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往返时空1978

第三十八章 烧猪头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在伐木场工作的日子,可以说是唐行之从小到大,最辛苦的日子了。https://www.25kanshu.com

    这时候生产力不发达,人要与天斗、与地斗就要付出许多汗水,唐行之几次累歇菜。但用组长的话说,现在的工作量不算大,以前集体大开荒的时候,累死人是经常的事。

    后来,唐行之太累了,也开始和工友们抽烟起来。

    谁都知道抽烟不好,只是劳苦大众可能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感觉到轻松一些。

    组长告诉了唐行之一些做木工的开心事。

    做木工累是累,但工分高,而且木工的工分算钱方式,和种地是不一样的。村子里最赚钱的一个是建筑队,一个是农具厂,早些年还有油坊。

    木工里也分三六九等,门窗、家具、纺车、大车,这些不一定有人要,但棺材是家家必备的。老人都会买,家家户户都有放棺材的习惯,懂造棺材的才是最厉害的。

    唐行之没有在自家见过棺材,唐爸倒是和他说,在太公家见过。当时没有冰箱,饭菜吃不完都是放进棺材里,怕老鼠偷吃。

    老唐家这边木工的手艺……也就那样吧,一般般。

    当时别的单位会雇各个村的基建队去干活,组长印象最深刻的有三个工程,一个是给军队造军营,一个是造汽车站,还有一个是造医院。

    他们那阵子吃的饭菜比较好,现在都记着。

    “特别是造军营的那次,嘿,所有人都鼓足了干劲!我们都崇拜当兵的,当时我还造了把木枪,可惜现在不知道丢哪里去了。”

    “我也喜欢枪,爱听军人打鬼子的故事,双枪老太婆之类的。”唐行之说。

    小时候唐行之喜欢玩玩具枪,打塑料子弹的那种。远远摆一个火柴盒,20米内两三枪必中。

    外公早些年打过鬼子,见到唐行之喜欢玩枪,就特别高兴。

    后来那些枪就不给卖了,威力也确实大。

    一群人早餐后坐着闲聊,看着时间差不多了,组长拍拍手,大喊道:“开工了开工了!”

    旋即又和旁边坐着的唐行之说:“你跟我来。”

    “不和他们一起拉大锯吗?”

    “今天我们烧炭。”

    一说起这个,唐行之就来劲了,这也是他的本来目的。

    烧炭的原理谁都知道,让木头充分燃烧后,埋起来等它灭火冷却就行。但这其中要讲究技术,讲究出炭率,这就要有经验的老师傅才能把握了。而且木炭制造这行业更新换代特别快,现在厉害的技术,2020年不好使。

    烧木炭要用到木炭窑,木炭窑的常见种类有很多,老唐家这边用的是“猪头窑”。

    造型大概是一个蒙古包,高度3米左右,是砖头做的建筑物。

    猪头窑猪鼻子的位置是大门,人可以进去放木材。

    木材是很有讲究的,块头要差不多大是最好的,一条一条的,太大块就要劈开。干木头最好,太湿的木头不容易点着,需要加煤油。

    唐行之跟着组长,还有另外几人,把各种要煅烧的木头拿进去,竖着放,尽量塞满整个猪头窑。

    光是把木头塞满里边,就把好几个人累趴了,到入夜才搬完。

    紧接着用砖头把窑门给封好,甚至还要涂抹泥巴来封缝隙。

    组长说:“我们这个窑算小窑,能装16吨木材,烧出来的木炭大概是4吨半。以前大炼钢那会儿,公社里还有更大的窑,一排过去好几个,一个冬天能烧秃好几座山头。你现在看到的这些树林,是这几年恢复的,所以没有多少大木材,以前是有的。”

    唐行之这会儿坐在地上,看着猪头窑,联想着当年的大炼钢。虽然最终失败了,但场面一定很宏伟。那时候的人只靠着信念,就敢砸锅卖铁,是他不能够体会的。

    封了猪头窑的大门,侧边还有一个篮球大小的小门。

    这小门是用来点火的,在里边烧起来后才封上。到时候整个猪头窑会很热,所以这小门是凸出来许多的。

    在猪头窑顶部还有个比较高的烟筒,很细,可以出烟,氧气却不能从那里进去。

    组长到小门那里蹲了下去,点了根火柴往里丢。

    里边挨着这部分的柴火比较细,然后才慢慢粗,这是为了方便燃烧。

    组长指着烟筒说:“可以通过冒的烟观察火势,判断里边烧起来没有。等燃起来后,就把那个小门给封了。”

    “怎么判断烧起来没有?”

    “烟很大就烧起来了,一会儿我封门的时候你记下烟量。”

    过了好一会儿,组长顶着热浪,去把小窑门给封了。

    这时候唐行之已经躲得远远的了,热气逼得他没办法靠近。

    烟筒里冒烟的情况,自然被他记了下来。

    唐行之问组长,这窑要烧多久,组长和他说要烧3天。

    等到这窑灭了,温度降下来,把里边的碳拿出来,那就是黑炭了。黑炭比较轻,很容易就能燃烧,很快就会烧完。

    而若是中途把窑打开,比如在烧到一天的时候打开,取出烧得通红的木炭,拿稍稍湿润的泥土掩埋,炭的外表就会和外部发生反应,就像是盖上了一层白霜,这就是白炭了。

    白炭里还有不少能烧的好东西,更沉,只是造白炭的技术难度更大,他们这里搞不了。

    这边留一个人看火,接下来三天唐行之跟着组长继续伐木。

    从一开始的疲劳,到适应,到麻木,他是第一次这么压榨自己的体力。

    到最后他大脑完全放空,已经停止了思考,身体却能够凭借着本能记忆在行动。

    这就是现在最苦的劳动人民的日常了。

    唐行之是个特别简单的人,对衣食住行要求很低。

    刚出生时奶奶做迷信活动,给他穿被剪烂的衣服,说这样他就不会是个喜好穿奢华衣服的人,就能过日子。估计是遗传自唐爸的基因,他真的对穿什么衣服不感兴趣。小时候天天穿校服,周末也穿。长大后一个人住,没人管,更是能把内板给穿到破洞。

    对吃的他其实也不是很在意,得空就自己做一顿好吃的,不得空的话,各种米粉、辣椒拌饭、燕麦片,这么轮流吃个半年没什么感觉。

    住的话,主要得安静,可以看小说。

    行……宅男不需要经常出门。

    原先他还被鸡汤文洗脑,整天觉得应该拼命奋斗,最近觉得没必要,适量奋斗就好。毕竟命是自己的,钱是老板的。

    来到了1978年的中国,看到了这些最辛苦的劳动者,和他们一起劳动之后,唐行之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该努力一点。

    勤劳致富乃是谎言,但这么勤劳的人,不该受穷。

    ……

    ……

    zn03251zxs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