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穿越言情 -> 大唐您好

第63章赴约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张芳菲干脆坐在李愔床头边,哄着李愔慢慢入睡。

    单鹰心里有点泛酸刚走到张芳菲旁边就见她转身对她笑着说:“单姐姐,三郎把我当娘娘呢!”

    单鹰见她笑的灿烂一脸表功的表情仿佛占了天大的便宜似的,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情绪。

    生气?好像缺点理!

    不生气?好像棒棒糖被人偷吃了。

    少女情怀总是诗!

    “那香水哪儿买的?”

    “姐姐你不是不用香水吗?妹妹送你一瓶,只是过了今天三郎就不会把我们当娘娘了。姐姐,等他醒了我们一起羞羞他,好不好?”

    画屏和秀儿在一旁掩嘴笑着。

    ……

    李愔醒了第一个要见的人是张公谨,俩人在房里讲了许久。

    谁也不知道他俩聊什么只知道张公谨走的时候很生气。连夜回代州了,当晚有一车的硝石从代州运出,一只信鸽连夜向长安飞去,一只信鸽飞去朔州。

    李愔见了程处亮和李思文,自家兄弟李愔也不客套直接有话说话:“你们召集大家,我们一起去奠拜逝者,明天我独自一人前去统万城,后天你们汇齐薛仁贵、秦怀道、尉迟宝琳跟上我,等我信息。此仇不报非君子!”

    无名谷李愔寻了一处背阴处,用硝石制冰把一百六十二具无名尸体给冰冻起来,建成一处义庄。

    让人挂上白绫竖起招魂幡!

    李愔领着得胜营的兄弟给每具尸体上香,李愔发誓一定要寻回尸首让兄弟们全头全尾的能够轮回转世。

    “我大唐唐皇李世民之六子李愔,在此以自己性命向尔等逝去的兄弟发誓,定寻回尔等首级须头须尾的带你们回家、回长安城!若违此誓犹如此箭。”

    李愔折断一支箭!

    身后列队的得胜营将士吼道:“寻回首级带尔等回家!”

    李愔对邢明说:“邢哥帮我照顾好他们,这硝石可以反复制冰,我会带他们回来的。”

    “军师,那是陷阱让我们替你去吧!”

    “他们是冲我来的,你去又有啥用?你又不是黄花闺女人家看不上。”

    林栋这时挤过来挤挤眼说:“万一人家好这一口看上邢哥也不一定。”

    “滚!”

    被林栋这么插科打浑伤感的情绪少了许多!

    “林哥,我的性命可全靠你们几个联络兵了,可别断了线。”李愔搂着林栋认真的说。

    “放心吧!长安红袖招、纤云阁、泾阳丽春阁在等我呢,我等着吃你这个狗大户呢,绝对跟的上你,放心吧!”

    李愔知道凶手是为了钓到自己才留言的,为了复仇他不介意自己的安危愿意独自一人前去统万城。

    但还没傻到以为凭自己一人之力可以报仇,他让程处亮带人在后面跟着,而林栋、张??等人就是俩边联系的梳杻。

    匹夫之勇不是??敢而是傻!

    ——-

    李二在甘露殿里又玩“怒摔摔”,三百具弩只能说明凶手来自自己管辖下的唐境。

    有人想害朕的儿子,而凶手是唐人还有可能是唐军,这让掌控欲强到以为自己可以掌控天下的李二十分的生气。

    他讨厌这种脱离自己手掌心的事儿。

    长孙无忌也很讨厌这种偏离轨道的事,杀个人又放火、又突厥和沙盗、还约战?搞那么多事还没得手!

    手下不得力,老大愁白了头。这事屁股该如何的擦?

    “统万城乃是三不管之地,六殿下独自一人前去恐有危险。”这话不是出自老好人房玄龄之口,而是一直对李愔无好感的长孙无忌说的。

    长孙无忌一副忧愁担心的样子,“要不,让嗣昌(柴绍)领兵护驾?六殿下为人义气热血冲动,我们当大人的可不能不管他呀。”

    老阴逼总是比耿直的人混的好是有道理的,这时的长孙无忌完全站在李愔的角度思考问题为李愔着想。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让他吃吃苦头也好。”

    封建思想君为上,死再多的家将也不用做君上的去当诱饵去冒险。

    长孙无忌牢牢抓住这一点,一脸为君忧的样子,偷偷的给李二灌输这孩子不懂事,不知礼。厉害之处在于他从头到尾没有讲李愔一句坏话,是李二不知不觉中对失去掌控之中的六子产生一丝怨言。

    李二没有感觉到自己被带歪了,重点从我部有“坏人”变成了李愔有危险最后成了李愔不听话。

    好在甘露殿上还有一位老好人而且还是聪明的老好人,房玄龄插嘴说:“总比我那个只知道跟在公主身后的儿子强吧!”

    月老红线太牛了,哪怕李愔一直反对,最后房遗爱还是和高阳走到一起,成了毫无自尊的舔狗一员。

    杜如晦笑道:“房二郎再差也比我家二郎好,我那逆子天天在延康坊。”

    人呀!就怕货比货!李愔没有主上思想,没有尊卑贵贱固然违背当今社会价值观,但比起俩个二货敢干当的李愔又好多。

    李二觉得自己儿子比别人强,心舒坦多了,又回到原点是谁想害朕的儿子呢?

    “查!让军部查!三百具弩可不是小缺口。”

    “陛下,息怒。这三百具弩肯定不会出自军部和工部。”杜如晦向暴怒的李二拱拱手说。

    殿内都是聪明人,杀皇子乃是造反株九族的大事,是不可能走明面的。隋唐末年战乱为了自保,士族高门藏有不少军械,这些才是弩具的来源。

    ………长安城的风暴在酝酿中!高门士族在瑟瑟发抖,事情的真相是什么已经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李二他想让真相成什么样呢?

    ——-

    李愔独自一人上路了,只有自己独自一人仇人才能现,仇人现才能领回首级,这个责任自己责无旁贷。

    当然他还没有蠢到不做防范,他让程处亮通知回程的薛仁贵和尉迟宝琳、秦怀道一起领兵在后面跟着。

    当然他也没天真的以为凶手不知道自己没尾巴,这是在赌凶手会打时间差。

    鱼儿难道不知道这是诱饵吗?

    都是聪明人,比的是谁的速度快!

    李愔让兄弟落后一天的行程很有诚意了,若鱼儿这都不敢现身,那真的无需布局,当什么“坏人”直接回家搂老婆孩子睡觉吧!

    凶手有几人?不知!

    凶手身手如何,不知!

    只知,

    一天!

    自己要独自活过一天!才能见天亮!

    q201812071u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