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穿越言情 -> 汉血长歌

第五百一十五章清算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玄武军边文彻头彻尾就是一直躲在黑夜之中的老狐狸,但也正因为他是一只老狐狸,不是一只饿狼,没有贪婪的yu|wang和野心,从而导致了叛军成了孤军,孤军战败之后,反叛平定。https://www.25kanshu.com如果边文的胆子大一些,只怕此时张孝武等人早就在地府里排队投胎了。

    边文之所以迟迟并未发难的一个原因,便是因为他是世家子弟,世家子弟在面对向皇帝动手造反时,心中会有无数个声音告诉他,不能这么做,世家不能承受失败,他们可以中立,但不能动手。

    比起毫无顾忌的平民泥腿子,显然世家子弟考虑的更多,他不需要为自己搏一个前程,因为他即便什么都不做也有美好的前程,而如果真的参与谋反,他将面临着百分之五十的泼天富贵和百分之五十的举族劫难,这种焦虑让他难以抉择。于是边文的父亲边学告诫他,时至今日,理应作壁上观渔翁得利,无论是谁取得大权,最后大权都会落到我们手中。

    边文的选择不能说正确,只能说对他来说最是保险,恰如如今,边文的决定已经能够左右朝政。

    “金衣卫虽然有人谋反,但金衣卫只是四方副帅的人谋反,其他人被他们所蒙骗,并无反意。”张孝武对唐贵妃分析道,他也在为金衣卫求情,对于任何国家来说,情报机构不可能取缔,而未来更是不能轻视情报机构,尽管金衣卫参与谋反,可毕竟只是一部分人,龙都府金衣卫衙门虽然只有区区一千人,可金衣卫天下的密探高达五千人,一旦金衣卫被定性为反贼,则会引起天下大乱,“因此我建议保留金衣卫,等着玉帅从西域归来重新治理,一个人的错,不应该由其他人承担。”

    唐贵妃只是说道:“一切由少保大人做主,我一个妇道人家,当真不知国政。”

    张孝武道:“贵妃娘娘,另外我们现在还需要做一件要事,此要事关乎陛下和成化,以及你我的安危。还请贵妃娘娘拟旨,册封边文为征北大将军,册封陈青为征东大将军,嘉奖贺兰宗官复原职。”

    “可是皇上还未醒来,万一他醒来之后发现我们矫诏――”唐贵妃一介女人,从前只深居皇宫,而今突然做主,顿时犹豫起来。她性格贤惠温柔,也从不过问国事,此时初接触国事便是如此重大之决定,又岂能果决。

    张孝武道:“贵妃娘娘,一切后果由我承担,陛下清醒之后,贵妃只需要据实已报即可,当此时大局为重,些许官职称号只是浮云。他日陛下重新掌权,想要虢夺官衔自然易如反掌。”

    “好吧,按你的意思办。”唐贵妃道,“只是不知道吕大人会不会反对,毕竟他是御使。”

    张孝武道:“吕大人是聪明人,自然知道怎么做。”

    “好吧。”

    当夜,对边文、陈青和贺兰宗册封便传到了各自营中,虽然暂时没有册封其为军团统帅,但晋升毕竟是需要一步一步来,三人也并没有表示异议,而玄武军团等也回到了防区,固守龙都城外围城墙,而青龙军则按照张孝武的要求,前往米山县剿灭叛军。

    吕柏亭刚刚领了圣旨离开皇宫,张孝武便接到了消息,楚王自绝了。

    楚王轩辕子动在自绝之前收到了一封书信,不知是谁送来的,轩辕子动看完书信之后大笑三声,而后叹了口气,让下人准备好了美酒和毒药,随后狂饮了三坛美酒之后服毒自尽。待银衣卫赶到皇子府时,楚王的尸体已经凉了。

    至于轩辕子动为什么自杀,皇子府内众人并不清楚,而且轩辕子动也焚烧了书信,所以这个秘密被他带到了棺材里。轩辕子动的自杀给大家省却了很多麻烦,至少大德帝不需要背负杀害胞弟的骂名,而轩辕子动的妾氏们也随后被勒死,并对外宣传殉节。好在他虽然喜欢四处抢人家小媳妇,强暴别人的妻子,但却没有一个后代,也免得了一些麻烦。

    次日一早,龙都府尹梁南入宫,并算是正式加入了保皇党,他虽然没有见到大德帝,却见到了唐贵妃和赵王成化。

    张孝武对梁大人说:“陛下提携与你,此时正是报效陛下之时。”

    梁南长身拘礼道:“贵妃娘娘,臣誓死保护赵王。”

    唐贵妃感动得哭了起来。

    梁南一直都是忠诚于大德帝的官员,而龙都府的衙役捕快们也不会参与朝争,只要府尹大人说什么,他们便听什么。当梁南决定听从张孝武安排之后,整个龙都城除了朱雀和白虎禁军外,全部武装力量都被张孝武控制。

    为了保证大德帝的政权,张孝武在短短两日之内除掉了丽阳侯以及家将叛军,反叛力量基本被消灭,接下来便是铲除幕后黑手。

    大德三年的大年初一上午,银衣卫包围了吏部尚书陆坤的府邸,陆坤明白事情暴露,悬梁自尽。与此同时,农部尚书宋威也在写好遗书之后,悬梁自尽。

    下午,银衣卫包围了左丞相张宽的府邸,衡水伯府。

    这次包围衡水伯府是由张孝武亲自带队,他身体恢复了一些,但脸色依旧煞白,然而看着踉踉跄跄走出来的左相张宽,他不由得叹了口气,迎上去问候道:“左相,劳烦了。”

    张宽面无表情,叹息道:“此事当真?”

    张孝武道:“我也以为假的,可事实如此。”

    张宽急切道:“少保大人,你知道他一直都很欣赏你,醉心于学问,他还在组织翰林院和太学院来修《儒经》,若是此书成,则天下学子当有――”

    张孝武打断道:“衡水伯世子张彪,即翰林院大学士,礼部员外郎,经多为谋反同谋指认,他为此次阴谋乱朝的幕后真凶。张大学士暗中与丽阳侯吴栋,吏部尚书陆坤,农部尚书宋威,兵部侍郎右侍郎赵步、御林军中郎将李沧澜、金衣卫副统帅司马四方阴谋策划杀皇帝而立晋王轩辕子炽为帝。若非证据确凿,我是断然不会做出包围衡水伯府的决定的。唉――伯爷,还请左相交出世子吧。”

    。

    y190523wh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