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小宝寻亲记

166、肖督主被黑得最惨的一次(1更)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劝人圆房?劝人生娃?

    姜妙自认为还没有这么大本事,“我跟她虽是姑嫂一场,可毕竟我没住在府上,同她又不亲,怎么劝?”

    “你多走动走动不就亲了?”姜明山拧着眉,对这个大女儿一张口就跟他对着干的做法十分不满。http://www.pv61.com/

    姜妙坐着没动,忽然问他,“爹,假如有一日,莺娘子到处跟人散播谣言,说我儿子是奸生子,姜家名声因此一落千丈,您会不会为了我而站出来跟所有人解释,说我是无辜的,小宝也是无辜的,有罪的,是莺娘子?”

    姜明山闻言,脸色狠狠一变,“你,你胡说什么,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发生,莺娘她……”

    “她躲起来故意不让我们找到,为的,就是寻个机会弄死我。”姜妙弯着唇角,眼底却漫上冷意,“我想知道,倘若真有那么一日,爹是甘愿顶着所有人的谩骂站出来把我护在身后,还是会为了名声一脚把我踢出姜家?”

    姜明山死要面子,这在姜家是心照不宣的事儿,但从未有人摆在明面上来说。

    姜妙这番话,无疑是直接扯掉遮羞布,把姜明山最在意也最不愿正视的弱点拉出来踩。

    姜明山果然大怒,“你少在那血口喷人,谁没事儿吃饱了撑的散播你谣言,再说了,就算真有那么一天,你那未婚夫是吃素的吗?还用得着我出来维护你?”

    姜妙听笑了。

    姜明山得见她这副模样,更是火冒三丈,“姜妙,你别以为……”

    “爹说得对。”姜妙打断他的话,“大哥大嫂成亲一个月还没圆房,大哥是吃素的吗?还用得着我一个当妹妹的出面劝?”

    这话噎得姜明山老脸铁青,浑身发抖。

    “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姜妙站起身,出门却见一身雪青袍子的姜云衢站在外头,看向她的目光格外复杂。

    姜妙没同他打招呼,径直出了祥恒院。

    一直目送着姜妙走远,姜云衢才抬步进屋。

    姜明山被气得狠了,一连摔碎三个茶杯。

    得见姜云衢进来,更是破口大骂,“那个不孝女!孽障!她是要翻天了!”

    姜云衢蹲身把地上的碎瓷片拾起来,“妙娘摆明了就是在故意惹爹生气,您又何必真同她计较?”

    “还不是因为你不争气!”姜明山瞪着他,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这都过门一个月了,你连个小妇人都收拾不了,往后还能干成什么事儿?”

    姜云衢敛下长睫,“宾客们陆陆续续来了,爹该出去招待一下。”

    姜明山这才站起身,重重冷哼一声之后摔门而出。

    大女儿就已经呕得他快吐血了,现在儿子竟然也吃里扒外,成天维护着梧桐院那个没礼数的小妇人,一个二个的不听话,非要把他气死才肯罢休吗?

    走出祥恒院,姜明山立即招来负责接待客人的管事,问:“现在来多少人了?”

    管事如实道:“武安伯府、刘尚书府、邹员外府、林侍郎府,还有好几个……”

    姜明山皱着眉打断他,“肖府呢?”

    京城肖姓不多,有头有脸的更是只那一家,管事听出老爷在问什么,忙抖了抖身子,低头回:“暂时还没到。”

    姜明山绷紧老脸。

    大年初一那天,他等着肖彻来给他磕头拜年等得眼睛都绿了,结果那边连个人影儿都没出现。

    姜云衢大婚时,他又想着这次肖彻总该有所表示了吧?然而结果还是一样,那边不闻不问,仿佛准岳父家的事儿跟他毫无关系。

    今儿是老太太寿辰,早几日帖子就已经差人送去肖府了,肖彻不可能不知情,可到现在都还没人过来,这是又准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

    越想越气,姜明山怒不可遏,正准备发作,就见不远处的廊下一个小厮匆匆跑来,脸上满是兴奋,“老爷,老爷,肖府来人了!”

    姜明山一怔,随即扬了扬下巴,背着手,脊背挺得直直的,训斥那小厮,“那是我准女婿,本就该来的,如此大惊小怪做什么?”

    小厮张了张嘴还想再说,就被姜明山一个冷眼瞪了回去,“还不前头带路!”

    小厮“哦”了一声,赶紧跟上去。

    姜明山老脸绷着,心中却得意,他等肖彻来跟前孝敬可等得太久了,前一段儿姜云衢大婚的时候,所有人都在说,刘尚书堂堂一个正二品大员、门生遍布的内阁大学士,嫡女却嫁到什么都不是的姜家,是低嫁,姜家高攀。

    现在,他就要让所有人都知道,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肖督主都得到他跟前来磕头拜见喊岳父,刘家算什么?

    到底谁高攀谁,还不一定呢!

    等身价抬高,名声炒上去,他儿子哪还用得着忌惮刘家,哪还用得着对那小妇人百依百顺?到时想怎么使唤就怎么使唤,想怎么磋磨就怎么磋磨。

    女人天生就是该伺候男人孝敬公婆的,瞧瞧梧桐院那位都被惯成了什么样子,再这么折腾下去,他老脸都快没地儿搁了!

    姜明山一路想一路爽,不知不觉就到了前厅。

    前厅这会儿正热闹,男宾们都聚集在此处,见到他,纷纷过来打招呼。

    姜明山粗粗扫了眼,大多是姜云衢的同僚,分量稍微重一点儿的也才到正三品侍郎,而且只一位,再往上就基本没有了。

    可见姜家位置还是不够高,没高到能让那些个高官权臣自发前来拉拢讨好的地步。

    不过没关系,等肖彻来给他磕过头,等姜妙一出嫁,姜家便是多少人都攀不上的高门大户了,到那时,要多风光就有多风光。

    姜明山正美滋滋地想着,就听到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他回过神,就见领头之人一张四方脸,眼角能见细纹,身穿青素金虎服,头上一顶乌色巧士冠,行走时双手交叠于腰前,目不斜视地望着前方。

    他身后跟着七八个小太监排成两列,人人手中捧着托盘,上面盖着绸布。

    不用想,托盘里必定都是给老太太的寿礼。

    肖督主不愧是肖督主,一出手就这么阔绰。

    众男宾感叹完,纷纷让开一条道。

    姜明山瞧着领头那位,顿时瞪大眼,这这这,这就是他准女婿肖彻?不说只二十四吗?怎么瞧着比他还老?

    难怪姜妙总也不带回来,原来是拿不出手,这宦官,果然是跟正常男人不一样啊!

    姜明山咳了一下,虽然老了点儿,不过谁让人家有权有势来着,姜妙自个儿都乐意嫁了,他能有什么不乐意的?

    想着,姜明山都被自己这广阔的胸襟给感动到了,瞧着那领头的就道:“年初二那日,二姑爷家来磕头拜年,肖督主没动静,我们家大郎成亲那日,肖督主还是没动静,这回老太太寿宴,你要再不来,我还以为你都忘了这儿是自己岳家。”

    他说完便绷着脸挺直脊背,坐等女婿给自己赔礼道歉,却见一旁的宾客们个个露出古怪的表情,有人甚至在憋笑,但似乎考虑到场合不对,又给生生憋了回去,憋得脸红脖子粗。

    领头的冯公公更是一愣,显然没料到自己这副模样还能让人给认成女婿。

    谁二十四岁长这样?厂公这位准岳父,眼神不好使啊!不仅眼神,脑子也不好使。

    没见过,不会先开口问么?

    顷刻间,全场一片尴尬。

    唯独姜明山不知他们在尴尬什么,便皱着眉问先前带路那小厮,“怎么回事儿?”

    小厮早在去通知老爷的时候就想说了,奈何被老爷给堵了回来,这会儿眼睁睁看着老爷当着这么多宾客的面认错女婿,简直尴尬得想去钻地缝,赶紧提醒他,“老爷,这位不是肖督主,他是肖督主跟前伺候的冯公公。”

    “什么!”姜明山当即黑了脸,老脸上跟被墨水染了似的。

    “噗哈哈哈——”终于有宾客忍不住捧腹大笑。

    肖督主名声从来都不好,隔三差五就被黑,但今天绝对是被黑的最惨的一次。

    有一个笑,其他的也憋不住,一个接一个地笑了出来。

    。

    y190523wh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