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穿越言情 -> 裳灯梳零落

第四十二章 眉目非初 且哀且殇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还好在没有被扒皮放下油锅之时,我四哥一出英雄救美,终于让我逃离了珺潋的魔爪。

    只是珺潋此人有仇必报,经此已厌恶我入骨,若是再被他逮到了,我怕是必入他口腹。

    独身听窗外雨朦胧,妆台前浅画素眉,只是未安然执起笔,牵扯动的伤口仍隐隐作痛。是以,以妆面遮上丑陋鞭痕难上加难……

    我想起珺潋说,我辜负了他。又想起,席瑜说,我也辜负了他。我果真是个差劲的妖。

    若此名传扬出去,必会惹得史官洋洋洒洒写下背恩负意四字,来评定我的一生。

    四哥安顿我在隐仙观中,没有一日不在心疼受了不少伤的我。

    在他怀中便觉世间太平,他叹气叹得我心七上八下,对我叮嘱道:“什么都不要想,好好睡着。”

    安神香入鼻,就像懒懒醒来的幽昙,唤起泯没了躁郁的心绪。

    眼皮子似是比磐石还重。我抹了抹鼻,这幽昙之香叫我如足陷绵花,我深知太过舒服和沉沦是不好的前兆。

    不过我还是入了这不好的前兆里。

    待我睁眼掐了自己,暗道罪过。此时却见自己处于陌生的床榻之上。

    莫不是四哥没跟我打招呼便把我安顿在此?

    伸手挑开眼前之床帘,晨光四射,虽不是太过刺眼,却惹得我双眼迷离。

    我轻咳一声,不远处几个侍女惊了惊,见我醒来便跪身拜了拜。“殿下福安!”

    无辜受人跪拜恐要折寿,我茫茫然不知所以之际,侍女们恭恭敬敬服侍我起床,我有手却用不到。

    受宠若惊。

    “殿下,可要唤后妃来服侍您?”

    我握着茶杯的手抖了一抖,故作矜持镇定抿了那么一口后。我晓得了,我八成是在做梦。

    做梦把自己梦成皇帝,我实在太过厚脸皮,不过这梦舒坦得很,若以后多做这样的梦,我免不了一日中有半日美美卧在榻上。

    这一激动,一股气上来,我安耐不住呛得死去活来。侍女们给我端汤送药麻利得紧,一系列过程了如指掌一般。

    这时梦中我心情愈加郁结,皱眉愁目,拖着宽大华锦之袍,环顾这四方龙盏凤烛。

    我不知自己心中愁闷从何而来,郁郁无源头,门廊中的铜柱摸起来冰凉透骨。

    “世间繁华百态,更有胜名之景,我却独困于此。可笑!”

    摇头笑了笑。身边侍女们见此也无甚惊怪,怕是听惯了我这般哀怨。

    “殿下,可是不想要自己的身子了?”身后突兀现一声。此声熟悉,我心撩动。

    果真是席瑜那厮,不过他这一身穿得正经**,面上是一派少年青涩模样,周身气质却严肃凛然。此番样子不是我印象中的。

    他劝我回去躺在榻上,规规矩矩得喝药修养。我心想席瑜莫不是我梦中的妃子,哎呀呀,实在叫我心花怒放,真怕自己笑醒了。

    席瑜执起我细手,十分细心把了个脉。随后他舒坦呼气。不过他没舒坦多久,又将我疑望。

    心忽一皱紧,暗想不妙,这一望在梦中我眼中似是平常事。

    如同我日日做怪闯祸,父亲给我擦完屁股跑来责怪我时的神情。恨我不争气却又无奈。我对此熟悉亲切。

    “昨日,殿下为何做那种事?同八岁大的小殿下争一盘醋鱼?”

    倒像是我会干出来的事,无甚惊怪。

    梦中我挠头一番,欲想法子躲过他的责怪。

    “瑜卿糊涂了,本宫要什么没有,觊觎小儿嘴中之食?”我二郎腿一翘,对此挑眉表示不屑。

    “传出去我脸面还要不要了?”

    只是梦中我记忆中,这等同小儿抢食,翻墙爬树,敲锣打鼓之事自己做得不少。

    我捶胸哀叹,做个梦,自己也是这般不争气。命运啊命运。

    果然席瑜不置可否,凑过来对我一阵端详。眼中之他两弯眉浓深,脸廓精致有型,目如翠玉。我脸皮子一阵红。

    “殿下气色好多了。过不了多久,待臣探得殿下遗失之魄,殿下便不会再受病痛了。”

    “到那时,殿下想去哪里便去哪里。”

    虽不知其中深意,梦中我却十分感动,恨不得涕泗横流吟歌而赞。

    “瑜卿,长大了,孝顺了。”我欲伸手慈爱抚摸他的脑袋,又想想这不符合我的身份,便作罢。

    席瑜:......

    我还想说些什么呢,或者趁机摸一番席瑜水嫩的双手。不过一阵晕乎,我这美梦倒醒了。

    睡眼四望,已是昏黄日落光景,那几簇水仙伸着的又长又细的脖子浑绿暗如蓝。

    脸皮被残剩的这一星霞光照得十分舒服,猛然间见天地幽黄,已是一色。

    我卧在床榻,起初依四哥之意被裹成了一只大白粽子,他道药水涂得多纱布缠得好,伤就好的快。

    我想着此般我应该过了一日就能活蹦乱跳了。

    不过差强人意,我的猫脸勉强好了些,“还好脸在,还好脸在。”我对镜傲叹,细捏脸上柔软光滑之皮肉。

    四哥摇摇头,放下熬好的汤药,问我:“脑子呢?脑子还在吗?”

    我欲开口说解,他抢先了我一步,轻拍了一下我的猫脸,道:“哦,我记起来了,你哪有过脑子。”

    此时我有伤在身,处于弱势,若是愤然讨理也落实不到好处。

    按时乖巧地吞咽下一碗苦药,欲要扯泪撒娇一番,见四哥抚着自己胳膊上因救我留下的伤疤,又擦拭着光亮锋利的剑刃。

    我垂下猫头,细嚼指头,安静不语。

    彼时师父入了我房中,他二人窃窃私语,莫不是在商讨我已无救命要归天,哪家的棺柩比较好,在我牌位上要提上个什么字。

    诸如此类。

    我没想多少,师父过来挽着我手,温声细语道:“玄璃,那珺潋可对你做过什么。”

    “比如说探查和吸食你的魂灵?”

    原来不是给我买棺柩之事。

    我摇摇头,不知其何意。四哥对此,激愤不已,直听他出口先骂了珺潋两三声,再予我怜悯:“可怜我裳妹,被那杀千刀的,蹂躏至此......”

    我脸上羞愧,对他说:“其实是我,我对不住他。这都是予我的报应。”

    我开口解释了一番,师父眸中悲然如饱泪之乌云,她说与珺潋敌对上了,以后可有苦果子吃了。

    从他二人口中得知,珺家果真受了不少波动。

    朝廷大发雷霆欲要珺潋之性命,各方忌惮或垂涎他势力者暗潮涌动,他树敌颇多,故有无穷之力再背后推波助澜。

    他如履薄冰,一番挣扎堪堪保住了性命。不过势力大伤,失去了不少信者附庸。

    不过最为严重的是珺家内部之争,不服珺潋管束的宗室子弟借此大做文章,欲取而代之。

    想来珺潋此番忙昏了头。

    一切源头皆是我。我亏欠此人的,一只猫爪都数不过来了。

    最近这些戏本子兴起了写我与珺潋之事,版本各种各样,情节曲折离奇,感情纠结悲壮。

    戏子们脸上浓抹,哀怨声调同喉头苦涩的夜莺无二,念着戏本上的词,声情并茂上演了一场负心女痴心郎的故事......

    师父说等我伤愈全,便亲自给我补上课,我点头感激,她祈盼着我学好本事,不至于以后又受皮肉之苦。

    而后我能拆了纱布,正常走动。我性子不耐静,叫我待一室一日不动简直要我老命,躺着养伤的日子过得如苦难。

    早修结束后,我打算回去背一背抄下来的心经。

    同我结伴的道姑于此时分了路,露水披肩,晨日不大光明,天地被薄雾占了去。

    雾露朦胧,我想着待会要执着灯再出来。

    未等我入房,便见我房外立着一身影修长的男子。男子闻身转来,我心头一惊,这不是如假包换的席瑜!

    见他我便如脱笼的鸟儿,心上毫无征兆怦然。待我扑在他怀中,不消一瞬。

    他反应迟钝,摸了摸我的后脑勺,此后无甚动作。

    “席瑜,你竟康复如初了。”

    眼前的他竟无半点伤痕,可感受出他此身魂灵已安然无恙。我心安至极,又保不得有些疑思。

    “既然你无法给我保命的瓷骨灯,我自然要另辟蹊径。”他启唇,神色自若,不过不见他眸中的光彩,如初时见到我眸中焕彩。

    “席瑜......”

    我忆起他曾责怪我辜负了他,心中一紧。又见他此番冷漠样子,莫不是真的对我失望透顶、心灰意冷,此来要与我决绝。

    他脱开我,对视上后,与我诉说。

    “你可知,你其实只是只残魄。”

    “因得来机缘,自成一命格。”

    我皱眉疑惑,他见此轻蔑一笑,我愚钝不假,不过他说我是残魄什么的实在费解。

    难道这是新出的骂人的词?

    他不再多加对此解释,忽而他嘴角勾起一抹笑,笑得怪异。

    “其实你对我的情,也只是蛊虫作怪。”

    席瑜望着我的眼神含着轻视,想来他从未见过同我一样愚傻的妖精。

    “蛊......蛊虫?”

    听此二字,心中如擂鼓一般震动。非此前蛀虫之痛,这颗凉薄之心脏如同要离了我蹦出来。

    我捂着胸口蹲在地上,吃力抬头望向他。

    他要做什么,抑制不住的惊讶和恐惧。席瑜出手置于我身上,我周身魂息皆被一点点灌入他手中。

    逃脱不得。

    我心一阵凄悲,原来他也同珺潋一样,如今想要吃了我。

    b1912291yc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