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我有无数神医技

正文 第612章 一步错,步步错。皮癣危及胎儿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普通病人闹事,不可能把记者都给找来。https://www.25kanshu.com

    这个孕妇或者家属明显不是什么本本份份的良民。把事情闹得这么大,人家明显是有备而来。

    越是遇到这样的人,越需要冷静。

    必须准备充足,把病人的情况、底细都摸清楚了,才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问题解决好。

    李权一路来到刘教授的办公室。

    敲开门,刘教授的脸色有些灰败,尽显颓意。

    刘教授以前的眼神中充满自信与智慧,此刻却像是一盏即将熄灭的灯,黯淡无神。

    “老师!”

    李权看到老师如此模样,不由很是心疼。

    “我知道,你是为了那个闹事的孕妇来的吧!坐!”

    刘教授的声音中透着疲惫,整个人显得格外苍老。

    有时候,击垮一个人,也许只需要一件事情就可以了。

    “老师,就算真的在治疗过程中出了问题,这也没什么。您以前不是经常教我们,不出现失误的医生只有与电视剧里面才有吗?”

    李权也不太会安慰人。

    现在事情还没了解清楚,到底是不是刘教授的问题,还很难说。

    “教育你们时是这样,但是真发生在我身上,这心里仍有些嗝应。唉……也许我是真的老了,该退休在家安享晚年了。”

    刘教授有些颓然的叹了一口气。

    “老师,您能给我说说那位孕妇的治疗经过,还有问题出在哪吗?”李权决定还是先把情况了解清楚再说。

    能把刘教授击溃成这样,那位孕妇的病情必定十分棘手。

    “说起来也怪我太过自信,太过大意,这才晚节不保,如同贞妇晚年失节。那位孕妇二十六岁,来医院求诊时,孕期第三十二周。当时她的胸口起了些许小红疹,她说很痒。我给她量了血压、测了胎心、验了血,又询问了发病原因,都没有特别之处。

    我诊过不少这样的孕妇,特别是初产妇到了孕期三十周以后,因为哺ru需要,女性身体会自然而然的二次发育。

    这时候,有少数孕妇会感到sao痒或者胀痛。

    其实这属于正常现象。

    我一般遇到这样的孕妇,考虑到她们处于孕期,服用药物容易对胎儿造成危害。

    所以我会给她们开出一些安慰药剂,同时叮嘱她们自己或者请丈夫多按摩sao痒部位,促进血液流通循环,症状很快就能缓解。”

    所谓安慰药剂,就是没有明显药理作用的食品类药物,甚至就只是空气药剂。

    纯粹起到一个心理慰藉作用。

    通常情况下,一个新药研发出来,或者是疫苗新研发出来,临床实验时,就会对一部分试药者使用安慰药剂。

    然后与那些注射或者服用了真正药物的病人进行对比,观察药物的疗效。

    还有一些情况下,医生也会酌情给患者使用安慰药剂。

    比如医生认为患者的疾病纯粹就是心理作用,并没有真正生病,不需要治疗。但是患者的思想又比较顽固。

    这时候就会开出一个安慰药剂,严肃的告诉患者,这是特效药,你服了这个药就会好。

    事实上,患者服了后,还真的就好了。

    因为患者本身就是心理作祟。

    “您给病人开安慰药剂,这事并没有错呀。如果发现安慰药剂不起作用,再换其它治疗方式也是可以的。”

    李权不明白,刘教授为什么受到这么大的打击?

    “唉,都怪我太自信呐!你以后一定要吸取教训,不管医术有多高明,诊疗经验有多丰富,一定不能盲目自信。人一但太过自信,就容易武断,处理病人时就容易出问题。”

    刘教授叹了一口气,接着说后来发生的事。

    “那个孕妇拿药后的第二天早上又来了,嚷着说我开的药并没有任何效果。我心想,本来就是安慰药剂,自然不可能立竿见影。就算是真正的药物,也没这么快见效呢。于是又打发这个孕妇回去继续服药,再多观察两天。

    至少我认为她的皮肤sao痒不会对胎儿造成伤害,也不会对孕妇本人的生命造成危险。”

    从刘教授的描述来看,这么处理合情合理,没毛病。

    “一眨眼就过了四天时间,那个孕妇再也没有来找过我。当时我还以为那个孕妇的病已经好了,或者症状极大缓解。谁知道,就在昨天下午七点多的样子,那个孕妇一度出现呼吸困难,胎心失常等症状,紧急送到我院救治。

    我检查后,发现她的胸口已经起了大片的红斑,甚至蔓延到了其它部位。

    看上去有点像是真菌感染中的皮癣。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明白自己可能误诊了。

    给她开了抗真菌的药物,加以治疗。

    只是你也知道,几乎所有抗真菌的药物都含有激素,对于孕妇来说,这是一个大麻烦。必须严格控制用药量,而且尽量以皮肤外抹为主。

    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我特意让那位孕妇住院观察。

    用药以后,孕妇出现脾气暴躁,呼吸困难等症状。胎心监测也是极不稳定。今天上午开始,胎心更是直线下跌,根据我的经验,这种情况很容易胎死腹中。

    惠尔医院妇产科这块金字招牌是我带领团队一点一点,用了几乎一生的心血才打造成功的。

    现在,只要这位孕妇流产,我立起来的这块金字招牌也就被我亲手给毁了。

    几十年的心血呀,我不但把自己害了,更是害了你们,害了惠尔医院。

    我知道,你扩建医院需要一大笔资金。如果在这个关键时刻,妇产科出了问题,医院的诊疗业务必定大受影响。是老师对不住你……”

    刘教授说着说着,声音哽咽。

    担心惠尔医院妇产科的金字招牌被砸了,这才是刘教授心灰意冷,内心崩溃的真正原因。

    人就是这样子。

    你做了一百件好事,不一定有人记得你的好。

    但是你只要做了一件坏事,所有人都会认定你是个坏人。

    “老师,那位孕妇的病就只是真菌感染吗?”李权觉得一个皮癣,不至于导致胎儿的胎心直线下降。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我们经常会听到这样一句话,癣介之疾,无伤根本,观之不雅。

    也就是说,牛皮癣之类的皮肤病,不会伤害到患者的性命,但是会影响患者的形像。

    试想,我们手上长了一大片的手癣,与人打交道时,敢伸出手跟人家握手吗?

    如果皮癣长在脸上,那就更难看了。

    孕妇应该还有其它疾病,有可能没被查出来。

    甚至有可能并不是真菌感染。

    “这个……我也是今天中午听说胎心一直下降,才怀疑可能不是真菌感染,取了皮屑,送去化验室检验。因为时间很短,化验室那边暂时还没有消息。”

    刘教授的老脸一阵发赧。

    一步错,步步错。

    处理这位孕妇的病情时,他已经出现多个失误。

    “行,基本情况我已经了解清楚,我去找孕妇家属谈。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不会让惠尔医院妇产科的招牌被砸。您也不必太过担心,等我好消息便是。”

    李权好言好语的安慰着老师。

    如果出现多次失误的医生不是刘教授,而是别人,李权肯定不会是这个态度。

    不说把人骂个狗血喷头,至少会有一定惩罚。

    医院可不是慈善机构,医生、护士出现失误时,必须受到处罚。

    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一家医院的医疗质量。

    当然,犯事的人是刘教授,李权给出的待遇肯定截然不同。

    再说了,刘教授现在已经感到非常自责与愧疚。

    要是李权再说一堆难听的话,刘教授估计想不开,直接上吊都有可能。

    有时候,千万别高估了一位老医生的内心。

    人都是这样,在高光时刻,或许内心强大,抗打击能力特别强。

    但是走下坡路的时候,内心比任何时候都要脆弱。

    从刘教授的办公室走出来,李权先打电话询问化验室关于那位孕妇皮检结果。

    “你好,这里是化验室,请讲。”

    “我是李权!”

    李权这两个字,在惠尔医院那就等于皇帝,极具权威。

    “哦哦,原来是李院长,您有什么吩咐吗?”接电话的女医师吓得语无伦次,明显有些惊惶失措。

    “妇产科送检了一位名叫宋小玲的孕妇皮屑,结果出来了吗?”

    李权的声音威严而沉稳。

    “您请稍等,我问一下同事。”说完后,李权听不到声音了。估计这个接电话的女医生把话筒给捂住了。

    过了片刻,电话那头传来一道恭敬的中年男子声音。

    “李院长您好,我是检验科的陈上进,您要查询的孕妇宋小玲皮检结果暂时还只出来一部分。我们在她的皮屑中发现了须癣毛癣菌、犬小孢子菌两种皮癣病菌。同时,我们发现犬小孢子菌有变异情况。”

    检验是一件严谨的事情。

    如果不是李权打电话询问,结果还不可能这么快就出来。

    因为他们必须保证检测的准确性。

    “继续检查,有情况随时向我汇报。”李权说完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那个叫宋小玲的孕妇同时感染了两种病菌,而且都属于皮癣类病菌。这种情况并不多见。

    一般来说,得皮癣的病人,特别是感染时间很短的病人,只会出现一种皮癣病菌。

    具体情况,得看到孕妇本人才能做出新的结论。

    ……

    妇产科的小会议室内,那位吵闹的孕妇,还有她的几位家属,都已经被请了进来。

    至于那两名暗访的记者,已经被保卫科的人请去喝茶,聊聊‘人生’。

    任何一家医院或者是单位,如果只是一味的当个老实人,纵然有着法律保护,那也很难生存下去。

    因为这个社会本身就是竞争的社会。

    喜欢钻法律空子,不守规矩的人太多了。

    李权还在小会议室外面,就听到里面传来嘈杂的吵闹声。

    那位孕妇与家属的情绪似乎很激动。

    还说什么要是胎儿保不住,就要惠尔医院怎样怎样之类的威胁话。

    李权走进会议室,闹事的孕妇与家属只是随意看了一眼,然后继续围着闵副院长等人骂。

    “我们李院长来了,大家都冷静一下,坐下来好好解决问题。”闵副院长或许也是第一次碰到这么能骂的家属与孕妇。

    人家挺着个大肚子,本身胎心又一直在下降,闵副院长就算一肚子火,那也只能忍着。

    “哪有这么年轻的院长,哄鬼呢!”

    “你们惠尔医院别想店大欺客,我警告你们,如果不立刻给我们好好解决这件事,那你们就等着把名声搞臭,然后法庭上见吧。”

    家属的态度无比强硬。

    “我只说一句,如果你们想解决问题,那就坐下来好好说话。”李权发话了。

    带着无上威严,以及强大的气场。

    随着他在医疗体系的成就越来越多,地位也是越来越高,谭院长、杨副局长等人身上才有的威严,现在已经出现在他的身上。

    威严这东西,就是一种气质,无形无味,但是在谈判的时候,确确实实可以镇得住场面。

    孕妇和几个家属,还真就被他给镇住了。

    “你能当家做主?”一名中年男性家属盯着李权问道。

    言语间颇有几分轻视的味道。

    “做不了主,我就不会进这个门。坐吧!”

    李权也不管这些人的反应,率先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闵副院长等人跟着坐下,拱卫在他的周围。

    这时候,那种帝皇般的气势也就出来了。

    “宋小玲,我已经了解过你的病情。真菌感染,而且不止一种真菌感染。”李权的目光扫过孕妇和几位家属。

    当他的目光扫过宋小玲旁边的那名中年男子时,眼中露出一丝异色。

    宋小玲的皮屑中为什么检测出两种皮癣类病菌,李权已经找到了台案。

    不过现在也不敢十分肯定。

    “这位先生,请问你与宋小玲是什么关系?”李权问那名中年男子。

    “我是她的丈夫!怎么了?”中年男子不甘示弱的瞪眼反问。

    “没什么。我接下来要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如实回答。”李权盯着这个中年男子的手。只见对方下意识的缩了缩手。

    zn03251zxs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