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穿越言情 -> 我外婆是武则天

第五十章 侯吉献酒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感谢书友20190101193112476的百赏...谢谢!)

    “薛师...厉害...!”

    “薛师...威武...!”

    “哇哈哈...我大唐要说猛将只有薛师一人呀...!”

    ...................

    白马寺的后堂中,一波波的马屁声,向着薛怀义袭来,此时的薛怀义正是喝的畅快的时候,一边将自己给剥的精光,一边举起酒杯,不停的向四周敬酒。https://www.25kanshu.com

    要说这位薛怀义还真的是有点料子的,个子最少一米八以上,一副完美的腹肌,属于典型的那种中老年妇女喜爱的模样。

    听着这位那滚滚而来的马屁声,更重要这些马屁声不是不通文墨的田舍汉马屁,而是那些心有文墨的文人马屁,这些马屁让薛怀义畅爽不已。

    不过,这酒喝着喝着,突然在外面走进来一位男子。

    这位男子名叫侯吉...这位侯吉呀,本是秦岭人,后来凭借自己的努力十年寒窗苦读来到了洛阳,只是此时的大唐,你一名寒门学子很难得到重用的。

    所以侯吉考了很多年,都名落松山,家中的老母死了,跟着老爹也死了,后面妻子也跟着死了,侯吉还是不中,后来侯吉醒悟了。

    大唐寒门要想可以中,那就必须投行卷。

    唐代,科举中的礼部试不糊名,糊名但用于考中后在吏部的释褐试。

    因此,知贡举等主试官员除详阅试卷外,有权参考举子平日的作品和才誉决定去取。

    当时,在政治上、文坛上有地位的人及与主试官关系特别密切者,皆可推荐人才,参与决定名单名次,谓之“通榜”。

    因而,应试举人为增加及第的可能和争取名次,多将自己平日诗文加以编辑,写成卷轴,在考试前送呈有地位者,以求推荐,此后形成风尚,即称为“行卷”。

    由于进士科录取人数甚少,下第者众,登第艰难,准备独特的题材从事行卷,是应举者的重要活动。

    行卷的内容,贵精而不贵多,少者一卷,诗数首,赋几篇,多者连篇累牍,如杜牧行诗一卷,一百五十篇,皮日休以《皮子文薮》十卷二百篇作为行卷。

    只要你和大官有了关系,投了行卷,只要大官轻言一语,你必高中。

    这位侯吉直接搭上了薛怀义,在一次被薛怀义邀请喝了一顿酒,后面只要是薛怀义邀请,他侯吉必到,跟着侯吉也渐渐的和薛怀义能说上话了。

    而和薛怀义关系亲密,那是一次薛怀义生病了,侯吉关心不已,在床前一直伺候,最离谱的是,这位侯吉还尝了薛怀义的尿。

    说真的,看到侯吉尝薛怀义的尿,不但是薛怀义身边的人,就是薛怀义自己都被雷到了。

    可是当侯吉尝完薛怀义的尿之后,开心的笑的像个孩子,高喊薛师的尿是苦的,不是甜的,只要是苦的,那么薛师很快就会好了。

    那一刻,薛怀义被感动到了,是真的被感动到了,薛怀义好了之后,就将侯吉叫到了跟前,然后问侯吉想要什么赏赐,是不是让他帮着投行卷。

    如果只是投行卷,那么薛怀义让侯吉放心,明年必高中。

    只是侯吉这个人才,他什么都没有要,只要做薛怀义的儿子...尼玛...又是一个雷的薛怀义无语的要求,不过,想了一会,薛怀义大笑着答应了,自此之后。

    这位侯吉就成为了薛怀义的干儿子,自此薛怀义这个大混蛋,又让洛阳多一个小混蛋。

    人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动物,本来侯吉是一个懦弱,内向的人,可是等侯吉成为了薛怀义的干儿之后,侯吉的懦弱,内向完全不见了,这位侯吉变成一个专门欺侮和他一样的人为乐,有的时候,直接害死一家人,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简直混蛋到家了。

    等薛怀义看到自己的干儿子,嘴角立即露出了笑容喊道:“儿子...某的好儿子。”

    听到薛怀义喊自己好儿子,这位还比薛怀义痴长几岁的侯吉连忙不要脸的回道:“哎...爹爹,儿子来了...听说爹爹有事不开心,儿子给您老人家送来了好东西。”

    “是吗...!”薛怀义露出欣慰的模样道:“还是某的儿子有孝心,来...让为父看看我的好儿子给某送来了什么好东西!”

    跟着就见侯吉将手中的礼盒一打开,两罐酒坛出现在了薛怀义的面前。

    “咦...是酒坛,难道我的儿子给为父带来了好酒?”薛怀义看着侯吉问道。

    “嘿嘿...!”侯吉笑了笑,然后来到薛怀义的身边道:“爹爹好酒,儿子知道...所以儿子每天做的事情,就是给爹爹找好酒。

    当然了,儿子也知道,爹爹连御酒都有,怎么会稀罕儿子淘换的好酒。

    不过,这却是儿子的孝心,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儿子终于在自己的老家找到了这种好酒,爹爹喝一口就知道内里乾坤。”

    看着侯吉那谄媚的笑容,一边的薛怀义也是呵呵的对着周围的众人笑道:“看看我儿子的孝心,好...好儿子,为父就来喝一口你的孝心酒。”

    说真的,本来薛怀义也不指望侯吉能给他淘换到什么好酒,毕竟宫中御酒他都不知道喝了多少,难道这个大唐还有比御酒更加好的酒?

    所以薛怀义说喝一口也是意思意思,他想着给自己儿子一个面子,毕竟是自己儿子的孝心。

    可是当薛怀义端起酒坛要直接灌一口坛中之酒的时候,却被侯吉给拦住了:“爹爹...此酒不能这么喝,来人呀,拿小碗来。”

    “小碗...?”薛怀义有些不爽起来,这是小看自己呀,如果对面不是侯吉,薛怀义早就发飙了。

    好在对面是薛怀义的儿子,虽然不悦,但是还是给了几分薄面,随后小碗拿来,侯吉殷勤的倒了一碗,薛怀义不屑的直接将碗中之酒一饮而尽。

    可是当酒入胃肠之后,一股浓烈的酒劲,就这么直接从胃部冲了上来,一下让本来干干净净的大光头之上,冒出了一层细密密的汗。

    跟着只听薛怀义大喝一声道:“好酒...好酒...某还是第一次喝到这口好酒,儿子...好儿子,此酒你是从哪里淘换到的。

    某以后都要喝这种酒,儿子...知道了吗?”

    听到薛怀义的话语之后,只见侯吉轻声一笑道:“爹爹,你放心好了...只要你喜欢,那么以后你会天天都喝到这种酒,儿子保证。”

    说完,侯吉露出了奸计得逞的笑容。

    ..............................

    zn03251zxs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