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

第1122章 来贴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宣升眉头微皱,他隐在黑暗里,观察着对面的情况,

    那群人似乎很警觉,一直在不停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当所有人都进入到车里以后,黑车隐匿在夜色中,朝着西南方向驶去。https://www.25kanshu.com

    宣升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踩下油门,跟上了那辆黑色的车,

    黑车里的人很是警觉,很快的就发现了身后一直跟着的红色跑车,

    “大哥,后面那辆车有问题啊,好像一直在跟着我们。”

    一个络腮胡的中年男人转过头看了一眼,严重的戒备放下,“应该不是,估计是哪个喝醉了的富家公子哥吧,没人跟踪还用红色超跑的。”

    那么显眼的颜色跑出来跟踪别人,怕是嫌自己被发现的不够快吧。

    “但我们还是别跟他绕在一起走吧,换条路。”

    说着,黑色的车换了个方向,

    宣升追到拐角处的时候,突然间就发现,黑色的车不见了,

    这个地方太过偏僻,连一辆过路的车也没有,宣升心底莫名的升起一股寒意,他倒转车头往回走,

    终于到了市区边缘的地方,宣升拿出手机想给夏挽沅打个电话说一声,

    微信都点开了,才仿佛突然想起来,夏挽沅从来就没接受过他的好友申请,

    宣升嘲讽的勾起嘴角,最后还是找出了鹿梨的电话,给鹿梨留了一条信息,然后关掉手机,开着车在夜色中狂奔。

    鹿梨刚准备睡觉,就收到了来自宣升的一条消息,她吓的心脏都停了一瞬,等到点开的时候才看到是关于卫衿的消息,

    鹿梨连忙给夏挽沅打电话,

    “喂?”夏挽沅像是已经睡下了,声音里带着点疲意,

    “夏姐姐,刚刚宣总给我发消息,他说在街上看到卫姐姐被人带走了!”

    夏挽沅一听,睡意便没了,她坐起身来,“宣升还说了什么?”

    “没了,宣总说他追到虹桥路的时候便没有再看到他们,”

    “好,我知道了,你先休息吧,我会派人去查的。”夏挽沅挂掉电话,看向一旁的君时陵,“卫衿被人劫走了。”

    君时陵眉头微皱,“怎么会?医院里我设了保护人员的。”

    夏挽沅沉思片刻,“保镖这么久都没有反馈消息,说明,带走卫衿的应该是他们认为不会出问题的人。”

    君时陵也坐起身来,“那个丁慧有问题,我现在让人去查。”

    “我跟你一起。”夏挽沅说着掀开被子,和君时陵一起去了书房,

    一个小时后,终于有消息传来,“卫衿是被丁慧给带走的,在帝都卫衿的家里呆了两天,于今天晚上被送往帝都机场,此刻已经离开了帝都。”

    夏挽沅神色有些凝重,“她是被卫家给带回去了吗?”

    君时陵将夏挽沅身上的外套拢紧,“应该是的,放心,我已经派人守在南方机场了,如果有消息的话,他们会告诉我们的。”

    夏挽沅眼中划过忧思,“只能这样了。”

    此刻从帝都出发,飞往南方的飞机上,躺在座椅上的卫衿,在飞机剧烈的震动里,悠悠的睁开了眼,

    “来,阿衿,喝口水吧。”丁慧拿着一个杯子上前,将杯口靠在卫衿嘴边,

    卫衿别开脸,“母亲,我没有想到,居然是你要把我送回卫家。”

    丁慧动作微顿,“阿衿,你不能怪我,你父亲说得对,你身为卫家人,不能只想着自己,你要为家族考虑。”

    卫衿冷笑一声,“像母亲你这样为家族考虑,然后把自己彻底变成了那个深宅大院里的一个傀儡吗?一个可以肆意向自己的亲生女儿下手的傀儡吗?”

    丁慧握紧了手,“我不管你怎么想,但是你是我唯一的孩子,我求你体谅体谅妈妈,妈妈的娘家还需要卫家的帮衬,你怎么能这么自私,只顾自己一时快活,就不管妈妈的娘家?”

    卫衿眼中划过冷意,“对,你为了自己的弟弟妹妹,可以彻底的出卖自己的女儿,你想过把我送回卫家以后,卫忠会怎么对待我吗?”

    听到卫衿的话,丁慧心虚的将目光看向别处,“不过是嫁个人而已。”

    “我已经结婚了!法律上是不允许重婚的!”

    丁慧不敢看卫衿的眼睛,“给你换个身份就好了,反正就当原来的卫衿已经死了就好。”

    看着卫衿这样,丁慧也无可奈何,她心里清楚,这样做,会寒了母女之间的情分,但她没有办法,

    她也是无可奈何,丁家几个姐弟,仗着她嫁进了卫家,肆意的挥霍家产,如今丁家早已经不复当年的兴盛,成了一具巨大的空壳子,

    她是要脸面的人,她不允许别人在她的背后戳脊梁骨,说她娘家败落,

    她只能顺着卫忠的意思,表面上和卫衿打好关系,背地里将卫衿的一举一动全部告知了卫忠,

    等到卫忠摸清了医院保镖的换岗情况后,便派人将卫衿给劫了出来。

    卫衿看着窗外,今夜星光璀璨,但她的心情却比外面的黑夜还要暗沉,

    “母亲,你知道我为什么能够成为卫家老宅里最后成功完成考核的人吗?”

    对于卫家的小一辈来说,从出生开始,就各自肩负着使命,

    男孩子,要学习各种商业知识,力求将来能够成为家族的继承人,

    女孩子,则要被召集在一起,学习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成为卫家最好的软性武器,

    在南方的世家大族里,向来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卫家妻,万家娶。”

    意思就是,卫家通过培养出一个个貌美端庄的女人,将她们送往各大家族联姻,由此形成了一张巨大的关系网,

    而卫衿,就是这么多代训练出来的女人里,最为出色的一个。

    丁慧转过头来,看着卫衿近乎完美的五官,“你从小就聪明,性格也好,”

    卫衿笑了一下,直视着丁慧的眼睛,仿佛一把刀子,直直的插入丁慧的心里,“不是,是因为我很小的时候就看到,你因为只生了一个女儿被其他人嘲笑欺负,从那个时候起我便发誓,一定会好好练习,超过所有人,绝对不会让你再丢脸。”

    丁慧的脸刷白,握紧了手中的杯子,半晌,她低下头,“那又有什么用呢?在卫家,生不出儿子,就是这样的命运,哪怕你再出色又怎么样?你最终的宿命还是要嫁人,做别人的妻子。”

    卫衿闭上眼睛,“随便你吧,我不想再多说了。”

    丁慧看了卫衿冰冷的侧脸一眼,叹了口气,上前将一旁的毛毯拉过来,盖在卫衿的身上,

    感受到身上的微小重量,卫衿将头偏到一边。

    深夜里,万籁俱寂,然而总有一些地方正兴起着波澜,

    穆家别墅里,张宜正小心翼翼的看着穆霆,“老公,你不会怪我吧?”

    她观察着穆霆的神色,不知道穆霆此刻到底是开心还是不开心,

    “哎呀,当时那个卫忠找上我,我想着,卫衿和君家联手欺负我们穆家,应该给她点颜色瞧瞧,我便答应了,”

    张宜只想过卫忠要教训一下卫衿,她是万万没想到,卫忠居然能在君时陵的眼皮子底下,偷偷的把人给截走了,

    现下事情倒变得很尴尬了,

    卫衿怎么说也算是穆家的儿媳妇,现在人被卫忠带走了,张宜担心穆霆会迁怒于她,

    哪想到,穆霆居然大笑了一声,“你做的好!!”

    上次在君时陵手里吃了一个闷头亏,他心里早就憋着一股气呢,现下卫衿被卫忠给带走了,他心里畅快极了,

    “那卫衿不是和夏挽沅关系好吗?这回就看夏挽沅愿不愿意救她了,帝都卫家和南方卫家,这是一出好戏啊。”

    见穆霆这么说,张宜终于松了一口气,她走上前给穆霆倒了一杯茶,“这么说,老公你是不是还要嘉奖我?”

    穆霆点点头,“奖!必须奖!做的好,你不是一直想买那个珠宝吗?我给你买!”

    “谢谢老公。”张宜喜出望外的挽住穆霆的胳膊,但很快的,她眉头皱起,“可是,穆风那边。”

    “管他干什么?”想到穆风,穆霆就气的吹胡子瞪眼,“不管他,你赶紧收拾一下,跟着我出去一趟。”

    “去哪?”张宜疑惑的看着穆霆,“没听说今天有什么活动啊?”

    穆霆沉下眸光,“去做试管,”

    “什么?”张宜咽了下口水,“可是我们俩的年纪,”

    以前张宜一直都想缠着穆霆去做试管婴儿,但有穆风在,穆霆一直都不同意,

    现在她跟穆霆都过了做试管的最佳时间了,如今再去,她怕自己的身体承受不住,

    穆霆看了她一眼,“你可以不去,我找别人就行。”

    张宜连忙站起身,“我去我去,我收拾一下,我们一起。”

    “哼。”穆霆甩开袖子,大步往外走。

    等他和张宜的孩子成功降世,他就彻底的将穆风放弃掉,穆家,容不下穆风了。

    ――

    心里记挂着卫衿的事情,夏挽沅一晚上都没能睡好觉,

    早上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夏挽沅便醒了,君时陵第一时间察觉到她的起身动作,将人扣在怀里,“再睡一会吧,学校我帮你请假了。”

    夏挽沅挣扎了一下,“拦截到他们了吗?”

    “没有,”君时陵摇摇头,“南方是卫家雄踞已久的地方,没有那么容易从卫家手里把人给抢走。”

    “那?”夏挽沅眉头微蹙,

    君时陵用手将夏挽沅皱起的眉头抚平,“不用这么担心,虽然人暂时救不出来,但是卫家对她不会怎么样的?”

    南方有两大顶级世家,

    一个卫家,一个林家,

    两方早有意向联姻,卫忠这一次强行要把卫衿弄回去,应该是为了林家大少爷林清远。

    既然卫衿身上还有卫家想要利用的价值,那么短时间内,卫衿就是安全的,卫家不至于对她做什么。

    夏挽沅很快也想明白了这一层关系,她点点头,“我知道了。”

    卫衿暂时没什么危险,夏挽沅心情放松了许多,她打了个哈欠,重新窝进君时陵的怀里,“你不起床上班吗?”

    君时陵缓慢的摩挲着夏挽沅的背,“不想上班,”

    夏挽沅一手环着君时陵的腰,在他怀里蹭了蹭,“到时间了,你该走了。”

    君时陵看了一眼正紧紧的窝在自己怀里的夏挽沅,“你是想让我走的样子吗?”

    抱的这么紧,

    夏挽沅轻哼一声,“我又没绑着你的脚不让你走。”

    君时陵将夏挽沅搂紧了些,“好了,不闹你了,睡一会儿吧,昨天夜里一直翻来覆去的也没睡好。”

    “嗯。”心里的一块石头放下了,夏挽沅很快的又进入了睡眠。

    帝都酒店里,风无忧一脸没睡醒的走到酒店大堂,想问问还有没有更好的房间,

    她认床,对什么都挑剔极了,昨晚酒店的床硌得她腰酸背疼,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为您准备的已经是最高级别的总tong套房了。”前台小姐姐笑容甜美的告诉了风无忧这个让人悲伤的消息,

    “好吧。”风无忧打了个哈欠,“你们这不行啊,得升级一下服务。”

    “谢谢您的建议,我们会向高层反馈的。”

    风无忧揉着脖子往外看了一眼,

    这一眼,就看到那天追尾车之后,从车上下来的小姑娘,

    风无忧是个颜控,虽然那小姑娘五官算不得特别惊艳,但风无忧喜欢她的眼睛,她走上前,想跟鹿梨打个招呼,鹿梨却已经跑远了。

    风无忧看了眼门口站着的男人,他手里还拎着一个食盒,看来是她男朋友了,

    没能换到房,风无忧只好打了个哈欠继续上楼补觉,走进电梯的时候,里面人有点多,风无忧站在最角落的位置,

    电梯上到一半的时候,突然皱了下眉,往后看了一眼,正对上一双笑眯眯的小眼睛,

    风无忧回过头,微微摇晃了下脖子,然后抬起脚,

    她是个即使发生了火灾,也会穿上心爱的高跟鞋往楼下跑的人,今天穿的细高跟十五厘米,

    身后的咸猪手还在往她身上摸,风无忧一脚踩下去,

    整个电梯里都响起了男人惨烈的嚎叫,

    然而紧接着,风无忧第三脚第四脚也踩了下去,

    一电梯的人都惊住了,

    身后那个男人已经疼的抱着自己的脚蹲在地上,满头大汗,

    “什么东西,也敢占你姑奶奶的便宜。”

    男人抬起头,“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敢踩我,你给我等着。”

    风无忧轻蔑一笑,“丑八怪,我管你是谁,尽管放马过来。”

    说完,风无忧直接出了电梯,留下一整个电梯的人静默着,面面相觑。

    此时帝都正是上午,镁国正是夜晚,

    镁国机场内,一群人正往停机坪上走,

    “月然,你是个很好的演员,我真的很舍不得你。”向来不好相处的卡隆导演,这一次倒是和苏月然的关系处得相当好,

    他十分喜欢这个漂亮又聪明,情商学识都很高的华国女人,

    “导演再见,以后有机会我们再一起合作,”苏月然将一个集满了各种地点邮票的盒子递给卡隆导演,“这个送给您。”

    导演打开一看,心下更感动了,

    他作为导演才看的出来,苏月然给的这一整盒邮票上的地点,是他这么多年以来拍的所有电影里取过景的地方。

    “谢谢,你让我知道了,原来华国人这么好。”卡隆导演和苏月然拥抱了一下,“期待以后再见,下一届的卡斯奥影后一定非你莫属。”

    苏月然浅浅一笑,“谢谢导演的夸赞,借您吉言。”

    在众人的恋恋不舍中,苏月然从镁国飞往华国,

    这一次,短时间内都不会再回镁国了,属于她的戏份已经尽数拍完,接下来,就是等待电影后期制作的时间了。

    回到华国的第一时间,苏月然就收到了一封信息,

    经纪人还在一旁给她念着接下来的行程,苏月然止住经纪人的话,“下个月1号的活动推了。”

    “怎么了?”

    “我哥哥的30岁寿宴,我需要回家一趟。”

    与此同时,庄园里,也收到了一封来自南方的请帖。

    ------题外话------

    晚安

    。

    y190523wh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