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穿越言情 -> 我非痴愚实乃纯良

正文 第882章 桃花扇(求月票求订阅)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国公伤在膈上,膈属肺,肺手太阴之脉……伤了膈,自然是食欲不振、呼吸不畅。https://www.25kanshu.com”

    吴中名医李士材把着王笑的脉,皱了皱眉。

    皱眉倒不是这伤他不知道怎么治。

    而是……这个国公明明身体康健,偏要把自己掳……哦,请过来,让人都不知道怎么说。

    王笑却是问道:“李先生是说我膈上破了洞,密封不住,压强不够了?”

    “鄙人不知何谓‘压强’。”

    王笑随口胡诌道:“这天地之间是有气的,而这气,是有力的……”

    李士材对这些物理小知识有着满满的好奇,手也不从王笑脉上放开,边听边思考着。因南直隶乡试极难,他屡试不第,这才转而从医,涉猎颇广。

    这时代的文人喜欢‘格物’,这两天陈惟中就告诉了王笑许多方以智在格物方面的轶事。

    比如方以智一直在写一本《物理小识》,他认同传教士的地圆说,还认为金星、水星是绕着太阳转的,并还打算用光学原理测出太阳的直径……

    王笑对此倒有些感慨。

    明明是个大有可为的科学家,偏偏要去搞政治。

    至于陈惟中说这些事的目的,无非是想为至交好友说话,挽回铜瓦厢之事后方以智在王笑心中的印象……

    此时说着话,王笑看向李士材那灼灼双眼,问道:“李先生对这些有兴趣?”

    李士材这才收回问脉的手,抚须道:“所谓‘盖知物之本末始终,而造能得之地’,只是国公说的可是真的?”

    “那这样吧,回头我们做一个实验。我把两个半球这样合在一起,让几十匹马都拉不开……马拉不开,所以可以叫‘马的力半球实验’……”

    “这何等荒谬?”李士材讶道。

    “物有其故,实考究之嘛。”王笑借用了方以智书中之语。

    王笑最近之所以看方以智的书,是打算召回对方,把压强的知识教给他,研究出抽水器、水闸、水位器等东西,好治理黄河……嗯,少让这些书生玩阴谋,多做些治理民生之事。

    “那倒也是。”李士材点头道。

    ——老夫才不要陪你做什么破实验,老夫要回苏州。

    “国公这伤再过阵子也就好了,老夫再开几副调理肠胃的药……”

    话到这里,李士材终究还是忍不住发了一句牢sao。

    “其实不须鄙人来,等闲大夫便可医治国公。”

    王笑道:“是我家里人不懂事,女人嘛,小题大做的,麻烦李先生跑一趟了。”

    他这话像是责备的话,似在向李士材赔不是,但神态间却显出些难以名状的温和笑意。

    李士材心中微愠!

    ——你们夫妻恩爱是吧?凭什么把老夫绑来?

    下一刻他又想到原来是公主殿下把召自己来给国公治伤,那便是皇恩浩荡,万不敢再心怀怨怼了。

    “能为国公治伤,是鄙人之幸。”李士材递了药方,拱手道:“那鄙人这便回苏州……”

    “李先生这话从何说起?”王笑讶道:“我们说好了到济南看马的力半球实验,何况如今山东急需大夫,正是李先生一展才华之际。我已安排好了,等这次灾情过去,请先生坐镇山东医药学堂……唔,同六品官员俸禄待遇。”

    李士材一转头,整个人懵在那里。

    你安排好了?

    “这……鄙人……苏州……”

    “李先生放心,放心。”王笑道:“你的家小我自会安排妥当。”

    李士材还想再说什么,又听王笑说了一句。

    “对了,齐王殿下马上就要登基称帝,为社稷拨乱反正了……”

    李士材眼一瞪,心中登时忽有了一个念头。

    皇恩浩荡呐!拥立之功的最后一点机会,竟是这样被自己赶上了?

    王笑挥了挥手,送走了李士材。

    眼下治理黄河要人、发展工商要人、扩建军队要人……等拿下河南,那千里荒地,耕田兴农还要人。

    今天当是开了个头,从江南抢一个人口过来……好吧,杯水车薪……

    ~~

    左明静全盘考虑了之后,先是传信回济南奏禀淳宁,请一份山东最反对固河的官员名单;又安排下属去了解各个徐淮官员情况;自己则开始翻阅河南各县地志……

    把鲁苏豫三地官员互调之事说来简单,安排起来却甚是繁琐,堪比一次小规模的京察。

    这样的重务压在左明静身上,眼下又是人手不足,她也感到吃力。

    但她是适合做这些的,心细、又有耐心,再想到自己能给王笑分担压力,也不觉得幸苦。

    这夜左明静一直在烛火下坐到夜半,却是秋田优子过来,送了些吃食。

    秋田优子说是秦小竺近日编整俘虏、训练新军本就辛苦,好不容易回了府,又要劝王笑歇、还又要劝左明静歇,岂不操心?

    末了,她又道:“刚才我过来时,国公特意说事情不急,左大人慢慢来的呐。”

    左明静这才合上手中的《颍川志县》点头应下……

    等洗漱之后,她方才有空拿出那只罗袜来,心中还觉得羞恼。

    ——他也太不像话了……

    她捏着它默默想着心事,忽然感到微有些困惑。

    往日都是用的桂花香粉,这只为何却隐隐有艾草的气味?

    摊开一看,左明静柳眉微蹙,又有些着恼起来。

    手中这只袜子这么大,分明便是王笑自己的,他最不喜虫咬,公主殿下每次都要嘱托婢子把他的衣物拿艾草熏过……

    “你若是再这般,我就真走了。”

    想着要拿这句话再警告他一次,左明静却也知道他大概会怎么回应。

    “咦,我什么都没做啊,不是你自己跑过来把我的袜子抢走的吗?”

    ——无赖。

    她有心一走了之,思虑之后又觉得他眼下心情本就不好,自己要走了难免又会分他的心。

    还是等他自己慢慢放下为好,他总归是要放下的。

    ——左明静,不要再给他期望了,一定要克制住自己啊……

    她坐在榻边想着这些,指尖一紧,忽又感觉到什么。

    那袜子里却是藏着一张纸的。

    纸上的字削减了许多笔划,但却能让人看得懂,这是他特有的写法,他向来是这样懒懒的。虽从未严令要求过别人也这样写,但如今不少官员也开始学着他写的简笔……

    他的书法又进益了许多,但平时他多爱用行书,筋笔行云流水,这次却用的小楷,一笔一划格外用心……

    “几回花下坐吹箫,银汉红墙入望遥。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缠绵思尽抽残茧,宛转心伤剥后蕉。三五年时三五月,可怜杯酒不曾消。”

    左明静捏着纸上的小诗,整个人愣在那里。

    这诗……竟是写给自己的吗?

    银汉红墙入望遥……彼此虽只有一墙之隔,却如银河一般遥遥不可及。

    为谁风露立中宵……他说在黄河边想了一夜,既想到了天下兴亡,却又想到了自己……

    三五年时三五月……那年初见,年方十五,恰适中秋节前……

    良久,左明静把手中的笺纸翻开,却见背面还写着一句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这背面却只有这一句。

    左明静明白其中意味。

    汉时,班婕妤为汉成帝之妃,被赵飞燕谗害,乐府诗以秋扇为喻,抒发被抛弃的怨情。

    那这是拟古、绝别之意了……但为何只有一句?

    他想绝别,又不忍绝别……

    一诗,道的是为谁风露立中宵,忆的是三五年时初相见。

    一残句,盼的是人生若只如初见,问的是想决绝又不忍绝别……

    左明静眼中泪水不知不觉滑落下来。

    一滴清泪落在手中的纸上,她慌忙用手去擦,擦也擦不去,心疼地哭得更加厉害,只好忙把笺纸捧在心口……

    ~~

    次日。

    “大人在内堂吗?”顾横波搁下笔,拾起桌上的公文。

    董小宛抬起头,微有些愕然,问道:“你一份名单竟已理好了?”

    “岂是像你这样慢条斯理地做?”顾横波站到董小宛身后看了看,低声笑语道:“便比方这睢宁县主簿,在国公主政徐州之后还敢收银子替乡绅昧下田亩数目,只此一条,断不可能升迁到山东,你还分析他履历做甚?”

    “睢宁县诸官吏履历,我想先做到心中有数,再逐一分辩。”

    “眼下事多人少,我等办事需提些效率,多为大人分担才是。”

    董小宛偏了偏头,她亦有自己的行事方法,不因顾横波所言困扰。

    “大人昨夜没睡好,眼睛都有些肿,你一会见她,劝她再去歇歇。”

    顾横波笑道:“知道了,论体贴人,我岂用你这丫头说?”

    董小宛恼她轻薄,低头不再理她。

    那边顾横波进了内堂,过了好一会,却是轻手轻脚地出来。

    她坐回自己的位置,提笔在纸上写下了什么,低着头想了一会,眼中异彩连连,又有些“果然如此”的神情。

    她转头看了看董小宛,轻咬贝齿,似想过去分享些什么事,最后却还是忍住了……

    突然外面有吵闹声传来,顾横波是这里最闲的一个女官,当先出了公房去看。却见来的是李香君身边一个仆婢,正哭声向守卫说着什么。

    那仆婢见到顾横波,忙哭道:“顾大家……求你救救我家姑娘吧……呜呜……”

    “怎么了?”

    “呜呜呜……姑娘被人逼得只能从黄楼上跳下来了……顾大家你快去劝劝她吧……”

    “怎么回事?你别急,路上再慢慢说……小宛,小宛……快,找辆马车来……快,去黄楼。”

    ……

    马车跑得飞快,路上顾横波和董小宛各自焦急地捏着手,听那仆婢断断续续地哭诉。

    “姑娘这些年听人恶言诽谤侯公子,本就气得病了……偏还要四处奔走……昨夜听说侯老大人来徐州,她过去求见,想要一起想办法给侯公子洗脱冤屈……没想到遭侯老大人恶言相向……呜呜……”

    “他说……说姑娘是风尘贱ji,使些下作手段勾引侯公子,妄想入侯家门……又说侯公子有今日名声都是她害的……说她误人非浅,死不足惜,要把她赶回南京,此生休想再见侯公子……”

    董小宛气极道:“他凭什么?”

    “呜呜……侯公子已要和商丘常氏订了婚事,不会再娶我家姑娘了……侯老大人说姑娘的赎身银子是侯家出的,要打要杀本就是侯家一句话之事,她要想死皮赖皮呆在徐州,先把赎身银子还了再说,不然就把……就把自己的下贱身子带回南京去……呜呜呜……姑娘被赶出来之后似乎就已萌了死志,但她只是说侯公子蒙受不白之冤,她要跟世人说清楚……”

    “她昨天典卖了所有首饰细软,包下黄楼,邀徐州士子过去。今日过去,她却是站到楼顶,说是……说是要以死证明侯公子的清白……呜呜……人越聚越多,只怕等来的人够多了,我家姑娘就要跳下来了……”

    董小宛气得浑身都在哆嗦,开口想说些什么,顾横波拉着她的手劝道:“别急,别急,等劝下香君再说……”

    她们不停掀开车帘,只恨不得马上飞到黄楼……

    ~~

    “凭什么?!”

    柳岚山大喝一声,奋力挣扎。

    “黄河之事我半点不知情,你们凭什么要我去污蔑我岳祖父?!”

    “放老实点……我告诉你,黄河就是郑元化掘的,你便是人证,今天你要么出面指证郑党,要么就去死……”

    “放你娘的屁!”

    押着柳岚山的番子一愣,“嘿”地笑了出来。

    “小子,你是越来越放肆了啊……皮又痒了是不是?”

    “要我做别的都可以,出面污蔑我岳祖父,你休想!”

    马车忽然停下来,柳岚山听着周围的议论声,抬头一看,看到楼顶上如遗世独立的李香君,他整个人渐渐愣在那里……

    “人来了?”

    “快,去告诉李香君,侯方域的清白我们会替他证明,让她先下来……”

    “再告诉她,今日国公把准备对付郑党后手都用出来了,有什么事先下来再说……快啊!不能让她这样死在徐州……”

    周围的番子语速飞快,柳岚山只是呆呆抬着头,眼中恨意渐浓。忽然有刀驾在他脖颈上,几乎压出血来……

    “老子再问你一遍,你他娘的出不出面?”

    柳岚山不应。

    “姓柳的……”

    “我去你娘的!”柳岚山忽然吼道。

    番子吓了一跳,倒没想到这个文弱的囚犯有这么暴跳如雷的时候。

    “瞎了眼的蠢女人,蠢女人……侯朝宗呢?!他人呢?我早就知道你们会有这一天……”

    “侯朝宗人呢?!让他自己出来啊。还有,我告诉你们,想让我给侯朝宗说好话?门都没有!你们杀了我啊,来啊……去你娘的,放开我!”

    “放开我……快放开我……”

    ~~

    “宋熙宁十年秋,黄河决口,水及徐州。苏东坡以身帅民,与城存亡,故水至而民不溃。徐州百姓建黄州,以颂功德……”

    “今黄河再度决口,水淹山东,世人皆言侯方域献策掘河。但侯公子实遭奸人陷害,他忠义许国,赤诚之心不逊于苏公……”

    “苏公英灵在上,黄楼为鉴。香君愿一死以证侯公子清白,临别之际,唯有侯公子一诗相赠诸位。稍当纾国计,或更仰天时。惭愧野人力,风谣未敢辞……”

    风把李香君的喊声吹到四周,她纤小的身躯也在风中轻轻摇晃着。

    她手里握着的依旧是侯方域送给她的小扇。

    时人赠她雅号‘香扇坠’,因她从不愿轻易放下这只扇子……

    小小的脚尖一抬,李香君一跃而下……

    顾横波与董小宛的马车奔到黄楼,她们掀帘看去,脸色吓的惨白。

    “香君……”

    空中一袭衣袂飘飞,似仙娥落凡……

    ~~

    “恭喜公子金榜题名,又娶相府千金,双喜临门。”

    “今日来还是那句话,我已可以赎买你,只须你答应。”

    “谢公子厚爱,但君香早已心许良人。”

    “呵,也罢……相识一场,今日一别,可否再为我歌一曲?”

    “香君已不再歌,便以茶代酒,祝公子前程似锦……”

    没有前程似锦了啊……

    那天从媚香楼出来,心里还能安慰自己已得到了侯方域可望而不可得的功名前途。

    当时还是新登科的锦绣公子,一转眼却成了阶下囚。

    再回过头,原来侯方域才是得到了自己可望而不可得的一切……

    柳岚山心想着这些,拖着脚链艰苦地又走了一步。

    他抬头看向黄楼上跃下的那个身影,喃喃道:“你总算是向我来了……”

    一声响。

    小扇上落在一边,溅落了点点血花……

    ~~

    “溅血点作桃花扇,比着枝头分外鲜?”

    王笑低声自语了一句,摇了摇头。

    他知道自己已改变了许多事,但个人的命运最后还是由个人自己作主。

    是后还是血梁桃花扇,未必是李香君命里有此一劫,许是性格中有那一份倔强在吧。

    至于是义还是痴?这种事只有当事人自己最明白。

    倒是又想到这南朝江山尽是由姻脂血泪妆点,男人整天缩在后面,只看女人来撑义气。

    “救不活了?”

    “是,他后脑迸裂,当即就死了。”

    王笑闻言,皱了皱眉。

    之前本有打算把柳岚山打磨一阵子之后再用,黄河决口之后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如今人却是死了。

    “李香君呢?”

    “额头破了个口,幸而李先生赶到,保了她的命……”

    王笑点点头,又问道:“方以智、侯方域他们到了吗?”

    “算时间今日该到徐州了。”

    “让陈惟中来见我……等等,先让顾横波进来。”

    “是。”

    待顾横波哭哭啼啼地进来,王笑道:“等李香君醒了,你告诉她,侯方域是替我做事,我自会给他兜着,不需她生事。”

    “国公……呜呜……”顾横波只觉好替李香君委屈,却又不敢辩解。

    却听王笑又道:“哭什么哭?你是女官,拿出样子来。我问你,侯恂对李香君说了什么?”

    顾横波心中那点委屈于是因此烟散云散。

    她本来物伤其类,心有慽慽,担心自己也不过是风尘女子出身,一朝出了变故也是被人任打任杀。

    此时才想起来……对哦,自己也是大小也是个官,倚仗的是国公和公主殿下,怕什么?

    “国公……香君不是想给国公生事端,实是被侯老大人相逼……”

    顾横波任眼中泪水流淌,心中却在想,国公先见自己而不是侯恂,已说明了很多东西……老东西还妄想在山东起复?宁得罪小人不得罪女人的道理都不懂。

    ——国公还没和自己好呢,只需伸出一根手指给自己撑腰,自己就能把一个老尚书踩下去……

    “侯老大人说……徐州王化之地,岂是香君这等贱ji能呆的,要把她赶回南京……”

    “别给我添油加醋,一句一字,想好了哪些话是侯恂真说过的再开口。”

    顾横波心里一慌,却又不愿轻易放过侯恂,脑中忽然灵光一闪,哭道:“下官知错……下官因香君惨状,对侯老大人有些怨言……呜呜……就连左大人刚才去看了香君的样子也都哭了呢,眼睛都哭肿了……”

    zn03251zxs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