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丞相今天又不上朝

第647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你倒是好心态,就不打算加加价了?”秦牧摇晃着手“下一件拍品,玉芝树!”新上来的拍卖师掀开红布,里面是一株晶莹剔透的盆栽,不同的是,盆栽里面装的不是泥土,而是一颗颗圆润的鹅卵石般的温玉!

    “玉芝树,百里神医亲手栽培,可以自动衍生转化灵气,有安定心神,固本培元之效!”

    “起拍价二十万金币,加价不少于一万…”

    当拍卖师说完这话,台下立马陷入了一阵狂热!

    “我出二十五万!”这可是玉芝树啊!不说别的,就那安定心神的功效就让人嗤之耳鼻!要知道修炼最忌讳浮躁心绪不稳!

    “二十六万!”

    “三十万!”…

    价格蹭蹭地往上涨,拍卖师面色沉稳,目光却时不时地瞟向楼上的包厢,历年来,包厢里坐着的客人都是名副其实的财主!

    就好比刚才那株芷菡草,虽然最后交易没有成功,但是也随着包厢客人的加入,拍出来超乎寻常的价格!

    然而三个包厢皆没有丝毫动静……

    “你真不去找那卖主接洽一番?”

    包厢内秦牧一杯烈酒下肚,带笑的眼睛看着凤云汐,“这天下又不是只有这一株芷菡草。http://www.dushug.com/”她可是旁观了刚才的争夺,烫手山芋!

    叩叩~包厢传来敲门声,厚实的门被推开,一道身影走了进来,一身拍卖师的衣服,这不是刚才的拍卖师齐彭岳嘛!

    凤云汐饶有兴致地打量被浅歌带到面前的人,还未等她开口,齐彭岳便笑容可掬地拘了个礼,“姑娘可是盛京凤家凤云汐小姐?”

    “难为齐大拍卖师认识我了。”凤云汐淡淡地点头。

    “那就没错了!”齐彭岳顿时笑了起来,眼里带着些许恭敬:“刚才我们东家让在下给凤小姐送样东西过来!”

    说着,齐彭岳就给凤云汐递来一个盒子,正是刚才拍卖中盛放芷菡草的玉盒!

    “东家还说了,如果凤小姐还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尽可以差人告诉在下……”

    凤云汐接过玉盒,里面确实是芷菡草无误!她眉头微皱,“你家东家是……”

    “这个嘛!”齐彭岳一脸笑容,“东家说了,需要凤小姐自己去猜!”他的目光扫过了凤云汐腰间的玉佩,眼里迸射出一簇光芒。

    “……”

    “好了,在下的任务也完成了,祝凤小姐竞拍愉快!”齐彭岳道,转身步履匆匆地离开。

    “嘿!难怪你不着急,原来有后手啊!”秦牧抛起一粒花生米,用嘴接住。

    凤云汐若有所思地看着到手的芷菡草,取下腰间的玉佩,当日那个男人硬塞给自己的玉佩,她随意的挂在腰带上,刚才齐拍卖师却盯着这玉佩……

    “诶?你什么时候得的玉佩?怎么之前没见你带过?”秦牧注意到凤云汐手中的玉佩。

    “一个怪人塞给我的,觉得还不错就戴着了。”凤云汐随口回答。

    秦牧却走近几分,带着端详的意味看着玉佩,“麒麟玉佩……”他小声嘟囔着。

    “怎么,有问题吗?”凤云汐抬头看着秦牧,那张时刻闷sao的俊脸少了几分玩虐,多了些正色。

    “啊?哦!没有,只是有点好奇!”秦牧摇着头,麒麟玉佩…这不应该出现在这啊,尤其是师妹身上!算了!回头问问大师兄们!凤云汐闻言挑眉,没有经过思考便说,“一千一百万。”

    她的嘴角勾起满意的笑,哪怕你真的做了充足的准备又如何,这炼丹炉,我要定了!

    只见凤钦宇听到包厢的喊价,眸子里便出现了深深地愁容,恍惚间又隐藏地不见丝毫,面带微笑,没有继续加价。

    “一千一百万一次。”

    ……

    “一千一百万三次!成交!”拍卖师重重地拍下定音锤,宣告这场拍卖正式结束。

    潮水般的人群缓缓从门口涌出,而此时,炼丹炉已经被送到包厢中凤云汐的手中。

    凤云汐仔细端详着手中的炼丹炉,整个炼丹炉的四壁都画着各种各样的符咒,有加固作用的,有提高温度的…几乎所以能和炼丹扯上关系的符咒,上面都有了!

    还真是丹王的东西,这些符咒单独画在炼丹炉上还好办,可是这么多,那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姑娘可还满意?”送炼丹炉的不是别人,正是先才的齐彭岳。

    “嗯…”凤云汐将炼丹炉收入戒指,看向一旁的秦牧,眯笑着眼。

    “干…干嘛?”秦牧被盯得很是不自在。

    “付账啊!”凤云汐理所当然地说着,嘴角挂起弧度,悠哉悠哉地走出包厢,留下秦牧一人在包厢,被齐彭岳等人围住……

    “小姐,我们就这样把牧公子扔在里面,真的没事吗?”浅歌有些后怕,看牧公子的模样,好像也没带多少…

    “你放心…”凤云汐拿起路边的一支步摇,“秦牧可不是个穷光蛋。”最多花掉他的老婆本罢了。凤云汐在心里暗自补了一句。

    “可是…”听到凤云汐的话,浅歌安心不少,却也依旧有些忐忑。

    “不用担心,他到哪都能活!”凤云汐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喝了她这么多酒,也不是白喝的!

    阁楼之上,秦牧面露一抹浅笑,望着逐渐走远的凤云汐,随手抛给齐彭岳一块令牌,“去百医堂取吧。”随即从窗口消失。

    “百医堂。”墨离夜修长的手指夹起令牌,随手扔给身边的人。

    “随便找个人去取来便是。”

    说话间,墨离夜已经走出房间,挺拔的身影消失在长长的走廊中。

    而另一边,凤云汐也大包小包地买到不少珍惜草药,虽说江城是个小城,不过在这拍卖会期间,一些等级达不到拍卖要求,却也是极好的东西,都可以找到。

    良久,凤云汐连同浅音浅歌便出了城,原本破破旧旧的马车早已经变得宽敞华丽。虽然是这样的马车很招摇,但是……

    凤云汐一把掀开车帘,坐了进去,一双美眸直视前方,但是去盛京刚刚好!

    “浅音,走吧。”凤云汐点燃软榻上的熏香,以一种犹为舒适的姿态倚在马车内。

    “小姐,我们不等等牧公子吗?”

    “不必管他,咱们和他不同路。”凤云汐摆摆手,静坐在车厢内,去盛京以后,恐怕就没有现在这么悠闲了。“不管了!现在有了芷菡草,还没花一分钱,师妹,你运气真不错啊!”

    凤云汐没有搭腔,放下手里的玉佩,将芷菡草收入空间戒指,继续看着台下的拍卖。

    而此时,转身出门的齐彭岳一改刚才的笑意,一脸冷肃地朝旁边的包间走去。

    “主子。”

    一个高大伟岸的人站在齐彭岳面前,一双惊鸿若嫡仙的脸转了过来,墨离夜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却给人深深地敬畏!

    “事情办得如何?”眼里是毋庸置疑的冰冷一片。

    “属下已将芷菡草交给凤小姐。”齐彭岳头上冒着虚汗,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正主,眼前这个年纪比他儿子还要小些的男子,周身气魄实在是了得啊!

    “嗯。”墨离夜轻哼,悠悠然然地坐会软榻,不再理会齐彭岳。

    “她要什么,就给她送去。”

    这是齐彭岳战战兢兢走出包厢后记得的唯一一句话!这个姑娘和自家主子关系匪浅啊!

    没有了包厢客人的加入,拍卖不温不火地进行着,虽没有拍出天价,倒也是价位合适。

    “接下来,拍卖的是本次拍卖会的压轴之物!”拍卖师一声令下,一个方正的盒子便被捧了上来。

    厚实的木盒打开,一座小巧玲珑的小药鼎便横空出世。

    “此乃昊阳丹王的御用丹炉,众所周知,昊阳丹王是灵武大陆最具天赋的炼丹宗师,这口丹炉乃是他羽化前的终爱之物!”

    拍卖师目光扫过整个会场,“只可惜美中不足的是…”又一次落在药鼎之上,“此鼎在多年的流传之下,鼎身因为保养不当,出现了道道裂纹……”

    他的话语带着惋惜,场内也无不是叹息,一代宗师的炼丹挚爱,竟变得如此!

    “这顶药鼎起拍价五百万金币,竞价不低于十万金币!”

    “昊阳丹王的炉子?”秦牧翻身坐起,看着下面晶莹剔透的小药鼎,“嗯,是真品!”

    “只可惜坏了。”作为百里无涯的弟子,秦牧对于与医术有关的东西都有些莫名的兴趣!

    “不坏怎么能这么便宜。”凤云汐对于这个药鼎也是很有兴趣,随着炼药师等级的提升,对于炼丹炉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五百一十万!”凤云汐势在必得!

    “五百五十万!”

    凤云汐刚刚出价,便被压了下去,放眼望去,一楼座位的前排坐着一排穿着不一般的人。

    “六百万。”她不紧不慢地说着,神医谷不缺钱,她,有着浅歌这个赚钱能手,家底也不是一点点的厚!

    “六百五十万!”这一回她看清了喊价的人的模样,竟然是……凤钦宇!

    有意思…“八百万!”她直接将金额提升到另一个高度,倒想知道,这凤钦宇到底想做什么!

    “八百五十万。”凤钦宇微微皱眉,好看的眉毛拧在一起。

    “九百万!”她能确定,一定不是她那便宜凤老爹派来的,所以…哼,如果凤钦宇能继续加价,那么就显而易见了!

    只见凤钦宇明显僵了一下,一双好看的眸子望向那神秘的包厢,却说不出任何话。

    “九百万一次!”拍卖师敲响定音锤…

    “九百万两次…”

    “九百万,”

    “一千万!”凤钦宇的声音再次响起……中的酒杯,同样是刚酿好的竹叶青,怎么就总觉得比以前喝的差了点什么?

    “亏本的生意,不值得。”凤云汐一脸的云淡风轻,芷菡草确实很珍贵,但也不是稀世珍宝!

    超出它原本的价值,不值得。

    不同于包厢内的悠然,外面的竞争已经达到白热化状态!之前还有零星点点的人参与,可随着价位越来越高,都纷纷闭上了嘴…

    只余下凤云汐左右两个包厢,在进行无休止地加价!

    “二十五万!”左边包厢…

    “三十万…”

    右边立马跟上,加价已经从一万演变为五万,早已超过芷菡草原有的价值!

    右侧包厢内

    飘渺的熏香丝丝袅袅地弥漫,一个黑衣男子推门而入绕过软榻前的屏风,软榻上慵散地斜卧着一个男人,一只手抵在窗沿上,指节分明的手指轻扣在骨扇之上。

    “如何?”墨离夜似笑非笑的看着子虚,儒雅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包厢里回荡!

    “是位故人。”

    墨离夜收敛了笑容,“说起来也好久未见这位故人了…”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冰冷。

    子虚看着墨离夜,像是想要说些什么,“还有事?”墨离夜将子虚的神情尽收眼底。

    “少主,我认为这棵芷菡草…”,子虚坚定不移,“已经超出它自身的价值,让给他们也无妨。”

    作为墨离夜的贴身护卫,他自然处处为墨离夜着想。

    “别的东西让给他也就罢了,这棵草药嘛…”墨离夜目光扫向展台上的东西,眼眸中带着些不明确的笑意。

    “我非要不可!”他的眸里是十足的自信,他想做的事,他想要的东西,谁也拿不走!

    “你去…这样…”墨离夜将子虚招到自己身侧,一阵耳语之后,便继续看着窗外,随口跟着叫价。而子虚,已经再次离开这个包厢!

    主持拍卖的齐彭岳听着两人无休止的叫价,心里喜不自胜,要知道,拍卖师是有提成的!

    “五十万金币!”左侧包厢的声音紧随墨离夜之后。

    “五十万一次!”齐彭岳依照规矩喊着,只期待两个包厢的客人多喊价!这可是一笔不菲的提成啊!

    然而,另一个包厢却再也没有了叫价的声音!

    “五十万两次!”齐彭岳喊着,“还有没有人加价!”目光有意无意地看着包厢。

    “五十万金……”他拿起定音锤,虽然没有继续加价,不过目前的价格,也是高出最高价格很多了!

    就在此时,从后台走出一个穿着拍卖会制服的年轻人,他对着齐彭岳小声地嘟囔了几句,齐彭岳脸上变得五彩斑斓,他放下定音锤。

    “不好意思了各位,刚刚委托人传话说,要收回拍卖的东西,所以很抱歉,这轮拍卖临时取消!”他拍了拍手,便有人托着一个盘子走过来,简单交接后,他便拿着装有芷菡草的盒子离开!

    接下来的拍卖由别的拍卖师主持,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齐彭岳退下展台的步伐略有些匆忙……

    b1912291yc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