“好听,这歌好听,是我欣赏水平不够。你千万别生气,更别气死啊。”

    原本就极其难受的赵守时再被这么一打击,更是头昏脑涨、眼冒金星。

    “水水水”

    “给给给”

    敦敦敦~~

    “呼~~~”

    长吁一口气的赵守时觉得活着真好。。

    觉得自己没错,但终究差点引发不好的结果的裴幼清当然有些后悔与愧疚,低着头的她低声呢喃一句:“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我气。”

    诶~

    赵守时很有β数,知道自己什么水平的他哪有脸去怪罪裴幼清。

    良心还剩下那么一奈奈的他语气柔和的解释:“其实不怨你。我知道我唱的不好听。但这跟歌曲本身没有关系。是清唱无法唱出这首歌的精髓来。

    尤其是流行+电音风格的歌曲格外考校乐器与伴奏的节奏渲染。这样才能调动起听众的情绪。

    这首《etoNewYork》由低沉的合成器和节拍器开场,八十年代的复古气息扑面而来。在这首歌曲里,beijing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城市名词,更是大城市的象征。

    帝都是城市,更是纸醉金迷、靡靡之音的代表。在歌曲的桥接处,还用一组排比句简单扼要的点名歌曲的精髓――那件猜疑、多变、疯狂的小事叫作爱、、、”

    啪的一巴掌,打个赵守时莫名其妙。

    紧跟着一句:‘没个正形,三句话不离男女那点事。烦人精~’

    糯糯的还带着三分羞怒的话语,让赵守时酥了骨头。挂在嘴边的‘爱情’的‘情’字自然没法在说出口。

    还有些不明所以的赵守时转头看向裴幼清。就发现她的脸颊绯红,像是煮熟的大虾。

    甚至连白皙的脖颈处都呈现荷粉色,眼角含春,浑身都在散发着迷人的气息。

    赵守时略一回忆自己的话,这才醒悟原来自己无意之间撩了下小裴同学。

    自己可真是个可爱的小混蛋。

    有道是:不可多得英雄气,最难消受美人恩。

    赵守时不是英雄,但他知道现在要是解释:“自己只是无心之失,其实没有开车想法”的行为就是作大死。

    不想也不能辜负美人恩情的赵守时自然是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

    剩下的便是水到渠成,顺其自然、、、情景再现。

    ~~~~

    第二天下午,一架来自长#沙的飞机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乘客们有条不紊的走下飞机,这其中就有赵守时。

    时隔两个月,赵守时终于再次踏上这片热土。

    三月份的他离京飞往浙省临#安市,加入《舌尖上的华夏》剧组。顶着央妈旗下某领导的觊觎之心,为剧组争取到了后续的资金,保证了节目的正常运转。

    《舌尖》剧组刚刚没有后顾之忧。赵守时顾不得休息,直接飞往海#口,从《我是余欢水》中拎出刘叁这条蠹虫,顶着来自总经理江澈的压力,将刘叁杀鸡儆猴。

    恶了江澈的同时,心狠手辣不顾情面的处理方式也震慑了剧组中其他不怀好意者。

    使得《我是余欢水》的后半段拍摄非常的顺利。

    甚至让相当一部分人对他的人品信服,引发一拨加入清雨传媒的热潮。

    这也算是失之桑榆,收之东隅吧。

    


    


    q201812071u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