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玄幻仙侠 -> 我家娘子不是妖

正文 第281章 密室惊魂!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恋上你看书网,我家娘子不是妖

    石夫人一脸茫然,显然不太明白陈牧在说什么。https://www.25kanshu.com

    云芷月也是很懵。

    不过石夫人终究还是有经验,细细琢磨了一会儿,那双杏眸顿时藴起一汪春意:“原来陈坛主也是有趣之人。”

    她伸出嫩丫子勾住陈牧的腿,媚笑道:“平日里没少磨练吧。”

    “有点意思。”

    陈牧有些诧异的望着女人,不禁调侃。“看来石堂主是个大忙人,为天地会劳累日夜,陈某表示很尊敬。”

    “尊敬什么啊,自家后院的地儿都闲搁很久了,那死鬼也不知道翻翻。”

    石夫人一脸幽怨。

    此时她内心倒是真的有些欢喜,原以为是个直男,不曾想还是个情调之人,她就喜欢这种。

    毕竟跟有情调的男人玩起来,可以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但陈牧却退后了一步,安安稳稳的坐在椅子上说道:“可惜陈某的锄头不轻易助人,怕损坏了没人赔偿。”

    “可搁的久了也会生锈的。”

    石夫人试图再挽回一下。“不如让妾身保养一下?”

    听着两人对话的云芷月,却是满脸问号。

    什么跟什么啊。

    陈牧一脸正色道:“石夫人的好意我心领了,但陈某已有心上人,此生已决定只为她一人奉献。”

    “哟,不知哪家姑娘这般幸运儿,能得陈坛主眷念。”

    石夫人面露好奇。

    陈牧苦笑着摇了摇头:“此人身份尊贵,不提也罢,更何况阴阳——”

    话到一半,陈牧突然打住。

    然而‘阴阳’二字却被房间内的两个女人听见了面色皆有了变化,云芷月更是下意识摸在腰间的暗器。

    石夫人不动声色的笑问道:“阴阳?难不成陈坛主喜欢的人儿在阴阳宗?”

    陈牧神情挣扎了半响,最终还是一副释然模样:“罢了,倒也没什么可掩饰的,记得三年前我偶然见到了阴阳宗大司命,当时便被她绝美的身姿、清冷的气质所吸引,只觉她是广寒仙子下凡……”

    听着陈牧的赞美爱恋之语,房间二女面色古怪。

    云芷月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一阵恶寒,握住暗器的手紧了几分,眼里满是警惕与怀疑。

    这家伙是不是知道我们的身份了?

    石夫人递了个眼色,示意大司命莫要冲动,且先听他说下去。

    “虽然相貌也没怎么看清楚,但其身姿一直留在我心底,始终未曾忘却,可惜自哪儿以后便再也未曾见过……”

    陈牧苦笑着摇头。“当然,单相思终归也只是单相思,这辈子我也没机会与那位大司命见面了。唉……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听到最后一句,石夫人美眸熠熠发亮。

    而云芷月的眉头却皱的更紧了。

    她的性子就是这样。

    换成以前被人喜欢,她倒不会有什么反应。

    但自从与陈牧相爱后,当面听到一个男人如此眷念于她,虽不至于生气,但内心总是很不舒服。

    云芷月淡淡道:“陈坛主,婢子听闻阴阳宗的大司命其实也一般,长得并不漂亮,陈坛主若真见了她,必然也会失望。天底下漂亮女人多得是,何必臆想一个陌生人。”

    “你这丫头眼光太肤浅了。”

    陈牧有些不满道。“大司命岂是一般女子可比,放眼整个天下,大司命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阴阳宗能有如此盛名,大司命功不可没,至于什么少司命之类的,不配提及。”

    听到男人如此吹捧和夸赞,云芷月一时无语。

    她算是明白了一个道理。

    当一个人在不了解对方的前提下喜欢上对方,那在他眼里,对方全方面都是完美的。

    陈牧转移了话题:“对了,石夫人找我来究竟是什么事。”

    “是关于朱舵主的。”

    石夫人说道。“妾身从夫君那里听闻,朱舵主已经派人前往京城调查,而且也派人前去总舵,想要调查陈坛主您的身份。”

    陈牧笑了起来:“毕竟是自己儿子出了事,换成其他人也一样。”

    石夫人道:“对于慕容舵主这件事,陈坛主如何看?您觉得……是自己人干的,还是外人寻仇。”

    陈牧摇头:“不清楚,这件事高坛主那边在调查,以我个人意愿来说,是不希望天地会内斗的。”

    “也是,如今天地会颇为动荡,若真出了什么幺蛾子,也是麻烦。”

    石夫人叹了口气。

    女人在说话间,有意无意的拉起了一些裙摆,露出些许玉白大腿。

    还特么想勾引老子?

    陈牧笑了笑,装作很疑惑的说道:“我从高坛主那里了解了一些情况,说总舵主此次重伤是为了争夺某个宝物。石夫人的丈夫既然是朱舵主的心腹,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石夫人眉梢轻轻一挑,瞥了眼大司命,笑着摇头:“妾身也不晓得。”

    “这样啊。”陈牧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起身说道。“既然如此,如果石夫人没其他事情的话,那我就先告辞了。”

    “陈坛主就不考虑一下别的事情?”

    石夫人纤纤玉手轻抚着自己的腿面,弯月的杏眸里满是挑逗的qingqu。

    陈牧拱手:“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说完,便离开了房间。

    目视着陈牧身影远去后,云芷月淡淡道:“你觉得他是不是发现我们的身份了?”

    “不好确定。”

    石夫人幽幽叹了口气,“目前唯一可确认的是,我对他真没吸引力。或许他的心中只有大司命你。”

    “闭嘴!”

    云芷月瞪了对方一眼。

    想起之前陈牧的那个问题,她好奇道:“为什么那女人答应对方表白。”

    “手速快啊。”

    石夫人笑盈盈的回答道。

    见云芷月还是一脸茫然,石夫人也不详细解释,开口问道:“大司命,勾引这招是没用了,你还有什么指示?”

    “静观其变。”

    云芷月樱唇吐出四个字。

    ——

    陈牧回到屋子,有些愁眉不展。

    这大司命很有难度啊。

    刚才冒险夸赞对方,结果那丫鬟不仅没有喜悦,反而很厌恶的样子,该不会真是丑八怪吧。

    哪怕再高傲的人听到别人那种方式的夸赞,也总该有些反应的。

    “心理有问题!”

    陈牧初步给出了一个结论。

    这位大司命属于那种性情薄凉、心理冷漠扭曲的丑女。

    越是夸赞,反而让她越为厌恶。

    “陈牧。”

    一直躲在房间里的苏巧儿从柜子旁跳出来,便要抬起玉臂去抱男人的手臂,却被对方避开。

    小丫头委屈的撅起小嘴。

    陈牧倒了杯茶说道:“今天晚上陪我去慕容舵主的房间调查一下。”

    “我不去!”

    随着双马尾甩动,女孩气呼呼的转过脑袋。

    陈牧叹了口气:“不去就算了,我自己去吧,毕竟那地方有些危险,如果不小心伤到你了,我还是很心疼的。”

    苏巧儿纤细的十指绞在一起,低声说道:“那我陪你去吧。”

    “真是谢谢你了,巧儿你真好。”

    陈牧夸赞了一句。

    少女露出甜美的笑容。

    而这时,陈牧很无意的将腿搁在凳子上,一边揉捏着一边自言自语道:

    “这些天为了找苏老大的下落,真的是太累了,我晚上几乎没怎么睡过好觉,感觉身子都散架了,可惜没有青萝那丫头帮我按摩一下……”

    苏巧儿贝齿咬着香唇,蹲下sheng子帮着陈牧按摩。

    ——

    夜深时分,清冷的高空挂起无数的星点,颇为凄迷。

    除了灵堂外,院内其他地方一片寂静。

    陈牧和苏巧儿悄悄潜伏进内院,来到慕容舵主的卧室门前,确认周围没有异常后,推门而入。

    房间内死寂一片,空气中隐隐浮漾着一丝腐霉味。

    寻味过去,却是一些馊了的糕点。

    陈牧对苏巧儿小声说道:“用你的鼻子闻一闻,看看房间有没有异常东西,我先随便翻翻。”

    苏巧儿点了点头小脑袋,开始仔细搜寻。

    卧室内并没有太多装饰物,除了简单的必备家具用品之外,可以看出慕容舵主生活比较俭雅。

    陈牧主要在床榻上及周围进行检查。

    刚开始他并没有翻找出什么东西,不过随着苏巧儿加入,很快这丫头便在床底角落里发现了一枚珍珠。

    残留有女人气味。

    珍珠只有普通黄豆大小,并非是纯白色。

    而是一种类似于粉白带着一丝蓝纹的珍珠,平日里很少见。

    放在手心,时而冰凉,时而温暖。

    像是从项链上掉下来的。

    “这种珍珠比较稀奇,回头交给朱雀使查一查。”

    陈牧将珍珠放入储物空间内,对苏巧儿说道。“巧儿,再用你的狗鼻……蛇鼻嗅觉检查一下,看有没有其他遗漏的。”

    苏巧儿在房间内又仔细搜寻了一遍,摇了摇头:“没有了。”

    就这些吗?

    不知为什么,陈牧总觉得这房间有些不对劲,在踏入房门的时候就感觉阴沉沉的。

    他回想起了慕容萍说过的话。

    梦游……砌墙……

    砌墙?

    为什么要做出砌墙的动作?

    陈牧眸光一闪,开始挨个在墙壁上敲打,不过敲了一圈后,并没有发现墙面有任何异常。

    渐渐的,陈牧将目光移到了地面。

    于是他趴在地上开始敲打。

    直到陈牧敲打到木桌下的地砖时,地砖反馈而来的声音变得不对劲了,不再实闷。

    下面是空的!

    陈牧漆黑的瞳孔缩起,燃起了丝丝兴奋,扭头对苏巧儿说道:“找机关!这周围绝对有机关存在!”

    苏巧儿跟着寻找。

    可惜任由两人在屋内寻半天,也没找到机关的位置。

    陈牧尝试着用灵力去硬凿,石砖的坚硬程度超出了他的想象,感觉比钢板还要坚固。

    “陈牧……”

    苏巧儿拽了拽他的衣袖,小声说道。“要不,我们把桌子挪开试试?”

    “不可能,谁会设计这么脑残的机关。”

    陈牧摇了摇头。“相信我,我在这方面是专家,机关一定就藏在隐蔽处,也许是个花瓶,也许有个钥匙孔……”

    苏巧儿“哦”了一声,也没吭声。

    毕竟陈牧确实比她聪明。

    过了一会儿,小丫头小心将桌子拉到另一边,随着“喀嚓”一声,地板缓缓打开,露出了通道。

    正拿着花瓶研究的陈牧,望着黑漆漆的楼梯通道,陷入了沉思。

    “咳咳……”

    陈牧呲了呲牙,淡淡道。“下去看看。”

    楼梯通道很深。

    就在陈牧踏进的刹那,两侧通壁上照明珠自动亮起,昏黄的光芒泻流向通道更深处。

    大概两分钟左右,两人才走到底层。

    眼前是一扇铁门。

    门半掩着。

    推开带有潮湿气息的铁门,映入二人眼帘的则是一间很大的密室,充斥着冰冷的气息。

    密室内,是一间间小房子。

    用砖泥堆砌而成。

    没有门、没有窗户、呈直立长方形的小房子,就像是老式的烟囱,占地不到一平米。

    “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陈牧疑惑不解。

    不知为什么看着脊背有些发凉。

    他走到离他最近的小房子前,轻轻敲打了几下,然后猛地一拳砸去,砖块分裂被砸开了一半。

    下一秒,陈牧便倒吸了口冷气,头皮发麻。

    小房子内是一具尸体。

    一具无头尸体!

    从腐烂的程度来看,这尸体已经被封藏在小房子里很久了,但奇怪的是没有任何腐臭的味道。

    苏巧儿也被恐怖的尸体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退去。

    结果‘嗤啦’一声,身后的石板门突然打开,然后小丫头在惯性下进入了小屋。

    而石板门又是转动的。

    当苏巧儿进去后,石门瞬间又恢复了原状。

    “巧儿!”

    陈牧面色一变,急忙冲了过去。

    但无论他如何推搡,刚刚还轻松打开的石门此刻竟然推不动了,仿佛是一堵墙壁横在那里。

    “巧儿!你没事吧!”

    陈牧用力拍打着石门。“能听到我说话吗?巧儿!”

    女孩并没有回应。

    陈牧心急如焚,也顾不上其他,用意念召唤出体内更多的黑液凝聚在手臂上,拼尽全力砸了过去!

    轰隆!

    在强大灵力之下,石门如脆弱的沙包直接飞了出去。

    而另一边,惊慌的少女还在拍打着石门,结果还没反应过来呢,脑袋被撞击,整个人就随着石门一起倒飞而出。

    “巧儿!”

    望着躺在地上捂着自己额头疼痛叫唤的少女,陈牧连忙上前查看。

    见对方只是额头起了大包,才松了口气。

    苏巧儿小脑袋晕乎乎,还不晓得是什么状况,疼的眼泪花打转:“陈牧,发生什么事了。”

    “呃……门自动飞了进来。”

    陈牧说道。

    生怕女孩再追问,陈牧抄起少女的腿弯,将她横抱在怀里。

    不过当他的目光随意扫了一眼屋内后,便愣在原地。

    扑通!

    怀中的少女掉在了地上。

    陈牧张大嘴巴。

    只见屋内墙壁上,竟挂满了一颗颗头颅!

    zn03251zxs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