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清穿咸鱼攻略

第268章、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加更)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皇九子府。https://www.yznn.cc/

    玉棠阁中,林羡余歪在美人榻上,慵懒翻看着账册,“这脂粉铺的生意很不错嘛……”

    当初自己用芥子空间带来的那些现代化妆品,后来交给了小渣九去山寨,结果还真山寨出了不错的代替品,主要是粉底液、眉笔。

    粉底液比起这个时代的妆粉,更服帖自然,而且不易脱妆,一经问世,立刻获得京中贵妇们交口称赞。只不过嘛,深肤色、小麦色的色号在这个时代很滞销,若不是小渣九有需要,她都不想产出了。

    其次,这个时代画眉的东西叫黛粉,使用起来十分麻烦,需先将黛粉兑温水,和成膏状,然后以此画眉。不过这个时代也有螺子黛这种稀罕货,沾水即可画眉。但林羡余叫人山寨出来的眉笔,根本不需要蘸水,直接就能画!

    不过这个东西的复制,足足花了一年多时间,烧了不少钱呢。不过也有好处,被别人抄袭的难度也高了,至今无人能山寨。不像粉底液,早就被山寨得透透的了。

    “看样子陈安定很尽心。”林羡余看向蕊福姑姑,面露赞许之色。

    这陈安定是蕊福姑姑的侄儿,因人长得俊俏,嘴巴又甜,所以林羡余让他负责自己的脂粉铺子。

    自打有了粉底液和眉笔这两样新产品,她的胭脂铺已经在京畿开了大大小小十几家分号,赚得盆满钵满。

    蕊福姑姑这两年见富态了些,笑起来也格外喜气,“给福晋办事,尽心是应该的。”

    说着,蕊福眼下微一动,屈膝一礼道:“福晋既提了这孩子,恕老奴斗胆,想给侄儿求一份恩典。”

    “哦?”林羡余好奇地看着蕊福姑姑。

    蕊福姑姑笑容腼腆,“安定也已经十九岁了,虽说这二年也有媒人上门提过亲。只是一直没有中意的。”

    林羡余笑了:“你这话里的意思,莫非是如今有中意的人了?”

    蕊福点头,她小心翼翼道:“奴才记得,您当初说,要给容娘指个好人家……”

    林羡余一怔,蕊福居然看上了瘦马美人容娘??

    蕊福露出尴尬的神色,“前阵子,容娘带着她的小姐妹去那脂粉铺上采买水粉胭脂,结果安定那孩子一眼就瞧中了,这会子已经茶不思饭不想,所以才央了老奴,斗胆来求。”

    林羡余莞尔,容娘虽然年轻美貌、才艺出众,但以她的身份,其实不太好嫁人,要么给人做小,要么嫁个鳏夫或者贫困子弟。毕竟,容娘是皇九子府的歌姬,谁都不会把她当清白人看待。

    不过蕊福姑姑是知根知底之人,知道这容娘从没伺候过九阿哥,九阿哥也没拿她招待过宾客。

    再加上这些年,蕊福也看得出,容娘心眼儿不坏,是个规规矩矩的好姑娘,所以才会来求娶。

    林羡余笑着说:“只要容娘自己愿意,我倒是巴不得做一回媒人。”

    蕊福姑姑大喜,连忙拜谢。

    容娘自己又怎么会不愿意,那陈安定可是个年轻俊俏的小伙子,虽说是皇九子府的奴才,但人家又不是奴籍,只是包衣旗,将来儿孙照样可以考科举做官。

    而且这陈安定还颇有家财呢。

    林羡余为了鼓励底下的管铺子的管事们,许了他们三分至半成不等的红利分成,这脂粉铺如此火热,陈安定也跟着赚了不少钱。

    做了一回大媒人的林羡余心情甚好,胤禟却是不大高兴的样子,“一个瘦马,也值得你这般费心!”

    林羡余嗔了酸里酸气的胤禟一眼,“她有本事讨我欢心,我自然就乐意费这个心。”

    胤禟忽的凑到她身旁,一张俊脸赫然放大在林羡余眼前,他一手落在林羡余的腰肢上,“难道爷没叫你欢心?怎的也不见你在爷身上多费些心思?”

    林羡余已经闻见醋味了,她瞪了胤禟一眼,“你是越活越回去了,是不是想让我给你松松筋骨?”

    胤禟混不吝地笑了,“爷就喜欢你这耍横的样子。”

    林羡余黑线,这厮特么滴就是个抖M!

    正在这时候,金yuzhu快步跑了进来,噗通跪下禀报:“爷、福晋,四贝勒府的二阿哥殁了!”

    林羡余一时间怔怔然,又殁了一个。

    胤禟蹙眉,“这个四福晋,看着挺端庄温柔的一个人,没想到这般心狠手辣!去年,弘昐没了,今年弘昀又没了!这四贝勒府,合着只许她一个人有儿子!”

    林羡余心下虽有不服气,却也无可反驳。

    她穿越成为九福晋之后,这个世界的四福晋就已经生了胤禛嫡长子弘晖,而李氏也不甘示弱,李氏的弘昐只比弘晖小三个月,后头又紧跟着生了弘昀。

    但是没多久,弘昐襁褓夭折,甚至未曾序齿,因此弘昀才是四贝勒府的二阿哥。

    但如今弘昀也也殁了。

    林羡余叹了口气,“何必呢。”——做得这样明显,四贝勒早晚会看出猫腻。

    胤禟淡淡吩咐道:“叫底下捉刀给爷写一份悼文,再叫账房备两千两丧仪,爷明日过去一趟。”

    胤禟如今有钱,出手也是愈发阔绰了。一个襁褓幼殇的侄儿,他眼皮不眨就是两千两的丧仪。

    不过如此也好。林羡余暗道,因与八贝勒生疏,再加上出手大方,故而胤禟与诸兄弟的关系反而都还不错。

    胤禟挑眉道:“从前爷还觉得你那个堂姐心狠手辣,如今跟四福晋一比,你堂姐简直就是个贤妻良母!”

    林羡余一时无语,诚郡王府上的侍妾田氏、富察氏都生了儿子,都在产后不久挂了。唯独一个王氏缩着脖子做人,倒是母子平安。

    这个世界的四福晋,怎么就不学学三福晋?

    杀母夺子,也比害死小孩子强啊!

    有朝一日,四贝勒若是知道了真相,这夫妻之情怕是要不复存在了。

    林羡余估摸着,还是因为嫉妒。

    没人比她更清楚,李氏年轻的时候是何等娇柔动人。正经如四爷,也着实腻歪了一段日子。

    而这个世界,李氏接连丧子,便只会赢得四爷更多的怜悯与疼爱。所以,去年弘昐夭折,四贝勒就上折子请封了李氏为侧福晋。

    要知道,贝勒只能有一位侧福晋。

    四爷却把这唯独一个的侧福晋位子给了对他事业毫无帮助的李氏。

    所以,这个世界的四福晋乌拉那拉氏才愈发难以容得下李氏生子。

    唉,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zn03251zxs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