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玄幻仙侠 -> 三界劳改局

第51章 可怜的狗哥【求收藏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大眼珠子道:“我肯定不行,但是我上面有人啊。

    人家是三界供应商,什么好货没有?

    他自己有生产队,全都是仙人炼器大师。

    你要什么他给你直接炼制了,送下来不就完了。

    虽然都是劣质产品,但是那也是仙家劣质产品,放在这里,也是顶级的好东西。

    重点是,结实!

    至少这些憨货不会给你弄坏了,咋样?”

    前面的话,余会非只当大眼珠子是在放屁,想忽悠他的钱。

    但是后面的话,余会非心动了。

    鬼知道后面还会来一些什么玩意,万一来个大王八什么的,他们家的坐便器还真扛不住那么蹂躏!

    余会非道:“修个厕所,多少钱?”

    “我问问,稍等。”大眼珠子立刻钻进黄皮葫芦里联系供应商去了。

    没一会他出来了:“两百!”

    余会非一听,直接给了他两百。大眼珠子一愣,似乎意识到自己好像喊便宜了,不过话都说出口了,也不好收回了。

    大眼珠子立刻拿着钱钻进了黄皮葫芦里,没一会,这货又出来了,手里拎着一个小锤子:“走,带我去厕所。”

    余会非不知道他要搞什么飞机,直接带着他去了厕所。

    进了门,就看到这货拎着锤子对着那破烂的马桶就是一锤子!

    “你干啥?”余会非刚问出来,就听叮的一声!

    那锤子炸开了,化为一道金光落在那马桶上。

    随后破碎的马桶碎片倒飞而起,在空中一顿碰撞之后,化为漫天的烟尘……准确说是漫天的原子、分子什么的。

    最后,这些原子分子重新组合,直接化为了一个全新的马桶,出现在原来的位置上。

    余会非顿时愣住了,这也太神奇了!

    大眼珠子拍拍手道:“行了,完事!”

    余会非凑上去,摸了摸马桶,入手冰凉,似乎材质和之前的没什么两样。

    余会非自己上去踩了两脚,一顿蹦跶之后,这马桶是真的结实,一点反应都没有。

    重点是水箱,这玩意,拉一下后,马上就充满了水,根本不用等的,水力非常强!

    余会非估摸着,把他塞进去都能冲走了,根本不用担心牛头的大粑粑橛子把下水道堵住了。

    大眼珠子道:“咋样?给个评价吧?”

    余会非竖起一根大拇指道:“牛逼!”

    大眼珠子心满意足的钻回黄皮葫芦里去了……

    虽然不确定这马桶到底有多结实,不过余会非也不在意了,反正就算是普通的,买一个新的,再找人来安装,也不止两百块钱。

    更何况这还是仙家出品。

    有了厕所,余会非立刻将大眼珠子扔了出去,然后门一关,一屁股坐在上,享受起了这仙家厕所第一炮……

    等余会非神清气爽的出来的时候,大门被敲响了。

    余会非皱着眉头出去了,打开大门一看,好家伙,狗哥带着一群人堵在大门口呢!

    余会非笑了:“狗哥,你这是?”

    狗哥背着双手,带着太阳镜看着余会非道:“小子,我长这么大没吃过这么大的亏。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兄弟们,给我上!”

    余会非一看,哐当一声把大门关上了。

    跟着就听外面如同下雨时的,叮当的敲打着黑木门!一个个的嚷嚷着:“余会非,你给我开门!”

    “王八蛋,你是个男人就开门!”

    听到外面的动静,崔珏出来了,问道:“什么情况?”

    余会非立刻将情况说了一下。

    崔珏呵呵一笑道:“这样啊,简单。”

    余会非以为崔珏要招呼牛头他们出来干架呢,结果崔珏拿过余会非的手机,直接拨打了110。

    “你好,警察局么?啊……对,我们报警。我们这有黑色色会闹事啊,老凶了,大纹身大金链子的……嗯,你们快来吧。特警啊……你们看着办吧,反正他们老凶了。”

    挂了电话,崔珏将手机扔给目瞪口呆的余会非。

    余会非一阵无语啊,趴在门缝里往外看,就那些歪瓜裂枣的,还贼凶?

    哪凶了?

    十分钟后,一阵警笛声响起,跟着砸门的声音和叫骂的声音也没了。

    剩下的就是一阵脚丫子狂奔跑路的声音了……

    余会非趴在墙头上确定安全了,这才松了口气。

    跟民警聊了两句,民警表示没抓到人,让余会非以后注意安全后就走了。

    余会非摸摸下巴,他知道这事儿没完!

    然而,让余会非惊讶的是,狗哥这一走,竟然好几天都没来找他麻烦。

    余会非就纳闷了,难道狗哥转性了?当好人了?

    此时此刻,距离秀林不远处的春林乡内,一个个子不高的男子跪在搓衣板上,举着洗衣盆是一动不敢动啊。

    “说!我藏在被子下面的钱哪去了?”一名人高马大的女子,左手一把镰刀,右手一根擀面杖,在男子面前来回踱着步,喝问着。

    这不是别人,正是狗哥,苟不同。

    在苟不同贤惠的妻子一顿皮鞭、擀面杖,镰刀敲脑袋之下,苟不同招了:“这……之前不是借给余老头不少钱么?结果老头死了,我琢磨着管他孙子要债,不行就把他们那四合院要来。

    结果……

    结果那小子油盐不进。”

    “我问这个了么?”苟夫人眼睛一挑,直接就是一擀面杖!

    “哎呀呀……别打了,别打了……你听我说完呐!”苟不同哀嚎着。

    苟夫人撸了撸袖子:“说,今天说不清楚,我打死你!”

    苟不同苦笑道:“你弟弟小平带人去要账,结果被人揍了。这……我能干看着么?肯定带人去找回场子啊!”

    “找场子,你花什么钱啊?”苟夫人问。

    苟不同道:“咱好歹也是十里八村中,道上有名有姓的人……”

    啪!

    苟夫人直接一嘴巴抽了过去:“人物?就你还人物?你……

    你就是一头猪!

    你以为你涂上黑涂料,你就是湘西黑猪啦?”

    苟不同被抽的一激灵,可怜巴巴的道:“我这不是想先礼后兵么,结果那小子太不是东西了。

    当场点了好多超规格的菜也就算了,还TM掀桌子把我们一顿好揍啊!

    那王八蛋走的时候,还打包了一大盆的鱼和三瓶茅台、两条中华!

    你说这是人干的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