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穿越言情 -> 裳灯梳零落

第十章 新词欢不见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荡春如线。”

    “停半晌,整花钿。没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云偏。步香闺怎便把全身现!”

    戏台下,只他一人。

    戏台上,粉墨登场的戏子无数,只唱给他一个人听。

    咿咿呀呀,锣鼓喧天。

    莺歌婉转,如金笼中的朱雀讨人欢喜。

    我被他抱在怀里,他有意无意地摸着我身上花白的毛。

    我舒服极了。往他身上蹭了蹭。

    我的腿被狗崽子咬伤不得动弹,幸得他细心照料。

    等我好了定要好好报答他。

    他只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孩子。

    这个年纪的孩子想得也不多要的也不多,最能好交谈了。

    若是他想要全街的糖葫芦,我定会满足他,叫他吃个痛快。

    舔了舔他的手,骨节分明,手指细腻柔软。

    几个侍者出现在旁边,接着又是约莫五六个胡子皱纹满脸的老者走了过来。

    这下热闹了,多了人听戏了。

    “阿叔,他可是你亲儿子,你的作为不仅族内会有异议,让我也害怕了……”

    他慵懒随意地捏起杯子,不知他在品茶还是在品戏。

    我在想哪个老者是他阿叔,不过他也忒没礼数,竟叫他叔叔干站着。

    除了戏声微柔,死寂之后,他叔叔说道:“如若不是这逆子勾结妖类,视我族族规如无物,我怎会此般。”

    “我也勾结了那些妖,而且用他们做了很多事。”这孩子看着那叔叔,接着说,“阿叔,我也犯了忌。”

    那几个老者面色暗沉,个个都若有所思的模样,他们对这个孩子十分忌惮。

    这孩子忒惨,不得老人家们的喜欢。

    他叔叔回他:“您做得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珺氏一族。没有公子便没有珺氏如今的一切。”

    “公子无论何所求,都有我们在后面支持着。绝无二心。”

    咦?这话讲的倒像他们多疼爱这孩子一般,让我疑惑难解。

    孩子轻蔑一笑。

    我只耐心听了他们几句话,大概是说他们族内出了内鬼。

    思绪横飞,我的心神都被孩子桌上盛来的糕点勾走。

    看着孩子一口一口吃的很香,我也想尝尝这滋味,奈何彼时我无法开口向他讨要。

    孩子也忒自私,我这馋得流口水的模样他也当作是没看见。

    又有一日,他抱着我。

    细雨纷纷,侍从给他打着伞。

    他走哪都喜欢抱着我,这些日子没有看到过他的朋友,或许他从来都是一个人。

    只有我陪着他。

    这孩子忒可怜。

    他走进一块阴森森的地方,轰隆一声链索被打开。

    待我看清里面的光景,原来这里是传说中可怕的牢房。

    牢中之人,皆是行尸走肉、魂魄不守的样子。我闭紧双眼,他们那些模样实在叫我害怕。

    不知过了多久。听到他对着谁说话。

    “小郁,你活不了了。”

    这孩子说了句废话,此牢笼中人哪有谁活得了。

    我这才鼓起勇气,睁开眼面对这黑暗的光景。

    那被锁链锁着的竟是一个女孩子,此时她浑身血淋淋的,眉头紧皱。我想想都替她疼。

    小郁转醒,她看清眼前之人后,眼中的迷蒙尽数消失,转而满目的狠戾和痛恶。

    “珺潋!是你算计我!要害我!这都是你算计好的!你想我和他死!”她喊道。

    可是她越挣扎,她身上的锁链便勒得越紧,而且在汲取她身上的气息。此时妖气散出,皆被锁链吞噬殆尽。

    原来她是只妖。

    “你本就是我的细作,我怎么会想你死呢?是你自己,背叛了我。”

    这个孩子是个有故事的孩子,他面上一丝感情都没有,冷冷看着眼前。

    “你,机关算尽,无恶不作。我当初真不该跟了你。”女妖看起来痛苦不堪,但是不狠起来绝不罢休,恨都写在脸上。

    “后悔了?”孩子走近她,在他怀里的我越来越被血腥味熏得慌。

    他蹲下来看着那半死不活的女妖。笑颜展开,眸子中却添了些狠戾。

    “你仔细想想,究竟是谁害了他。我吗?”他笑得像朵浸泡了鲜血的花,叫我害怕起来,胆战心惊。

    “我知他是唯一可以威胁到我的人。所以我将你送到他身边,成为我的眼线,处处牵制着他。”

    “他是我族兄,我的目的也就是想让他,变成一个废人。这你也是知道。”

    “哪知,哪知……”他竟笑出声来,大肆嘲笑和鄙视着眼前的女子。

    “哪知你竟同他生了感情?!”

    “这才叫我有了可趁之机……”他摸摸我身上的毛,可是我已经不想让他摸了。原来他是个坏人。

    果然人不可貌相,他心之险恶绝非我能想象。

    “我废他功力,断他双腿,终于让他成了废人。哪知你忘了自己细作的身份,叛了我不说,竟想倒戈。多次陷我于不义。”

    “变成了废人,就好好当一个废人。你依然和他牵扯不断。”

    “你口口声声说恨我要杀我。”

    “我将他变成废人,因为我恨他。你们说爱他敬重他,最后呢,害他的是你,杀了他的是他父亲。”

    “他太可怜了。”

    这番驳论让我叫绝,不知他们口中的他是个什么人物。现可知,“他”已经是个死人了,而且是被自己的父亲杀死的。

    我唏嘘不已。

    女妖似是被处以了最惨烈的惩罚,疼得让她流出了泪水。

    应该是一根针。此中锋芒藏于无形,在她伤神之时,十分狠准进入她的命脉,最终巧妙脱身。

    留她泪腺失控,伤泣如死灰。

    “猫儿,你知道什么东西最伤人吗?”

    “若以后有人背叛了你,你就这样伤他。”

    回去的时候,他对着我说这样奇奇怪怪的话。我自是不想有人会伤害我背叛我,也不愿陷进如此般惨烈痛苦的感情中。

    我还留在他身边,是为了报恩。把恩报了,我便会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离开他。

    因为这个孩子太坏了,我跟他待着的时间不算长,却已见不少人死于他面前。

    我跟他不一样,是个知恩必报、行善积德之辈。是以,我一直在找机会,把他的恩报了,以求以后和他再无瓜葛。

    日子一天天度着。

    这孩子除了坏点,其他方面还算是个正常人。

    没有朋友,日日跟我处在一块。要不是我是只母猫,他恨不得抱着我一块睡。

    慢着,或许他不知道我是只母猫。

    我细思极恐。

    他喜欢泡茶品茶,我舔几口他泡出来的茶水,苦涩不堪,叫我差点把舌头吐出来。

    他却对我说,茶虽涩,但回味无穷。

    我信他个鬼。

    他还喜欢抚琴。我睡时,他奏一曲给我安眠。我乐时,他奏一曲给我助兴。

    他说,像你这样有灵性的猫,很少见。

    后来在亭中抚琴之时,有暗影出现。不用想,都是来杀他的。想杀他的人不计其数,做人做到这份上,我佩服他。

    我知晓他武功高强。平时漠然不语,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

    要是把他惹到了,要你三更死绝不留到五更。

    想到这,我猫毛直立,一身冷汗。果不其然,三三两两皆倒在他面前。

    他翻着这地上的死尸,也不嫌腥臭。翻找了一会,他仿若看到了什么,目光一沉,转而狠叹道:“我的好叔父!”

    突然,那躺在地上的暗影竟还没死绝,转身拔起一把刀,向他重重砍去。

    刀起刀落,他那双眼睛鲜血淋淋。

    趴在傍边的我不禁大惊失色,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失误。

    哪知这孩子已经疼得瘫在地上,却依然有力气爬起来将那暗影毙命。

    他的手上沾满了死去的暗影的鲜血,眼眶处已是血肉模糊。他以后怕不是要做一个瞎子。

    我怕得发抖,什么时候才能逃开他,实在过不惯这种刀尖上舔血的生活。他向我走来。

    他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血从眼眶流出,划过脸颊,蜿蜒出一种诡异可怖的痕迹。

    滴落到地上。

    他的方向感很不错,竟还没倒下来。

    伸手将要碰到我,他却迟疑了,许是怕那血污染了我那一身白白的毛发。

    他说:“猫儿,你走吧……”

    我绝非无义之辈,他遭此劫难我绝对不可能背弃他而去。我得照顾他,来报恩。

    他的侍从跟他说:“公子,你恐怕再也看不见了。”

    这孩子心境十分平和淡然。手摸着那覆着白绫之处。

    “无碍。不过是一双眼睛。”他淡淡道。

    不知为何,心中泛起一阵阵心疼。

    晚上他安稳入睡之后,我便来大显身手治一治他的眼睛。

    我虽不济,但是个实打实的妖精。妖力的治愈力是不容小觑的强。

    我将我那肥实的猫爪子轻覆在他眼上。缓缓度入妖力。

    结束后,我十分满意,不出三日他的双眼必会康复如初。

    第二日他的双眼果然能看清一点了。

    他看着窗台外面若隐若现的斑驳树影,有些惊喜和讶然。

    后来他经常抱着我坐在门外的走廊上,细听细雨滑落的声音。

    “两年前,我从屠夫手中救下小郁。她感激万分,发誓要报答我。”

    “她心甘情愿的成了我手下的一枚棋子。”

    “其实,我手下像她这样的妖不计其数。”

    “他们却叛了我。最初视死如归的忠诚,原来是可以变的。”

    他又在和我嘀咕,不过除了我这只猫儿,是没有人听他谈心说事的。

    “公子,家主明日便要回来了。”他的侍从来报。

    “恩。”

    他摸着我肚皮上最为柔软光滑的毛,叫我舒服欢喜得喵出声。

    他笑了笑。继而冷冷道:“师父说我必有大劫,躲不过双眼必盲。然只需养一只猫妖,便可逢凶化吉。”

    “果然如此。”

    顿时我心一惊,继而凉了一大截。

    脑子茫茫然,原来他待我亦是有所企图。果真人心难测。

    他终于放开我,我继而逃离他,再也不想见到他。

    只听到身后他们说的几句话。

    “公子,你的猫跑了。”

    “畜牲都是没感情的……”

    我从梦中醒来,原来梦到了几年前的事,这段回忆真叫我感叹。

    瘫在床上懒懒散散,忽然想起来。我邀落竹那厮去赏花来着。

    zw81200303u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