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网游言情 -> 这个剑修有点稳

正文 第六十八章 三千里之外,取敌首级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陆青山眸子被血灵晶映衬得猩红,异彩闪烁。https://www.25kanshu.com

    嬴钧一直在盯着陆青山的脸,注意他的表现变换。

    仿佛陆青山任何一点最细微的心理活动,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如今,他清晰地看到,在自己拿出血灵晶之后,陆青山的瞳孔微微一缩,眸子之中闪过一丝渴望。

    嬴钧顿时信心更足了。

    没有人,可以抵挡住血灵晶的诱惑。

    更别说还是一个杂血。

    他的眼睛微眯起来,打量着陆青山,微微叹了一口气道:“虽然以你的本领与手段,还拿血脉来评估你,十分不公平。

    但我们魔族就是这样,你只要还是杂血,就算再出众,又能如何呢?”

    嬴钧一副感同身受的姿态,表明自己与他站在同一方。

    陆青山没有说话,不为所动。

    嬴钧继续道:“父亲很看好你的潜力,正好,你也马上就是我们嬴家的人了。

    正所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们愿意全力助你夺得界主之位,给你提供各种支持,包括但不限于血灵晶……”

    “天下可没有白吃的午餐,”陆青山终于开口,似笑非笑地看着嬴钧问道:“那我需要付出什么?”

    “你不用多想,我们的要求也不会过于严苛。

    毕竟我们所谈的是合作,自然讲的是等价交换。”

    嬴钧见陆青山已经上“钩”,心中愈发得意,伸出一根手指道:

    “首先,我们会为你提供各种资源支持,帮助你提升实力。

    另外,我们将会帮助你造势,让你在王城打出名声,使得你在回到森罗王界之后,更有资本去争夺这个界主之位,”嬴钧仿佛是看穿一切,“就像你现在所做的一般。”

    “最后,你回到森罗王界之后,我们依然会给你提供各种支持,让你有能力长期与你的两位兄长竞争。”

    “而你在获得界主继承人之位后,就要开始反哺回报我们了。”嬴钧说道。

    “没问题,这合作我同意了。”陆青山一口应道,伸手便要去拿嬴钧手中的血灵晶。

    刷!

    嬴钧手速很快,瞬间就是将玉盒合上,收回芥子之中。

    陆青山目光一冷,嗤笑道:“这又是何意?不是说好达成合作之后,就会给我提供血灵晶支持吗?莫非阁下反悔了?还是只是随口一说?”

    “当然不是反悔,更不是随口一说,我们会提供血灵晶给你,但是不可能是现在就给你。”

    对于陆青山的讥讽,赢钧面色平静,解释道:“毕竟血灵晶如此珍贵之物,又怎么会如此轻易给你,要是你事后不认账怎么办?”

    “那你们的意思是?”陆青山收回手,淡淡问道。

    嬴钧自在道:“很简单,回到剑罗王城之后,你周边的人要尽数换成我们的人。”

    见陆青山面色阴沉,嬴钧笑着安抚道:“他们都是我们弑吴一脉的好手,以后都将任你调用,还能担当你的参谋。

    同时在你回森罗王界之后,还方便我们之间的互相联系与合作,加强我们双方的信任。”

    “一举多得,岂不乐哉?”

    参谋,这是派来监督我的一举一动才对吧。

    先是监督,然后再慢慢将我掌控,变成任他们操纵的傀儡。

    陆青山心中冷笑,一眼便看穿鸿烈魔主的小心思。

    鸿烈魔尊是想要将他扶上界主继承人的位置不错,但分明是想让他成为赢家的傀儡界主继承人。

    “你若是同意了,我们的人手一到位之后,便会将血灵晶给你。”嬴钧接着蛊惑道,同时手一甩,四个玉盒便是出现在他的手中。

    他对着陆青山晃了晃手中的玉盒,得意道:“到那时,还绝不只是一枚血灵晶而已。”

    陆青山目光紧紧盯着嬴钧手中那四个装着血灵晶的玉盒。

    在嬴钧将所有玉盒收回芥子中后,陆青山目光又扫过他手指上的芥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边,嬴钧还在继续。

    “另外,为表诚意,我们可以先将这道血神砂矿脉转手于你。”他说话的底气愈加足了。

    “可是,”陆青山收回目光,轻声问道:“这道血神砂矿脉,本来不就是我的东西吗?”

    嬴钧面色一僵。

    话是这么说。

    但是血神砂矿脉被他们把控已经如此多年,他们若是不愿意诚心配合,暗中下绊子。

    陆青山背后就算是有獓刃魔尊,要想彻底掌控血神砂矿脉,也定然是要费一番周折,极其困难。

    他所说的将血神砂矿脉转手给陆青山,意思就是不暗中下绊子。

    这种事属于心照不宣,懂得都懂,并不用明说。

    可陆青山却偏偏是摆出了这样一副较真的态度。

    要说陆青山不懂,那自然是没可能。

    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了。

    那就是陆青山不愿答应他们的条件,在故意装傻。

    这让嬴钧面色一沉,“年轻人有点实力,张狂自信一些可以理解,但若是过头了,必然是死路一条。”

    他的话语中,隐隐透露出了一丝隐晦的威胁之意。

    利诱不成,便转为威胁。

    只可惜陆青山并不吃这套。

    “我到现在还没败过一次,凭什么说我死路一条?”他冷冷道。

    “另外,这道血神砂矿脉,在和明月成亲之后,我自会来接收,也就不用劳烦二侄子您费心了。”

    陆青山眼中满是讥笑之意,不屑道:“至于现在,恕我就先不奉陪了。

    毕竟,你们王城中人还等着我一个个打过去呢。”

    话罢,陆青山丝毫不拖泥带水,直接放出染血战舟,跃上战舟,一人独自离去。

    嬴钧眯着眼,看着染血战舟化作一道流光,逐渐远去,消失在视线之中。

    他的脸色逐渐变得阴沉,眼中阴翳难明。

    “一个杂血,也敢如此嚣张,给你脸了?”他将牙齿咬得咯吱咯吱作响,愤懑难平。

    除了愤怒,他还有点不敢相信——陆青山竟然如此果断地便拒绝了他的条件?

    他的条件虽然看上去有些严苛,但对于现在的“青戈”来说,应当是不至于难以接受的。

    毕竟,除了他们嬴家,还有哪家会舍得将血灵晶直接作为条件?

    ........

    染血战舟之上。

    “陆青山,你真的不要那些血灵晶了吗?”古乙乙忍不住问道。

    她再清楚不过陆青山对血灵晶的渴望,也对陆青山的性格十分了解。

    他绝对不是会轻易放弃目标的人。

    正因为如此,古乙乙才难以相信陆青山竟然会视血灵晶为无物,果断地甩头就走。

    “血灵晶我肯定是要的。”陆青山轻声回答道。

    “那你?”古乙乙更加不解了,小脑袋一片迷糊。

    “我如此多秘密,怎么可能放心让自己的身边有不怀好意的人?”陆青山似回答古乙乙的问题,似自言自语道:“万一被发现了什么破绽,那岂不是万劫不复?

    即使只是虚与委蛇都不行,因为我也没有多少时间与精力,花费在和这些人周旋上。”

    “想要血灵晶,不用他给,我自己取就是了!”陆青山冷笑一声,杀机毕露。

    “你要怎么取?他可是魔帅啊,恐怖的哩!”古乙乙好奇问道。

    她知道陆青山素来是说到做到的,必然是想到了方法才会这样说。

    她十分好奇陆青山是如何打算的。

    陆青山没有直接回话,而是打开面板,将目光放在【心眼】之上。

    在修为提升到半步十花之后,原先已经达到上限,转变为灰色无法再提升的【心眼】,终于是再次亮起。

    他深吸一口气,又看了眼面板:

    “当前经验值:!”

    “开始吧。”陆青山喃喃道。

    “消耗两千万经验值,【心眼】获得提升!”

    两千万经验值转瞬即逝。

    这还是在天生剑种与剑术亲和两个天赋加成下,经验消耗削减了将近五成的两千万经验值。

    绝对的巨额投入。

    随之,一股热流在他的身体中涌出。

    陆青山有种如获新生的感觉。

    他的感官在这一刻变得清晰起来,似乎是能感知到无限远的地方。

    当他在睁开眼时,眼中爆射冷厉的锋芒。

    “心眼:谓心如眼,心眼无障,能遥见世尊,洞察诸法。”

    “当前效果:飞剑攻击距离增幅三千里。”

    陆青山心满意足,笑道:“古乙乙,养了你这么久,该到你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什么意思?”古乙乙懵懵懂懂。

    陆青山神秘兮兮道:“交给你一个任务......”

    .......

    一艘飞速前进的战舟之上。

    嬴钧神情肃穆且阴沉。

    在陆青山甩头就走之后,他呆立了许久。

    最终在巡查了一圈血神砂矿脉之后,他也同样是选择返回剑罗王城。

    他要将此事汇报给父亲鸿烈魔主,看看父亲如何打算。

    本以为水到渠成,必定拿下的事情,却是被陆青山一口回绝了。

    这让他有些猝不及防,以及生出了几分薄怒。

    “一个杂血,不过是有点实力,就把自己当作个人物了!”一想到陆青山刚刚的态度,他就是忍不住咬牙切齿.......

    就在这时,嬴钧表情突然一变,目光看向前方。

    一道幽蓝色的流光,正以一种极速,在飞快靠近他的战舟。

    那是什么?

    他瞳孔骤缩。

    蓝色流光的速度极快,须臾之后,便已经是逼近他的战舟,随后停滞下来。

    嬴钧也是下意识地停下战舟,紧跟着看清了那道蓝色流光的真貌。

    那是一柄长剑,通体是冰晶的幽蓝色,剑身上闪着极为梦幻,犹如极光的晶芒。

    一柄剑?

    他还没反应过来,一道蓝烟从长剑之上漂浮而出。

    蓝烟散去,一个小女孩莫名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嬴钧皱着眉头,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小女孩,心中戒心大起。

    是人族?

    看样子像是。

    但是人族修士怎么会出现在此处,还如此年幼?

    而且,在他的感知中,这个小女孩身上并没有任何灵力气息,好似没有任何修为一般。

    但这显然不可能,没有修为又如何能悬空而立。

    情况不对劲!

    两人遥遥相望,保持沉默,没有一人有动作,气氛有些诡异。

    小女孩在冷漠地盯着他,有一种睥睨世间,纵横人间的大气度。

    看上去就宛如一尊天神,俯视莽苍大地,风采无上。

    “你是谁?想要如何?”终于,嬴钧无法再忍受这种诡异状态,主动打破沉默,警惕问道。

    嗯?她似乎就在等我问这句话?

    一直注意着对方脸上微表情的嬴钧,发觉自己在问出这句话后,那个小女孩面色虽然没有变化,但神色却是一亮,能感受到似乎是极为高兴的样子。

    也就是这时,小女孩眸光突然炽盛,但依然万分冷漠,让嬴钧有寒气从心头冒起,一阵惊悚。

    下一刻,一道极为深沉的吟诵声,从对方的口中传出,“我为古乙乙,当镇杀世间一切敌。”

    女孩的声音还有几分稚嫩,但语气平淡且低沉。

    其中有一股高处不胜寒的寂寥与威压,让人仿佛能感受到时光荏苒的沧桑,能感受到要镇压十天九地的强势。

    这边。

    古乙乙握紧了拳头,勉强控制住面上表情不因为激动而变形,心中却是在不断呐喊。

    终于说出来了,终于说出来了!

    终于让我古乙乙等到说出这句话的机会了!

    天可怜见,她之前看着陆青山那一副傲世间的狷狂姿态,欲要横扫整座王城的架势,是有多羡慕!

    恨不得取得代之!

    她太喜欢这种装装的感觉了。

    可惜她只是一柄剑的意志,还是一把神力尽失的剑,根本没有能力去体验这种感觉。

    但是她并没有气馁。

    剑谱有云,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她,古乙乙,早已是准备好了台词,并且在心中演练了无数遍每个表情与细节把握!

    这般万全准备,终于是换来了这一刻的巅峰发挥。

    古乙乙感到无比满足,整个人都要升华了。

    圆满了!

    另一边,原本内心忌惮无比的嬴钧,在听到这一句话后,却是不禁蹙起了眉头。

    他怎么感觉,眼前这货,似乎是脑子有点问题......?

    古乙乙对他人的情感一直有一种无比敏锐的直觉。

    所以她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嬴钧内心中的不屑一顾。

    这下子,她那张小脸,是真的如寒霜笼罩一般冷了下来。

    一时半会绝对哄不好的那种。

    竟然瞧不起我古乙乙?

    她咬牙切齿,在心中暗恨道。

    但是她并没有说话。

    真正的高手都是冷酷的。

    要想保持逼格,就要切忌话多!

    就算有台词,那也得是经典,字字珠玑,不能是废话。

    这是古乙乙跟随陆青山“这么多年”得出的经验总结。

    所以,她决定动手了。

    下一刻,古乙乙的手中出现了一张明黄色的符箓。

    在看到那张符箓的一瞬间,一股危机感,自嬴钧的心头凭白生出。

    第一时间,他便是催动战舟,发出一道光罩,与此同时施展自身神魔体。

    他的身体喷薄黑气,一股圣光从他的体内冲出。

    这是他所修行的无上神魔体,劫光魔体。

    圣光在不断变换,一会儿炽红,一会儿金光灿烂,时而洁白如玉,时而紫气氤氲。

    圣光在虚空中化成波纹,照亮天宇,有一种庄严肃穆的强大气息。

    他可是兵魔,是鸿烈魔主的子嗣,又岂会弱?

    古乙乙已经是完全催动符箓。

    一道灵光自符箓中绽放,须臾之后,符箓就是化为灰烬,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一道剑气喷薄而出。

    剑气并不粗大,十分凝练。

    但是莆一发出,刚刚被嬴钧劫光魔体照亮的天宇,便失去了亮色,仿佛天空中就仅剩这一道细小的剑气。

    剑气射出,无声无光无影,却是神威盖世,有无穷伟力,凌厉绝伦,有无敌的锋锐之意,傲然于天地之间。

    在嬴钧眼中,那已经不是一道剑气,而是死神的镰刀,是索命的阎罗,是规则,是秩序,是躲无可躲!

    这到底是什么?怎么会如此恐怖?

    嬴钧双腿战战,咬了咬牙,祭出一柄长枪。

    这是他“炼炉”神通孕育出的魔兵。

    剑气扭曲了虚空,先是撞在了嬴钧所驭战舟的光罩上。

    轰!

    那光罩犹如玻璃一般,一碰即碎。

    这还不算,那庞大的战舟在这道剑气之下,甚至是直接炸开,四分五裂,化为碎片。

    一条又一条的碎片飞出去,撞击在地面上。

    巨大的力度直接将地面崩开,出现一条条黑色裂缝,形成恐怖场面。

    呼!

    剑气接着前进,截向嬴钧。

    那气息太可怕了。

    嬴钧咬牙,将手中长枪递出,动用了极尽力量,长枪烁烁发光,当当作响。

    在他难以置信的目光中,堪称无坚不摧,经过他多年祭炼的本命魔兵,在这道剑气之下,正在被迅速绞碎,一寸寸瓦解。

    终于,他的魔兵彻底碎裂。

    剑气接着斩向他的肉身,恐怖无边。

    即使有劫光护体,即使肉身强横万分,也都是无用。

    噗的一声,他的肉身跟着炸开,血肉寸寸消失。

    接着便是半身破烂,露出森森白骨,整个人犹如漏斗一般,喷出无数猩红血液。

    不过,剑气在这时,也终于是消散。

    嬴钧喘着粗气,不断大口咳血,浑身血淋淋,面色煞白且难看,“扛.......下来了!”

    若不是战舟与本命魔兵先削弱了这道剑气一部分的威力,若不是他肉身达到了极致,估计他就不是半身破烂,而是直接肉身崩溃陨落了。

    “你到底是谁?”他心中惊悚,有着无尽大恐惧,感觉自己危矣,颤抖着声音问道。

    太恐怖了,太霸道了。

    在这道剑气中,他感受到了一种霸气到无与伦比的威势,让他毛骨发寒。

    “我为古乙乙,当镇杀世间一切敌。”古乙乙高傲地昂起头,冷漠道。

    依旧是这句话,隆隆而鸣。

    这一次,嬴钧再不敢觉得古乙乙的脑子不好使了。

    而在古乙乙的手中,则是再次出现了一张明黄色的符箓,与先前那一张一模一样。

    嬴钧瞳孔瞪大,露出惊骇的目光,浑身颤抖,大叫一声,直接往远处遁逃,试图逃走。

    但是他的速度,又怎能比得过剑气的速度?

    一道剑气再次挥洒而出,向前斩杀,狂暴无比,简直是要让这片天地都要破碎。

    须臾之后,面上尽是恐惧之色的嬴钧神色凝滞,表情凝固,跟着惨呼一声。

    “啊.......”

    在这第二道剑气之下,他的身体终于是彻底被截断,劫光黯淡,不可摧毁的肉身炸开,化成一团血雾。

    一切归于平静。

    见嬴钧真的是死得不能再死,连渣都不剩,悬立于空中,目光满是冷酷的古乙乙,一张小脸顿时垮了下来,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吓死我了,竟然一张剑符还不够,还好陆青山多给了我两张剑符.......”

    “不对,应该是还好我古乙乙机智勇敢!”她迅速反应过来,连忙改口道,将功劳全部揽在自己身上。

    一枚朴实无华的戒指在血雾中掉落。

    古乙乙眼中闪过一道亮光,嗖的一声,忘川游动,径直将戒指挟带而起。

    “小菜一碟。”她得意道,兴奋地挥了挥小拳头。

    她这次如此顺利完成任务,陆青山肯定十分满意。

    那她以后就定然还有机会再出手。

    这种装装的感觉实在太棒了。

    我还要!

    古乙乙有些上瘾。

    不过,她还是牢记陆青山吩咐,并不敢得意忘形,身形迅速融入忘川之中。

    ........

    “你击杀了一位高等魔帅。”

    “你获得经验值:5100w!

    “当前经验值:!”

    与此同时,已经到达并进入剑罗王城一段时间的陆青山,目光从闪烁着萤火小字的面板上移开。

    同样是高等魔帅,蒲曲只给了他四千万经验值,嬴钧给的经验值却是足足有五千一百万。

    这也表明了嬴钧实力的确极为不凡。

    “一切顺利。”陆青山喃喃道。

    他微微瞑目,放开感知。

    在他的心神感知中,此时有一个光点正在距离剑罗王城三千里之外的地方闪烁。

    “回来吧。”陆青山心念一动。

    下一刻,那个光点就是开始移动,向着他的方向飞快移动,速度之快难以想象。

    【心眼】所赋予的三千里飞剑攻击距离增幅、忘川神剑的意志古乙乙、夏道韫所给的足以瞬杀七品魔修的剑符。

    这三者相加,帮助陆青山完成了这一次的自取“血灵晶”。

    一次三千里之外,取敌首级的杀人!

    zn03251zxs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