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穿越言情 -> 明末开山刀

误会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实际上张仨儿完全想多了。

    不说警备司的司长们都是一些正真之人,就是警备司旁边的刑罚司也不是吃素的。

    如果有哪个警备司的司长和司员敢乱来,刑罚司的人是有权力对他们出手的。

    张仨儿交出了高价收上来的粮票,还有他身后的主谋,范明,范老爷。

    同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忏悔起来。

    警备司的司长看他说的情真意切,在没收了他高价收的粮票之后,让他在供词上签字画押,然后给他颁发了一张奖状,把他放了出去。

    当张仨儿离开警备司的时候,还处于懵逼的状态,原本人以为自己肯定要蹲大牢了,没想到他不仅没事儿,还得了一张盖有警德司敕印的奖状。

    张仨儿不识字,跑到警备司宣读通告的司员那里请教起来。

    “奖状,兹有我区辖下户民,张仨儿,举报票贩子,主动上交非法所得,特颁此状,以资鼓励。”

    “兄弟不错呀,觉悟挺高,加油,我看好你。”那司员读完拍了拍张仨儿的肩膀,继续读着通告。

    “谢谢官爷,谢谢官爷。”在张仨儿的眼里,官差都是老爷,司员拍了拍他的肩膀,使得他受宠若惊。

    “嗨,叫什么老爷,叫咱们警备,咱们是保一方平安的,不是那些高高在上的老爷。”司员又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躬着的身子扶直,大大咧咧的说道。

    “是,是,谢谢警备老爷。”张仨儿在范府里当下人当惯了,他知道老爷们说的话不能当真。

    如果老爷和你说不用叫他老爷,要么是看你不顺眼,要除掉你了,要么就是随口一说,如果当下人的当真的,那会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警备司的司员知道一时半会儿扭转不过来百姓的想法,摇了摇头也就不再强求。

    “咕噜噜~”

    张仨儿离开警备司,肚子又叫了起来。

    他拿出自己的粮本和粮票,寻思着应该还能换一些粮票的吧。

    于是,他就向最近的粮店去了。

    当他去的时候,粮店里人头攒动,有好几个他还认了出来,正是和他一起潜伏进来的他府家丁。

    他认出了那几人,那几人却没认出他。

    张仨儿怕被他们认出来,赶紧把头低了低,似乎这样可以缩到衣领子里。

    “干什么不兑粮给我就算了,还抓我你们这是店大欺客,你们这是言而无信,给咱们发了粮本粮票的,现在又认了,你们干什么怎么着,欺负人就算了,还要打我不成”

    队伍前方,一个潜伏进来的家丁带着一包袱粮票来兑平价粮,当他把粮票交上去的时候,店里埋伏着的便衣警备司,一拥而上将他抓了起来。

    这家丁被抓,气焰嚣张,一点都不害怕,反而大喊大叫起来。

    “哼,官老爷都一个德性。”

    “就是,发给咱们粮票,现在又不认了。”

    “就知道欺负咱们小老百姓。”

    “老乡们,他们欺负咱们,咱们不能就这么算了,必须讨个说法。”

    一些百姓没有把手里的粮票卖掉,他们来这里兑粮,没想到遇到了这种事情。

    不明所以的他们,一激动,被有心人一挑唆,一个个变的激愤起来。

    “讨说法。”

    “必须给个说法。”

    “就是,就是。”

    “把咱们当猴儿耍呢”

    “乡亲们稍安勿燥”店内的老板见势不妙,举着一个纸质大喇叭,站在柜台上高声大喊起来。

    “乡亲们拿出你们的粮本,在粮本的第三页,有一串数字,这些数字是你们领粮票的日期,乡亲们再仔细看看你们手里的粮票,在粮票上面也有一串数字,其中最前面的数字就是日期,最后面的数字是一串特殊密码。

    有这串密码,咱们粮店配合粮本就能分辨出真伪。”

    百姓们虽然不识字,不代表他们看不懂数字。

    他们闻言,一个个举着粮票和粮本对起来。

    “还真是这样啊,日期一天都不差啊。”

    “是啊,真的啊。”

    “我的也对。”

    百姓们都对了起来,张仨儿也看了起来。

    其中混进来的那几个家丁也看了起来,他们一看数字和粮本上登记的数字对不上,一个个都害怕起来了。

    “这个人,他拿着假粮票来咱们这里兑平价粮,为的就是把你们的粮食骗到手,然后再高价卖出去,以牟取暴利,你们说,他们该不该抓。”

    “该抓”

    “何止该抓,这种人就应该打死。”

    “五马分尸。”

    “剥皮实草。”

    “千刀万剐。”

    百姓们知道真相之后,一个比一个激动,更有甚者,捡起地上的石头就打了起来。

    张仨儿看着那人的惨相,长呼了一口气,他摸了摸怀里的奖状,有些庆幸自己上交了粮票,举报了范老爷。

    要不然,他就会和这人一个下场了。

    “大家稍安勿燥,这个人呐,还是交给警备司去处理吧,咱们呐把指使他干这种缺德事儿的老爷给抓出来,大家都停停手,别给打死了。”

    百姓们停了下来,人群中那些混进来的家丁退了两步,准备跑路。

    “那几个是票贩子,我见过他们收票。”

    张仨儿刚准备发话,人群中已经有百姓认出了他们。

    都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话一点都不假。

    百姓们一拥而上,把那几个混进来的家丁摁在地上就是一顿爆打。

    “让你收粮票。”

    “狗东西,让你高价卖粮。”

    “畜生,我娘就是因为买不起粮食,活活饿死的。”

    “打死他们。”

    张仨儿站在一旁,看着疯狂的百姓,吓的牙齿打颤。

    这哪里是平日见到的老实百姓,这简直就是一群暴民。

    “嘭”

    “哎呦打我干什么。”

    “张仨儿,嘿嘿...我可认识你,你收过我的粮票,他也是票贩子,打他。”

    群情激愤,没有目标的百姓们瞬间红着眼睛开始追张仨儿。

    张仨儿见过先前几人被打的头破血流的样子,二话不说,拔腿就往警备司跑。

    “抓票贩子”

    “打死他”

    “骗我们的平价粮,前面的拦住他。”

    张仨儿好不容易逃到了通告栏那儿,却被围在这里的百姓给拦了下来。

    “警备老爷救救我,他们要打死我”

    张仨儿认得宣读通告的司员,赶紧伸出手高呼起来。

    那司员刚见了张仨儿,自然是认得他的。

    “让一让,让一让,别乱来啊。”

    警备司司员的话,百姓们还是听的。

    他们自发的让开一条路,司员来到鼻青脸肿的张仨儿面前。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就挨了七八拳,要不是司员反应快,他可能就要被打昏过去了。

    b191225qg1w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