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玄幻仙侠 -> 猫真人

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 演戏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明亮的烛火映照着七小姐的脸,上面一片煞白。https://www.25kanshu.com

    沈渔说了那一席话之后,再也没有说别的话,只是静静的翻阅书信,偶尔和身后的女子聊一聊下面该怎么做。

    他甚至不屑于再一次和她交谈,因为这完全没有必要。

    该说的话都说了,下面就是看看公孙家怎么选择。

    就凭公孙家这一次的所作所为,沈渔可以直接把公孙家当成敌人。

    家里这群傻帽!

    七小姐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家里人给她塞了这个仆妇的时候,说这是家族的代表,等一会谈判时候要听她的话,听她的暗示,现在想起来,恐怕是家人被二姐收买,然后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

    可是这种选择害死她了,也害死了很多人。

    扬州高家一连多次战败,整个家族上下都充满了怨气,强大的高家为什么会一次次战败?

    高家许多人不会认为是高家力不如人,也不会认为是智商不够,高家上层也不会说是自己的缘故,只会说沈渔卑鄙无耻,下流龌龊,使用种种手段才得以胜利,而这时,突然传出消息,二姐原来是沈渔的暗线,也就是在她的帮助下,沈渔才得以一次次的胜利!

    这个消息传出去,同时还有人证物证,那么扬州城的高家人怎么看?

    七小姐也了解一部分扬州城的内幕,知道权力斗争的结果,姐姐这次出来,那边的高层应该知道内情,但是这时候,高远会站出来说姐姐是自己人吗?

    不会,不会,不会!

    第一,消息传出去,群情激奋,二姐成了最好的替罪羊,这时候再好的解释也无法让人们从心底里相信姐姐不是叛徒,毕竟还有什么替罪羊比姐姐更好?

    姐姐的敌人,被夺权的世子,昔日的属下,都会推波助澜的,甚至不信不信我不信,我要干掉那个女表子和她的手下,我一定要。

    第二,高远可以借助这个机会,彻底的掌控扬州城——虽然大敌在前内讧不是好事,可是高远能拒绝这种诱惑吗?或者说,他就算是能控制住自己,但是他的手下能控制住自己吗?

    高远高大帅,你难道被那个狐狸精给迷住了吗?

    第三,七小姐甚至怀疑,是高远欺骗了姐姐,让姐姐过来送死,而愚蠢的姐姐,居然就真的以大局为重,跑了过来!

    “是高家的人泄露了秘密吗?”

    七小姐咬紧了牙,这样的问道。

    沈渔没有说话,甚至看她也没有看一眼。

    “沈先生,公孙家愿意归顺阁下,请给公孙家一个机会,请给我和二姐一个机会。”

    七小姐来到了沈渔面前,跪了下来,深深地磕头。

    “你是你,公孙家是公孙家,你的二姐是你的二姐,她已经做出选择了,你就不必要管她了,你现在仅仅能代替公孙家和我谈判,想好了没有,你们有什么能帮助我?”

    深深地看了一眼二姐,看着二姐眼中的焦急和哀求,七小姐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她想起了二姐对她的好,想起了她带着垂髫年纪的她翻花绳的场景,想起了姐妹两人秉烛夜谈的甜蜜,可是……

    她现在想不出一条能说服沈渔的理由。

    或者说,如果换做她,沈渔的计谋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做大事的人,都要懂得利益最大化。

    那么,沈渔现在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是什么?公孙家又有何德何能劝说沈渔为了公孙家而委屈?

    “我愿意配合沈先生。”

    她再也不看二姐一眼。

    ……

    另一边。

    姚文生在民房中来回踱步,心中有点焦急,尤其是看着周围的那几个人,心头更是不爽。

    这个沈渔,姚家派出他来和沈渔谈判,商量破城之事,这个人倒好,收到了他的信件之后,就将他送到了这间民房中,而且里面居然还有别的大户的使者。

    这个沈渔,他不明白这些人都是一些两面三刀,脚踏两条船的家伙吗,现在出城,回去之后就和高家联络,把情报全部出卖了吗?到时候,姚家就算是想要投靠沈渔,也会被盯住。

    这种联络,不应该好好的保密吗?

    可是……姚文生也只能来回走动,什么事情都做不出来。

    姚家在扬州城经营了百年,根深蒂固就算是高大帅也要客客气气,但是今天却不得不向一个毛头小子低头,派人来低声下气的联络。

    力量,最让人无奈的就是力量,无论你是拥有着多么宽广的人脉、权势和智谋,人家chiluo裸的暴力能够消灭一切,而现在,沈渔无疑拥有着这样强悍的力量。

    不时有龙鳞卫从附近走过,这些人也是熟人,看他们精光四射的眸子和走路的姿态,一个个的武功都是江湖一流的好手,更重要的是,这些人一个个充满了信心,令行禁止。“小六,我是你的姚哥呀。”

    眼前一亮,姚文生的目光,落到了一个经过的龙鳞卫的身上,这个家伙名为钱林英,家中排名第六,以前在码头靠着杀鱼文生,姚文生家正好控制了那片,认识这个家伙。

    “啊,是姚少爷呀。”

    钱林英的声音有点沙哑,不过态度还好,很客气的向着姚文生行了一个礼。

    “别别别,小六,你不用对我行礼,哥哥正好有个事情想和你聊聊。”

    热情的把钱林英拉到了房间的无人的一角,从腰上拿出一块玉佩就往钱林英手里塞。

    “小六,你我都是码头上长大的,那些年我对大家也不错是不是?你能不能帮……”

    “这块玉佩,我不能收,不敢收。”

    钱林英手掌按着姚文生,一股柔和的力量让他一点动作都做不出来。

    “沈先生的军令不准私下收礼、抢掠,违令的后果很严重。”

    “你不说,又有谁知道?”

    姚文生嬉皮笑脸的说道,钱林英这人是一个老油子,平日里手脚就不干净,只不过不做害人的事情而已。

    “关乎大还丹,关乎我以后的未来,姚哥,你不要害我。”

    钱林英的声音充满了郑重,让姚文生整个人愣了一下。

    “你们,你们以后还有大还丹发?”

    沸沸扬扬的大还丹,已经传疯了,什么一颗增加五到十年的修为,什么增加二十年,什么沈渔给自己的手下每个都配发大还丹,什么沈渔带来的人,都成了江湖一流高手等等。

    最后一条,大家真的见到了。

    钱林英没有回答,只是手腕一抬,地上的一块碎石落入了他的手掌中。

    擒龙手,这是只有内力修炼到足够地步,能运用自如的一种表现,而钱林英四个月前和姚文生喝酒的时候,他远远没有这样的修为!

    “沈公子是一个好主公,给了我机会,我这个人有许多的毛病,以前是改不了,现在是不敢犯,希望姚哥不要害我。”

    讪讪的把玉佩收入了怀中,姚文生觉得嘴里充满了酸味。

    这个世道,什么都可以作假,但是真气修为无法作假,就算是最烂的世家弟子,江湖人物,都想尽办法来提高自身的修为。

    内力高了,身体就健康了,身手灵活了,生命有保证了,老婆金钱有了……甚至家族出现问题了,一身功法也是谁也夺不走的钱!

    可是,内力真气这东西,就是一分汗水一分收获,那些灵丹妙药别说普通江湖人,就算是名门正派也争的打破头,而且功效还远远不如大还丹。

    可是,沈渔就将大还丹给了手下服用,那么换做是姚文生,也绝对会遵守纪律,别说是什么玉佩,就算是亲爹来说事都要拒绝。

    不是不孝顺,而是沈渔比亲爹还要亲。

    “主上吩咐我,你们有什么需求都可以满足,如果有疑问,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可以给予解答,姚哥,我就说点我能说的事情吧。”

    姚文生在钱林英身上,感受到了某种从未曾见过的东西,从容和自信。

    “请讲。”

    “沈先生是好的主上,他给我们很多机会,并且心怀慈悲,我们这些人很幸运,非常的幸运,上了第一波快车,现在的样子,姚哥你也看到了。”

    手掌一合,碎石变成了粉末,然后化成一条线,飞出了很远很远。

    “像我这样的人,有二百多人,大家都服下了大还丹,内功有了极大的提高,算得上江湖中一流的高手,我不认为高家能挡得住进攻,而姚家,真的还要两面三刀,左右横跳吗?

    我可以得到大还丹,姚哥,你为什么不争取一下?以后大还丹会越来越少,能上车的人也越来越少,姚哥,就算是姚家得到了大还丹,轮得到你服用吗?你为什么不为自己考虑一下?”

    钱林英的话,让姚文生的眸子闪闪发光。

    ……

    另一边。

    沈渔专心致志的阅读着扬州城的情况,想要找到更好的思路,抬眼看了看帐篷外面,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沈渔,你别这样,你好坏呀……”

    女子娇媚传入了沈渔的耳朵,让沈渔无奈的皱了皱眉头。说话的是柏青霜的小师叔,二十七岁的她眼睛水汪汪的,正在学习高夫人说话的声音。

    不得不说,她的天赋不错,模仿高夫人的声音已经惟妙惟肖了,到时候坐在了高夫人的身旁,轻声说话没有人能发现问题。

    “好了,让使者们到附近的帐篷,先听一段我和高夫人的谈话,然后再让他们进来,看看高夫人的容颜姿态。”

    沈渔的计划很简单,就是如此的粗暴简单。

    “沈君,祝贺你我合作愉快。”

    “不,这要多谢小意姐姐你潜伏在高适的身旁,为我提供这么多的情报。辛苦你了,小意姐姐。”

    “不,应该是我要谢谢你,高适贪花好色,却对我不闻不问,和我成婚前就约定要我服药不能生男孩,他的几个孩子对我恶言相向,而高远,我的小叔子,对我也是虎视眈眈,他就是个色狼,沈君,你会喜欢我吗?”

    “没有这段话,你别乱加台词。”

    沈渔驳斥了柏青霜小师叔乱来的话,还加的台词,丝毫不顾坐在一旁,绝望的看着这一切的高夫人。

    “好了,不要开玩笑了,对了,你要调整她的笑容、姿态,不要让她看起来表情生硬,肌肉绷紧,这样不好。

    这席话是给水月剑派的掌门说的。

    让高夫人旁听,不是沈渔心理变态,更不是沈渔有某些不好的癖好,而是水月剑派的掌门,需要在高夫人身上试验,怎么掌控她的肌肉、身体。

    这种手段最早是江湖yin贼发明的,后来落入了水月剑派手中,掌门虽然掌握的不是太熟练,但是马马虎虎的也算是不错了,毕竟不需要高夫人说话,她只需要娇羞无限的坐在这里,让一大群人观摩。

    “沈渔,我觉得,还是有点不完美,再给我一个小时怎么样,我一定把她变得漂漂亮亮,完美无缺,看起来是真心和你私通的那样。”

    水月剑派的掌门人,三十一岁的岳玲珑,捏人捏上瘾了,香喷喷热乎乎充满弹性的公孙小意操纵起来很好玩,尤其是她眼中的不甘和屈辱更让她感兴趣。

    她和公孙小意有过数面之缘,甚至能叫得上名字,但两者的人生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公孙小意是人家的孩子,江湖绝色榜上有名,嫁人也嫁得好,以后生活也让人羡慕。

    而她,苦练武功,孤身一人,缩在了深山中,每天想的是怎么多弄点钱粮,把水月剑派的道统传输下去,一直担心黑暗的未来降临自身。

    纯女性的门派,从来和魔门一样,都是江湖侠少、江湖大侠、江湖豪杰打击的对象,只不过打击的手段不一样,欺负的手段不一样而已。

    谁知道是不是有一天,就会天降大侠,日后发生许许多多的事情,还……

    至于说同情高夫人……岳玲珑才不会同情她呢。

    以前求她办事的时候被拒之门外,那么现在还能如何?更何况,水月剑派上下这么多人牵挂着沈渔身上,谁敢这时候讲人情?

    你听听公孙小意的话,她都坚定的站在了高适的一边了,沈渔给你一次次机会你都不把握,难道我们还要给你这个狐狸精更多的机会,让你曲意奉承,得到宽恕?

    这样的白骨精,岳玲珑见多了,要不是沈渔制住了她的哑穴,她刚才还不知道怎么样表演呢。

    呸呸呸,青霜你快点回来吧,你个笨蛋,沈渔身边的狐狸精会越来越多了!

    就连你的小师叔,都有点发浪了,还有,刚才扬州城的那些大户,好几个愿意给沈渔说亲,他们难道不知道沈渔练的是纯阳童子功吗?

    或者,因为知道,所以才会有更多提亲?

    手碰到了别人一团多余的累赘,又大又圆,她用力的捏了一下,哼了哼。

    真气人,这些别人的孩子。

    zn03251zxs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