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赏金猎手

第三百零九章 决赛(十)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苦修明白了,正规比赛只有海盗,六支特种小组与骇客四组的决斗。https://www.25kanshu.com以策划者本杰明的预计,只有没有取得服务器权限的一组人会被淘汰。取得服务器权限的骇客小组可以依靠监控等技术手段生存,甚至反击。规则中骇客小组互相攻击不会获得积分,本杰明设置的骷髅金币意义也在此,他在诱惑骇客组们出击,又要让骇客组承担风险。

    这是本杰明喜欢的游戏。

    无声更喜欢自己掌握命运,自己控制命运,于是无声喧宾夺主的预先雇佣了雷霆组。雷霆组的目标就是到达龙虾号,找到无声,听从无声调派。雷霆组登船之后直接前往豪华房,并不是阿娜特解释的战术要求,而是去和无声会面。

    无声利用雷霆组不仅获得压倒性的优势,甚至力压了组委会,成为这场比赛的控制者。雇佣雷霆组是否违反了比赛规则?没有这条规定,甚至连本杰明也没想到无声会雇雷霆组突袭龙虾号。

    既然规则没有限制,本杰明即使不满,现在叫停比赛会违反公平竞赛原则,会被三骇客聘请的监督组找麻烦。

    监督组他们听从自己老板的命令,老板的命令是:不要听老板的命令,不要理会老板的利益,公平公正的监督本杰明主办这场决赛。

    苦修不同意:“不,你错了。比赛规则规定只能四人参加决赛。”

    无声女回答:“是四人参加。”

    苦修摇头:“你在玩文字游戏。”

    无声男:“雷霆,你说明一下。”

    距离龙虾号不远,还有一艘船,是本打雇佣的组委会的船。但在三骇客和本杰明介入之后,本打就不再过问比赛的事。本杰明雇佣海盗和特种小队登组委会的船,等待比赛开始后,再通过快艇前往龙虾号。

    否则海盗和特种小组怎么可能顺利按照计划登上龙虾号。

    在组委会船上还有一股力量,是组委会聘请的雷霆雇佣军,用于维护龙虾号秩序的战反组。佣军有多种收费模式,战争时候一天的收入可以比非战争期间高几十倍,乃至百倍。

    因为本打的撤离,作为保安力量的雷霆队就这么被撂在船上。本打照常给予日工资,不多,但也算是一份收入。按照安排,在比赛结束后,船只返航再送雷霆队回陆地。

    决赛正式开始后,无声联系上了雷霆,雇佣了雷霆。

    这时候一个问题解决了,另外一个问题又来了。,他怎么联系雷霆组呢?

    无声男向苦修介绍自己如何通过豪华房电脑和电子设备,自制了一部卫星电话。因此雷霆的出现确实是无声在比赛内的努力。

    但又出现另外一个问题,雇佣雷霆的花费是无声比赛外的收入。对此无声的解释是,自己还没付钱。对于无声的狡辩,苦修呲之以鼻,把无声给惹火了。

    无声男大声道:“老子要怎么玩就怎么玩,轮不到别人来说三道四。”

    苦修:“你完了,本杰明不会接受你的解释。”

    无声女:“本杰明不需要我的解释,因为对于本杰明来说,这种比赛无伤大雅。就如同一个守时的人和客户谈生意,客户因为己方客观原因迟到了几分钟,守时的人难道就放弃这单生意吗?”

    无声男:“苦修,你知道了你想知道的。帐号交出来。迟早是我的。”

    苦修:“在洲赛之时,你已经打定主意把我和清风除掉了,对吗?”

    无声女:“为什么这么说?”

    苦修:“你想做网暗的霸主,阻挡你的是对计算机和网络的未来有独特理解的清风,还有就是我。帝国的梦想。”

    “不。”无声男道:“有一点你错了,我和清风是可以合作的。你不行,我不会相信情报机构的人。清风是一位商人,和他没有不能谈的。”

    苦修问:“所以你要和我赌命。”

    无声男:“本杰明说过,与其苟活,不如点燃生命之火……”

    “哈哈。”

    “笑什么?”

    苦修:“你在学本杰明……你学不来的。本杰明的豪杰和枭雄之气是你学不来的。也许你可能比本杰明还聪明。但你只是一个投机分子,你永远只配当一个工具人。”

    无声男恼羞成怒,走过去给了苦修一个耳光后,逼视苦修。

    苦修吐口水,呵呵笑道:“这就是本杰明不会干的事。他即使对我有任何不满,他也不会羞辱别人。连基本的情绪管理都做不好,你还想当霸主?”

    无声男阴沉着脸走回来,对雷霆做了个割喉的动作,离开了这个房间。

    ……

    探照灯战术还在继续,黑暗区中五个?六个?或者更多小组窝在自己的位置上,小心翼翼的建立阵地。骇客后悔参加比赛,特种小组何尝不后悔呢?

    战法组的太阳神自称自己是特种小组成员,只剩下两个人,他们蜗居一处,用热感成像扫描定位。而后再转场到另外一个区域,搜寻存活人员。

    到了凌晨两点,战反组已经确定了五支小组的位置。真正的战斗即将开始。在此期间无声组的打手在五到七层游荡,收集骷髅金币,毕竟游戏最后胜负是计算积分。

    ……

    即使是苦修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何况是琢磨怎么扭转战局的袁忘。

    战反组对讲机传来进攻的命令,两组人左右包围了自嗨ktv。自嗨ktv也叫个人歌舞厅,一个大冰箱大小的空间,进入之后扫码或者转账支付金钱,可以点歌,可以跳舞,还赠送大头贴。这个厅有八个‘大冰箱’,但厅的面积不大。

    最要命的是,这个厅刚被探照灯扫描了二十秒,正常情况下里面的人都会拿掉微光夜视仪。

    袁忘通过对讲机信息知道进攻区域的位置距离自己不远,在三楼半的位置。左思右想之后,袁忘抽出荧光棒,拗折之后,用力将荧光棒朝三楼半位置扔去。

    荧光棒带着弧线落地,附近值夜者都看见了这道光。荧光棒落地,照亮了四名全副武装,贴墙游动的战反组。

    时间停滞数秒,侧面传来枪声,有其他组值夜人员攻击战反组。枪声很快响成一片。荧光棒范围很广,暂时难以逃离。被照亮的战反组就地趴下,抓到荧光棒将其扔到楼下。但第二条荧光棒又被扔了出来。

    这次袁忘失算,扔第二根荧光棒的他被锁定了位置,战反组三名枪手开始扫射袁忘所在的烤肉店。但袁忘能选烤肉店自然有其优势。扫射刚刚开始,袁忘就开后门跑了。袁忘的第三个藏身点是一家纪念品店,纪念品店虽然没有冰箱这样的隔热设备,但是有玻璃门,可以对抗红外热成像。纪念品店最牛的是有个阁楼小仓库。由上而下把店铺打烂,也伤不到躲藏在阁楼仓库的袁忘。

    袁忘刚逃出烤肉店后门,榴弹飞入店内,炸爆和火光冲破后门,袁忘夺路而逃。真男人背对爆炸,从不回头。逃命的核心是逃,是能不能有命的关键所在。

    袁忘顺利逃走,他冒险扔的第二根荧光棒收到了效果。四名战反组成员将荧光棒扔下楼后站起来准备撤离,第二根就到了。这次周边小组有准备,三个点一起开火,三名战反组成员被打倒,生死未卜。

    这次袭击一死两重伤,对于战反组来说是致命的。20名战斗人员现在只剩余15人。此时黑暗区灯光全部亮起。

    对于这点袁忘是疑惑的,能修复配电室的只有战反组,其他小组做不到这点。袁忘知道战反组有夜战装备,他们的战略目的就是将大家赶入黑暗区。并且在探照灯的战术之下,已经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战果。

    那战反组为什么要点亮灯光呢?

    袁忘低声用对讲机道:“歹徒一定能看到监控。”这是唯一的解释。或者歹徒们集体怕黑?

    阿娜特担忧:“歹徒正面控场,通过监控寻找目标。在目前区域被包围的情况下,谁都不敢撤离,一撤离就会被发现,会被首先攻击。”

    阿娜特刚说完,就有一组四人撤离,他们一动,战反组就动。三面包夹之下,这组人在损失一名人手之后,无奈的撤回到临时阵地,被动的等待战反组榴弹的袭击。

    袁忘期间听清楚了歹徒们调度的无线电内容,道:“一个叫雷霆的人是战反组的老大,雷霆能看见监控。不过我觉得人数不对。”

    袁忘道:“登船20人,最少五人失去战斗力。对讲机信息中可以听出他们分组和人数情况。两名狙击手,两名枪榴弹。突击组和机动组各四人,三人负责三个出口。这就十五人,雷霆看监控,那就是十六个人。”恢复供电之后,雷霆重新调整了小组,将配电房小组补充到突击组和机动组中。

    阿娜特问:“有特种小组投靠了他们?”

    “不知道。。”

    阿娜特问:“还有几个小组?”

    袁忘:“最少三个,但都折损了人手。早上广播喊话之后,怎么没有特种小组投靠骇客的呢?当时无声开出的价格要比清风更高……”

    阿娜特:“我认为奇怪的是无声。没有监控权队伍被迫进入黑暗区,我能理解。无声拥有监控权,这点我们已经确定。络查看监控。”

    袁忘问:“你认为无声组已经全灭?”

    阿娜特:“不知道、不过我认为苦修组凶多吉少。第二阶段比赛开始后,苦修组没有任何消息。”

    叶夜接线:“说到这点。比赛区有很多监控,几乎可以说全覆盖。唯独是六楼部分区域和七楼区域监控被关停。”

    袁忘问:“物理关停?”

    叶夜:“不是,是控制关停。我认为骇客取得了主机房的部分权限。诸如我目前只有浏览观看录像监控的权限,而没有关停监控的权限。要得到这个权限,我需要入侵主机房获取更高级的管理权限。”

    叶夜:“以我的技术入侵主机房很快会被发现。主机房一个办法是通过防火墙把我隔离,禁止我继续入侵。一个办法是直接断开我控制服务器和主机的连线。还有一个最绝的,直接拔掉我服务器连接口。”

    袁忘:“无线连接不能拔除吧?”

    她知道袁忘水平,于是以无线路由器为例子进行说明。线上。线和服务器本身是不会发射无线信号的。的电脑,骇客怎么入侵都不可能连接上电脑。除非你在电脑上插入一个信号发射器,骇客找到发射器信号,连接发射器,从而进入电脑。

    主机有很多办法可以应对骇客入侵,最后一招的物理拔除自然是最有效的。叶夜因此推测:“入侵主机的骇客水平,比控制主机的骇客水平要高出十万八千里。”是骇客和小白之间的差距。小白虽然有计算机物理控制权,但是他不知道自己的计算机已经被骇客入侵,自然就不会通过物理拔除手段来中止入侵。

    叶夜道:“无声,苦修和清风似乎都有这个技术。我没有。”悄悄抹泪。

    袁忘听明白了,道:“既然这样,我们就让他们没有这样的技术。”

    叶夜:“啊?”

    袁忘道:“两个小偷,我这个小偷技术很差。另外一个小偷技术很好,每次先把东西偷走。怎么办呢?一时半会我超越不了他的技术,于是我就把他举报了,大不了一起坐牢。说不准他坐牢,我不用呢?”

    叶夜不太肯定:“你意思是我向主机管理者反馈信息,称部分监控被关停?”

    袁忘道:“按照比赛规则,不能破坏监控,但没说不能技术关停监控。你举报要有点艺术:称部分监控被破坏。被破坏肯定要查看情况,自然发现被人入侵,于是他们必须履行自己的职责,把入侵者赶出去。”

    袁忘道:“他们不知道被入侵,那是规则范畴,没办法。他们知道被入侵,必须排除入侵者,这是他们职责。你举报有人入侵,是你的权力。”

    简单而言就一句:提醒主机管理者:你们被入侵了,请你们驱逐入侵者。

    叶夜偷笑:“虽然很坏,但是我喜欢。”

    zn03251zxs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