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穿越言情 -> 大唐您好

第64章公孙胜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公孙胜字云龙幽州府剑道大家,说起他的名字史上并不出名,但他的俩个未出世的双胞胎女儿公孙大娘和二娘把剑舞到极致成为一种艺术与草书圣手张旭一起名垂千古。

    此时的公孙胜还是个小青年轻未婚,仗剑走天涯。北地武风鼎盛,公孙胜一路走来没见到什么青年才俊只见满目苍凉百姓凄苦。

    千里独行的孤寂让他非常渴望能找个同伴。

    在大夏城外五十里处,他看到身穿白衣文士服剑眉星目风度翩翩的李愔,吸引他眼球的不是李愔长得帅,而是一手漂亮的马术。

    汉人中有如此麻溜的马术极少,公孙胜见猎心喜想与李愔结交。

    李愔此时像丢了鸭子的农户看邻居都像窃贼,对公孙胜这样无事献殷勤直接上门结交朋友的人有一层薄薄的防备之心。

    人就是这样子的,对一个人反感的时候就连长相也成了一个问题。

    李愔几次三番的看着公孙胜的喉节再三确认他不是女子。

    公孙胜虽来自粗犷豪放的北地幽州却长得一张极似女子的容颜,用后世的话来讲阴柔之美。

    在唐代这种阴柔之美也是唐人眼中的美男子,深受欢迎。像深受太子李承乾喜爱的称心、则天女皇宠爱的张氏兄弟都是这种阴柔美。

    深受唐人喜爱的阴柔美落在李愔眼里竟然是另一个称心是敌人派来的糖衣炮弹。

    出于对人妖的鄙视,李愔眼里不知不觉中流露出不屑。

    年轻人都有一股傲气,李愔眼里的防备与不屑深深伤害了公孙胜骄傲的心。特别是自己深为得意的容颜竟然被人鄙视,难道这位小哥妒忌我盖世容颜吗?

    公孙胜是因为李愔的马术才想结交朋友的,李愔不太想认识他,他又不想失败告终于是在李愔面前表演自己的马技。

    李愔见这位路人忽而从马儿左鞍翻跟到右鞍,忽而又从马头到马尾。

    耍杂技吗?

    李愔决定不理这个疯子,一位漂亮到比女人还像女人的疯子。

    纵马奔驰,全速前进!

    公孙胜没有觉得自己讨人厌,他认为李愔在和自己比马术。于是两匹马儿像疯狂的赛车一样全速前进,好在大夏城外平日里也很荒凉没什么路人。

    骑在马背狂风呼啸而过,男儿骨子里都有赛车气质都有速度狂,特别身边有一个让你不愿意认输的对手的时候,飙马!飙速!则是必须的!

    所有的坏心情都被狂风带走,五十里的“飙车”让李愔对这位外柔内刚的“娘娘腔”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在下当今唐皇六子李愔,阁下若不是派来杀我的贼人可否与吾痛饮一杯?若是贼人饮酒后我们再大战一场。”

    “你是李愔?什么贼人?”

    “走,入城寻个酒楼我与尔说说?”

    “在下幽州公孙胜,恭敬不如从命。”

    “幽州?我那五哥在那治理的怎么样?”

    “五殿下……”

    青年人交友全凭感觉,之前觉得公孙胜是“偷鸭”的邻人是人妖,现在觉得他是“鹿含”是美男可以结交之士。

    几杯酒!几句话!李愔把事情来由和公孙胜说起。

    用我唐人首级建京观!

    别说长孙胜无法忍受,就连在旁偷听的大夏府宇文拓也无法接受。

    大夏府是北地不易产出又容易招兵祸于是汉人纷纷向南迁,在古代人少就荒凉。作为大夏城唯一的士族宇文拓平时也见不到几位才子文士,今天看到文士服的李愔和帅小伙公孙胜本就想结交了一二,可冒然上前搭讪岂不坠了宇文世家的名头?

    宇文世家是隋唐数一数二的士族,族里出了一个失败的宇文化及导致家族全面衰退只能在北地大夏府苟喘。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怎么苟喘在这大夏城也是一等一的大族,平日里真没有几个能入眼的朋友,今天见李愔和公孙胜俩人真的想结交。

    给酒保一个暗示表示没有包厢只能给李愔安排在大厅角落隔壁就是偷听寻机插话的宇文拓。

    年轻人的血是热的!宇文化及争天下失败后,宇文家已经认命以唐人自居族叔宇文士及在朝为官被封为郢国公。所以唐人宇文拓听到贼人留言要用首级建京观,真的忍不住拍桌怒吼!

    又是一个送上门要交朋友的人!

    是友是敌?

    “我身怀重任今日就与俩位哥哥,饮上三杯,他日报仇后俩位哥哥仍是我兄弟,我大唐李愔酒量一斤可以与俩哥哥喝到吐,吐了再喝直到醉死,今日请允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只饮三杯酒。”

    这话说的伤人心,但敞亮合北方人口味!

    六皇子李愔有防人之心但没有坏心眼!这人可交!

    公孙胜和宇文拓相视一眼,觉得这个李愔可以结交,虽然伤了自己的心。

    “哥哥,统万城我熟,我陪哥哥前去?”

    “不妥!那贼人要我独自一人才肯现身,哥哥的好意心领了。”

    古人认兄弟是很严谨之事,三国的刘关张桃园结义今后就是比亲兄弟还要亲的兄弟。

    像李愔和秦怀道、程处亮虽没有结义可共生死认了同袍就是一家人了。

    李愔对俩位新朋友还有一些防备之心,没有认兄弟言谈之中哥哥来、哥哥去的十分的客气,这就是中国人的礼仪对外人客气对自己人随意。

    “那贼人与我未约时辰,仿佛我的一举一动都会知道,不知道是我身边有奸细还是他是统万城的地头蛇只要我一入地界他就知道,哥哥宇文世家可是大夏城首屈一指的大户,若是有心可帮衬一二。”

    宇文拓闻言眼睛一亮,赶紧拍胸应允。

    公孙胜见李愔把话说开,也明白他的顾虑。将心比心若是自己也会有防备之心。

    “那我留下和宇文兄一起,你把响箭带着,若有需要我们立马就到。”

    说完掏出几支响箭,行走江湖的侠客手里都会有救急的响箭,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不求援,出门在外总是要靠朋友帮忙。

    李愔也不客套收下响箭,怀疑别人已经很伤人心了,再不收下好意这朋友就散了,酒也白喝了。

    是友是敌日后见分晓。

    李愔与俩兄弟别过,一人向统万城去。

    大约离大夏城三十里处,远远看见有人骑马过来。

    但那人骑马的姿势很奇怪!全身一动不动的,很僵硬并没有运动奔跑的起伏。

    近了!

    李愔发现那人面色苍白被人绑在马背上。

    遇劫匪了吗!

    到眼前!

    原来是具死尸,李愔看见死尸背上贴着一张纸,纸上写着康国迎宾。

    九尸迎宾!

    昭武九姓!

    康、米、曹、何、安、石、捍钹、火寻、穆!九大姓!九大胡人!

    这是自己的敌人还是开胃菜?

    。

    y190523wh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