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警医夜行

正文 第383章【围攻酒楼】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擂台之上,烈烈风起!

    无边的阔然肃杀之意直冲云霄!

    顿时,血染疆场,阴沉之风,嘶吼盎然!

    下场的观众们,呼声层层迭起,顿觉不妙,糟了!这家伙,要完蛋了!

    转瞬之间,大师兄便是扬长一剑!

    借一缕天灵之光,映照天地日月,斩杀世间奸邪!

    “从现在开始,也就……没有所谓的第四个回合了。https://www.25kanshu.com”

    “西内!”

    一瞬!

    剑出鞘!

    剑光落!

    大师兄收鞘,飘逸转身离开,而身后的冰冷地面上,已然血泊绽放了一具更加冰冷的尸体。

    过程,就是这么的完美。

    超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这样的场面,他们也算是平生以来,初次见面。

    他们本来以为,这家伙是一个不知变通的家伙,可是谁能够想到,这家伙,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说是三个回合,其实是在敌人的恍惚之间,增加到了五个回合。

    其实……这种耍伎俩的手段,根本就上不了什么台面。

    但是一看到对面的壮汉,是如此的以大欺小,但是他们心中也是觉得,该!

    这壮汉,完全就是活该!简直就是死有余辜!

    就是让他在让三个回合之内死掉,让他在擂台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时机去出手!

    而这,

    便是大师兄对一位声称武者的武者,最大的羞辱!

    ……

    “哈哈哈!这家伙,真是厉害了,没有想到啊,他竟然是用如此的手段去赢得这场胜利了,真是超乎了我的想象,我不得不去说,这个人,乃是天纵奇才,倘若是天天喝酒的话,哈哈哈……一般人要是推断的话,估计会说喝酒会废掉一个人的,但是我们依旧可以逆着推理啊,他越是喝酒,就越是厉害,你说呢?哈哈哈!”

    这个观众一语道破天机,直接将大师兄这一生的战斗提升的技巧,给完完整整说了出来。

    但是当时的那个时代不允许。

    只有他一个人看穿了,可是其他的人,看不穿。

    所以就是因为这样,在这个时代之中,其实众人还是对于这个观众,有着一些偏见的,他们总觉得,这个人,怕不是个傻子吧,总说一些比较喧哗取众的言语。

    然后自然而然的,这些观众就开始对着这一个眼光不同,眼光“独到”的这个观众开始一顿狂喷乱骂。

    然后这个观众就顿时开始变得困惑了,很是不理解,“不是吧不是吧,难道这个世界上,不会真的只有我一个人觉得事实就是如此吗?难道你们身为大师兄的忠诚粉丝,却看不到这么长远的地方吗?”

    “是的没错,你就是一个人,全世界都包容不下你,你就是你一个人!你要相信自己,当你失败的时候,当你面对整个世界的挑战的时候,你要永远的相信你自己的身后,依旧是没有一个人!你无论成功还是失败,你永远都是一个人!加油!我看好你!”

    其他的观众们也是老阴阳家了,开始对着他进行一顿夸赞,听的这个观众都开始有点不好意思了,啊,羞丨涩。

    ……

    而此时此刻。

    在大家的众目睽睽之下,大师兄已然离开了擂台。

    然后来到商铺面前,取得神罗天征。

    老板也是因为刚才的战斗场面而顿时一脸震惊和懵圈,他还没有完全从战斗之中抽离出来,最终还是大师兄走到了老板的面前,然后挥了挥手,老板这才缓过神来,连忙将所剩无几的神罗天征交付到了大师兄的手里,然后还笑着说道,“这位帅哥,我看你战斗的时候很是超乎常人,我感觉,你是当今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天才,所以,我现在有一个不情之请,就是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不当讲,告辞!”

    大师兄抱着神罗天征,转身离开,目光全然落在了这壶美酒上。

    啊,白嫖到了一壶酒,还真是厉害啊。

    当大师兄走远了之后,就连背影都彻底消失,浓缩成了一个小黑点也消失不见的时候,老板又突然想起了一件大事!

    九十九块钱!

    雾草!

    这家伙,特么的,还没有付钱呢!

    “阿喂!回来!钱!给我钱!”

    老板双眼血红,声嘶力竭的大声呼喊!

    “阿伟死了!”

    “你就算是喊破喉咙!我也不会回来的!我说的!”

    天外,陡然传来一阵天外之音!

    正是大师兄的颇为磁性的魅力嗓音!

    “破喉咙!”

    “破喉咙!”

    老板还是不服气,便是开始一声声大喊!

    绝望之境,就是应该自身创造希望!

    权当做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

    破喉咙还真的就来了!

    “贼人!休走!交出九十九块钱,饶你不死!”

    突然,

    大师兄离开的路上,

    身后咆哮的声音,愈发逼近!

    恩?

    这是……

    大师兄恍然之间,

    便是看到一名彪形壮汉手持巨斧,

    从半空落下,势必要将自己斩成两半!

    一半是自己,另一半,还是自己!

    谁能够想到这个时候,竟然还真的会出现所谓的破喉咙,当然了,这个时候的大师兄,自然是想要喝酒的,刚才的声音,也只是开玩笑的,所以大师兄立即闪避了一下,巨斧落下,狠狠的砸落到了地面上,很快,便是看到了地面顿时被劈开,形成了一道巨大的缝隙!

    面对这样的事情,大师兄不仅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巨斧倘若是真的劈砍在了自己的身上,自己岂不是尸骨无存了?嘶!真是恐怖如斯!

    虽然自己也很是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个壮汉的厉害,但是不得不说,这个破喉咙,远远要比之前的那个壮汉要战斗力厉害不知道多少倍。

    当然了,现在这个时候的大师兄,也是根本对于任何人,都无所畏惧的,毕竟刚才的自己,真的是在开玩笑,于是就在破喉咙想要对自己发起第二次进攻的时候,大师兄连忙后退一步,伸出了自己的手掌,“好兄弟,等一下!”

    “有屁快放!”破喉咙扯着喉咙大声吼道!

    “给,九十九块钱!”

    这个时候的大师兄,

    也是立即毫不犹豫的将钱交给了破喉咙的手里,

    破喉咙冷笑一声,“这还差不多。”

    于是便是要转身离开,但是大师兄却是又喊了一下,“壮士!请留步!”

    “土豪?何事?”破喉咙眸光一转,眸中含情,温柔问道。

    “给,九十九块钱!”

    也不知道为什么,

    就在破喉咙傻眼的同时,

    又是九十九块钱,直接落在了这位破喉咙的面前!

    顿时,

    穷凶极恶的破喉咙,永远热爱大师兄!

    永远热泪盈眶!

    啊!

    呜呜呜,泪目!

    “哥,我以后跟你混了,要不,老板的这九十九块,我请你喝酒去吧!”

    破喉咙为了抱土豪的大腿,也是豁出去了。

    哈哈哈!

    这样突如其来的反转,果然啊,这个世界,依旧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的世界啊。

    果然钱是世界上,最为实际的一种东西了,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正是这个道理,虽然有时候有的人并不愿意承认这样的事实,但是没有办法的是,事实就是如此,就算是自己不愿意,其实也是没有什么办法,谁让这个事情就已经发生了呢?

    很快,两个人就成了好兄弟,然后拿着老板的钱,去酒楼喝酒去了,他们感觉到,有个兄弟在自己的身边,就是好啊,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天各一方,这个结果,其实他们很是不愿意看到的,因此为了彼此挽留对方,就喝酒喝得慢一点,希望时间可以流逝的慢一点,希望万物的一切,都可以好好的停下来,然后自己就可以看看路边的风景,这一路走来,好像真的是遗失了什么,这样的场景,是什么意愿?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但是总的来说,能够因为九十九块钱,就遇到一个好兄弟,这辈子也值得了。

    总之,这便是目前这个时候,破喉咙对于大师兄的想法,他感觉,大师兄不仅仅是一个土豪,经过一番的接触下来,他终于还发现,他就是一个名副实际的土豪,家财万贯,真是厉害啊!呱唧呱唧!

    而大师兄对于破喉咙的看法,就更是简单了,就是因为他心怀正义,不管敌人的战斗力是多少,但是老板随随便便一喊,他也不管认识不认识老板,就直接冲上来了,完全不顾自己的安危,这样的人,难道不是正义使者的化身?是什么?

    所以喝酒的人,爱交正义之士,自古以来,古皆有之,更何况是现代之人,看到如此的壮汉,颇有一种安全感,“兄弟,此后,你便做我的贴身保镖我,护我一声周全。”

    “好哒,哥。”壮汉眨了眨眼,说道。

    大师兄:……

    大师兄:“你,你正常点。”

    “嘤……”壮汉略显委屈,小嘴一嘟,化身嘤嘤怪。

    大师兄:……

    “告辞,以后有缘的话,我们自然会再次见面的,喝酒已经喝完了,我结账,还有,那九十九块钱,你就交给老板吧,人家卖酒也不容易,这神罗天征,就值这个价。”

    说完之后,大师兄便是到了柜台上结账,而后离开。

    其实这个时候,破喉咙心中很是依依不舍,恋恋不舍,但是没有什么办法,这个时候,自己也不能够做出什么事情去阻拦大师兄。

    大师兄本来就不是属于某个人的人,而是属于世界的所有美酒。

    大师兄离开的时候,不带走一片的云彩。

    离开的时候,破喉咙这边的目光,有点深情,终于,他脱口而出,问道,“兄弟,可否可知你的名字?”

    “我燕某人无名无姓,告辞!”

    大师兄哈哈一笑,仰头喝酒,出门而去。

    破喉咙:……

    好家伙,燕某人都出来了,你还无名无姓……

    但是就在自己吐槽的时候,大师兄已经走远了,走的很远很远了。

    只是这一别。

    就让大师兄,有了灾难的发生。

    ……

    大师兄擂台上,声震天下。

    有多少人眼馋。

    其实,他并不知道的是……

    神罗天征,全球限量一壶!

    仅仅只是因为刚才的那一场对决,便是让他,成为了世界上最为瞩目的存在。

    只是,

    他不是万人瞩目的璀璨之星,而是万人仇恨的死敌!

    因此这个时候,众人都开始追寻他的下落,为的就是要用自己最为强大的力量,去寻找到神罗天征。

    这一次,大师兄,也算是在劫难逃了。

    但是这个时候的他,依旧是乐在酒中,感觉整个世界,都是如此美好的。

    尤其是在这个方面上,其实只要是自己能够感受到的,那么自己就必然会去避免。

    但是不得不说,这一次,是敌人在暗处,我在明。

    以至于大师兄根本就不知道,整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师兄随随便便的走在大街上,便是可以顿时感觉到,不远处的那些路人们的眼光,竟然都是如此的与众不同,就是感觉怪怪的感觉,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吧,谁也不认识谁,大师兄就认得自己手中的那一壶酒,所以就是因为这样,他也不多说什么了,既然人家奇怪,可能就是这边的人,就是这样的性格吧,自己也没有什么必要去多想啊。

    于是,大师兄就没有在意这些人的目光,继续开始往前走。

    可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声名远扬,是让他有了一种功成名就的错觉,同时,也是引来了杀身之祸。

    ……

    深夜之下。

    有几个穷鬼,正在围坐一台,打着斗地主。

    “输了输了,又输了!”

    “是啊,我今天晚上,不知道输了多少钱呢,我白天没有上班,晚上打牌还输了钱,一会儿回家,我都不知道该要怎么给老婆说了,要不……我还是不回家了吧,哎。”

    “但是没有什么关系的,最近,你们就没有听说一件事吗?有一个发财之道啊!掌握财富密码,就在今天!”

    “恩?财富密码?此话当真?你要是真的这样说的话,那么我,哼,洗耳恭听。”

    “好吧,但是这个事情,怎么说了,其实很是赚钱的,虽然需要一点的竞争,但是吧,至少不亏钱,所以我想要告诉你的话,我没有好处的话,那么我凭什么告诉你啊,难道我这个人,就是那么的自讨没趣吗?实话告诉你吧,我虽然跟你是个朋友,但是我也不是什么老好人,因此这个时候的我,在某些事情上,其实我还是有一些自知之明的,当我喜欢的东西都开始有一些比较的时候,那么其实我就会对一些东西,产生一些自己的看法,同时呢,我觉得,钱财,比什么都重要。我要不是为了打牌赢你的钱,说实话谁愿意和你这样的穷鬼交朋友啊,傻子吗?请问我是大傻缺吗?”

    “……兄弟,你太虾仁猪心了。呜呜呜。我哭哭了。”

    “没事没事,我就是开个玩笑,你千万可不要当真啊。”

    而这边的打牌客,因为知道自己刚才说话的言语,太过于狠了,以至于让朋友都哭了,于是为了让气氛有所好转,他会终于开始谈论正式了。

    随后,

    他便是将手中的牌放下,然后一脸严肃的望着大家,开始说道,“其实这个事情,就是和神罗天征有关的。”

    “神罗天征?你说的可是那个堪称兰陵酒的神罗天征?”

    “是的,这壶酒,只有一瓶,可是呢,现在已经没了,是被一个叫做大师兄的人,拿走的。”

    “这壶酒,原价是九十九块,但是就是因为,全世界仅仅只有一瓶,很快,仅仅只是一个时辰的功夫,这壶酒便是直接涨价了,简直就是价值连城啊,我能说,现在你就算是花十万块钱,都买不到了吗?所以啊,这个世界上的有钱人太多了,但是他们都惜土如金,更何况是自己的钱财呢?各个都是抠门的主,谁也不愿意多花钱去买那么贵的酒,然后呢,很多的穷人就顿时开始有了一种感觉,那便是我要是不花钱,就能够获得这瓶神罗天征,岂不是更加的美滋滋?于是,想要追杀大师兄的人,就很多了,他们现在,就联结一些所谓的杀手,组成了战队,为的就是合作,一起去对大师兄展开一场谋杀,或许这个事情,看起来是那么的不美好,但是大师兄并不知情,因此来说,大师兄目前没有任何的防备,警惕很低,现在无疑就是下手的最好时机。”

    “哎,就是不知道这个大师兄到底在哪啊。”

    “怎么了?你都不知道这个大师兄在什么地方,那么你说这么多的废话干什么,岂不是没有什么用处?”

    “呵呵,这东西,就像是中彩票一样,我可以说,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不知道大师兄跑哪里去了吗?”

    “至少现在,我们应该付出一些行动,我们去寻找大师兄,不就完事了吗?”

    “恩,可以可以。”

    于是这些人,为了那壶酒便是立即开始动身去寻找神罗天征了。

    然后寻找的队伍,越来越多,声势浩荡,简直就是一支大军了可以说。

    但是这个时候,微风缓缓吹拂着大师兄的脸颊,他似乎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他现在就在长青阁上,继续喝酒。

    他感受到天籁之音,配上眼前的这一壶神罗天征,简直就是才子配佳人,绝配啊。

    于是自己的心中很是开心,心中无比的激动,很快他便是立即开始将自己全身心的注意力,注意到了这壶酒上,他想要现在就要打开,然后看看这神罗天征,到底是什么味道,到底是神罗天征厉害,还是兰陵酒厉害。

    要是好喝的话,那么自己一定会再次返回擂台,继续战斗,继续赢得这美酒。

    这人啊,活在一个无聊的世界上,若是没有美酒相伴,岂不是太过碌碌无为,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而这,也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因此这个时候的自己,该要怎么办?其实不知道,自己也不需要知道,自己只想要好好的过日子,喝着酒,其实就完事了。

    这样的生活,完全就是自己想要的。

    然后缓缓打开了酒盖,顿时,酒香的气息,萦绕在自己的鼻尖,果然是好酒,于是他就开始喝了。

    第一口,非常的好喝。

    就在自己想要喝第二口的时候,旁边唱着小曲的女子,突然停住了。

    戛然而止。

    谁也不知道,女子到底发生了意外。

    而这边的大师兄,也是立即停下来了喝酒,他觉得,没有小曲的喝酒,是没有什么灵魂的。

    因此,他需要好好询问一下,这个女子为什么突然停下来了,“姑娘,是我给你的钱,还不够多吗?”

    “是的。”

    女子也是随便说道,很显然的是,这回答明显就是在应付大师兄,大师兄也猜不出女人的心思,但是他也不想要去猜。

    毕竟他是来喝酒听曲的,不是来哄女人的。

    于是他就笑了笑,“给爷弹琴!否则,老子要找妈妈桑去告状!”

    女子:“……”

    女人虽然很是无奈,但是既然大师兄都这样说了,自己还有什么办法呢?

    是的,没错。

    女子并不是什么普通的女子。

    就在半个小时前,她的确和其他的女子,没有什么不一样。

    但是当她知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神罗天征和大师兄挂钩的时候,她激动了。

    然后看到了大师兄的画像之后,她又激动了。

    啊这……

    打劫可以……

    但是,打劫帅哥……

    啊这,顿时,女子芳心已乱,不知所措,是打劫,还是帮助帅哥?这是个问题,简直是比世界三大难题,还要困难啊!简直就是一时间,难以抉择的问题啊,所以说,这个时候的自己,该要怎么办?

    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可以证明的是,只要自己什么也不去做,那么……大师兄肯定是要被其他人给杀掉的。

    怎么办?

    唉。

    只能说,一想到这个事情,她就显得很是头疼。

    说出来吧,怕大师兄不相信。

    不说出来吧,自己弹琴的时候,也是很不舒服的,这可怎么办啊?

    所以这个时候,一时间也是有点纠结和不知所措了,但是很快,他就知道,自己该要如何去做了。

    其实很简单,就是要让冷静下来,不就完事了吗?

    先冷静,再谈其他的,不能够让眼前的帅哥,顿时乱了自己的心智,其实这是一种很是不明智的选择,这个东西,自己当然是知道的。

    随后,这个时候的自己,在某些事情上,也是顿时开始让自己有了一种所谓的放松心情。

    而这边的大师兄,还在等待着女子的弹琴。

    女人一边弹琴,一边唱着小曲,最终,就在曲终人散之前,她突然再次停止了,然后终于心情平坦了不多,开始将自己的内心话,说了出来,“好吧,这位少爷,其实……我一直有难言之隐的,我,我是个杀手。”

    其实说出这样的话语的时候,也是极其需要鼓起很多的勇气的。

    这就好像两个正在恋爱之前,或者是恋爱阶段刚刚起步的时候,彼此谁也不敢跟对方,说一些比较隐私的私事。

    所以一般都是,结婚之前,很是浪漫,很是完美。

    结婚之后,你的那些私事,就全部一一展现了出来。

    你打嗝,你放屁,彼此都可以彼此的打嗝和放屁,这是多么公平的世界啊。

    因此,现在的女人,却是直接将内心之中比较讳莫如深不想要跟别人谈起的东西,终于说了出来,可见这个女子,不简单。

    其实说出来这句话之后,她顿时羞愧的不行,害怕的不行。

    她总感觉,大师兄会有怎样的诧异目光,会怎样的憎恨自己,会不会说,自己欺骗了他的感情,会不会……

    一时间,脑海之中仿佛被无数的藤蔓蔓延变得混乱不堪,像是一片浆糊一样了,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一些什么。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个时候。

    “恩。”

    大师兄淡淡恩了一下。

    ???

    面对大师兄的态度,女子简直不敢相信。

    我,我可是个杀手啊。

    “我,我可是被别人派过来,想要杀掉你的啊。”女子俏美的容颜,错愕了。

    “恩。”

    大师兄继续淡淡点头,表示没有任何的心跳和复杂的心情,依旧是那么的波澜不惊。

    面对一些事情,其实早就已经司空见惯。

    杀手追杀自己。

    可能别人看来,很是重大的事情。

    但是,身为一名江湖之人,身为武者,本来所经历的,便是一场又一场的腥风血雨,他只不过是在这些暴风雨来临之前,想要喝一壶神罗天征罢了。

    所以,在喝酒的面前,任何的事情,都不是事。

    “说完了吗?”

    “说完的话,我就开始喝酒了,请你继续开始你的表演。”

    大师兄冷淡的面孔,陡然一转,微风满面,眸光之中,仿佛对眼前的美酒充满了无限的美好。

    自己还真的是不知道,这壶酒,到底是如何的味道呢?

    喝了之后,自己是否会瞬间增强自己的战斗力?增强多少,这始终还是一个问题,自己始终都不知道。

    此时此刻,

    大师兄的心情心如止水,他已经不想要想其他的事情了。

    而女子,从一开始的惊慌失措,但是很快,她就渐渐的感受到了,眼前的这个帅哥,波澜不惊,好成熟啊。

    果然,是自己喜欢上的男人!

    于是她就照做了,弹琴,唱小曲,而他,则是开始喝着神罗天征,不得不说,这酒的质量,堪称兰陵酒。

    简直就是灵酒双绝啊。

    九十九块钱的价钱,能够喝到世界上,全球仅有的这一瓶,真的还算是幸运的,外面的那些杀手,可能都已经急红了眼吧。

    大师兄也不傻,虽然自己没有问过路人,但是走过的时候,路人们的窃窃私语,自己灵敏的耳朵,也是立即能够从他们如同蚊子一样嗡嗡叫的只言片语之中,迅速组成了一段完整的话,终于,大师兄明白了为什么那些人看着自己的目光总是那么的怪异,原来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他们看自己,就是想要杀害自己啊。

    还好的是,自己的强大实力,已经不能够允许他继续低调下去了,于是这个时候,自己的心情,其实也算是比较的。

    谁也不愿意感受到,一些的人,到底是如何消失的。

    只是大师兄,想要在这些杀手追杀自己之前,自己务必要让自己的心情,提升到满值的状态,因为只有这样的话,自己才会有心情活下去。

    美酒,才是自己的良药啊。

    “公子,似乎你对于杀手,并没有任何的忌惮,可能你以前经历了太多了吧,但是不得不说,这一次的杀手众多,不仅仅是那些真正的杀手,还有一些吃瓜群众,为了钱财生计,也会纷纷揭竿而起,想要对你进行展开一场谋杀,这个事情,你可千万要不得不防啊,不然的话,你死了,我,我……”

    说到这里,女子也有点不好意思了,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要说点什么好。

    但是看着她吞吞吐吐的样子,大师兄也知道她想要表达什么意思,于是说道,“多谢姑娘好意,这神罗天征,我也已经喝完了,告辞。”

    说完之后,便是开始转身离开,这个时候的自己,其实内心之中,藏着不知道多少的惊天秘密,谁能够知道,这一次的离开,会不会死无葬身之地。

    但是,看惯了生死之后,其实无论自己会面临什么危险,都是可以解决的。

    他不相信,还有更加困难的事情,会让自己深陷绝境。

    一直以来。大师兄凭借着很是强大的天赋,纵横于世,笑傲天下。

    所以这个时候的自己,也算是比较很是无敌的。

    若不是自己的心情很好,自己一定要大庭广众之下,公开大喊,“杀手过来吧!杀手过来吧!”

    但是,

    他现在喝完酒了,正在劲头上。

    他想要趁着这个酒意,去办一件大事,就是去不远处的酒楼,再品尝一下兰陵酒的味道!

    这样的话,两壶酒的相隔时间不算太远,才能够更加近距离的感受到,两壶酒的差异区别。

    毕竟,他不仅仅是来喝酒的,喝酒之后,其品味,境界,都会随着阅历而不断的提高,因此他也是慢慢的从一名醉鬼,变成了一名,比较算是专业的品酒师,鉴酒师了。

    作为一名品酒师,就是要好好的喝酒,美酒坏酒,都要喝。

    作为一名优秀的鉴酒师,就是应该好好的给每一瓶酒打分。

    然后将美酒,分为其三六九等。

    这样的话,自己就相当于从一些精英之中,继续挑选精英,从而组建成所谓的姚班,其实是一个道理。

    因为,巅峰之上,必然还会有巅峰。

    正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

    随后。

    女子便是目送着大师兄的离开,这个时候,她望着大师兄默默离去的背影,有点舍不得。

    很有可能,这就是最后一次看到大师兄了,他这一去,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但是从自己的心灵感应上来看,估计就是九死一生的境界了。

    自己还能够怎么办?

    虽然自己很是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大师兄的心意已决,自己从始至终就是他旁边的一个陌生人,自己无论说什么话语,其实都是没有什么用处的,因此这个时候的自己,该要如何去做?

    自己目前的办法,只有唯一了,那便是,闭上双眼,然后开始给大师兄进行默默的祈祷,可能,这便是自己唯一的出路了吧。

    面对这样的事情,其实自己对于世界上的一切变化,其实都是有着一些比较重要的认知的。

    当一些事情,开始在自己的面前,渐渐随风而逝的时候,其实也应该知道,人与人之间的思想,其实都是那么的与众不同的,互相有所差异的,所以看到大师兄的离开之后,女子的心里,也很是无奈,可是她也是无法做出一些事情,只能够选择,一个人去为了大师兄,然后默默祈祷。

    除了这样做,自己也是一时间不知道该要怎么去做了。

    此时此刻,大师兄走了。

    然后看到路边的那些人们,目光依旧是那么的熟悉而又陌生,但是自己也是不奇怪了,毕竟也知道了这些人们想的东西到底是怎样的东西了,所以这个时候的自己,在某些事情上,也是立即看淡了一些东西,于是自己的心情,便是开始感受到了所谓的美好,于是他开始继续走路,不关心任何人的态度和心事。

    他们想要谋杀自己的话,那么就让他们过来吧,毕竟,自己永远在明处。

    在绝对的战斗力面前,说实话,活了二十七年,迄今为止,我燕某人,还从来没有怕过谁。

    大师兄继续喝酒,继续走路,旁边的人们继续指指点点。

    但是那些人,都是有心没胆的人。

    他们除了指指点点之外,也就真的不会什么东西了,为什么?

    就是因为,他们的战斗力,是很一般的,要么就是一丁点的战斗力,都是没有的。

    说到底他们始终都是那种平平无奇的平凡人罢了,因此,他们也是心知肚明,普通人和武者的区别,其差距到底有多么的大。

    一个普通人,哪怕是十个人一起上,用尽全力,都打不死一头牛,牛只是不痛不痒。

    但是武者就不一样了,仅仅只是随随便便轻而易举的一拳,便是可以立即将整个天地为之一黯,这便是武者的强大战斗力,这并不是什么一时间来去决定的,而是整个一瞬的时间来去决定的。

    这种东西,不就是自己所向往的一种生活吗?

    于是……大师兄糴世界上的一些东西,其实自己也是很是了解的。

    当一些东西,开始在自己的眼前缓缓的逝去的时候,其实自己也是会触景伤怀,但是这种永远只是一种一时的东西,最为重要的,还是应该让自己努力变成世界上,很多人为之向往的人的存在。

    而这,大师兄或许知道,自己的实力或许还不是那么的厉害,但是没有什么关系,只要是自己想要做到的事情,那么自己就一定要拼劲全力去做到,不管在接下来的事情,到底会遇到怎样的事情,但是这一切,都无关紧要了。

    加油吧!

    杀手都想要追杀你自己,可是他们的战斗力,就已经在明面上,不能够打败你了。

    所以说,千言万语,只有四个字:乌合之众!

    这些人就算是人数再多,也改变不了必然战败的事实,到了两者相见的时候,还真的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杀手呢。

    喝完了酒了之后,怀里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酒,看来也只能够去买兰陵酒了。

    兰陵酒之前喝的时候,还是一个月前,其实感觉味道还不错,但是一个月过去之后,味道已经忘记了,所以自己务必要趁着这个时候,要好好的过去,然后神罗天征去对比一下,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够更好的比较,让自己成为世界上更为强大的鉴酒师,身为鉴酒师,所需要花的钱,也是很多的,毕竟质量上乘的美酒都是价格比较高昂的,几百的,几千的,甚至是几百块钱的一瓶的酒,其实对于大师兄来说,都喝过,都是那么的不值得一提。

    酒虽然也是说一分钱一分货,但是说白了,这种东西,水分太多,假货太多。

    以至于有的酒,看起来很是名牌,但是喝起来,却是平平无奇,你说,这不是花了冤枉钱的吗?

    因此,此时的大师兄,也是喜欢喝百元酒,十元酒,这些酒性价比,算是比较高的,而且就算是假酒,自己也是花不了多少的钱。

    甚至,大师兄还出过一本和美酒品鉴相关的书籍,只不过在当时,并不流行。

    骂着大师兄的人一堆。

    “呵呵,这写的什么玩意啊?尽是一堆的专业名词,看不懂的文,有什么意思。”

    “两个一百块钱的酒,有什么好对比的,呵呵,真是水啊,喝个酒还谈上艺术了,那你吃饭是不是还谈上升仙去了?”

    “是的,明明就是很日常的生活,非要弄得很是高大上的一样,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以为你算老几啊,你以为你喝酒喝得多,就了不起啊?不就是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吗?说实话你出书,不就是为了装?我看看你家里要是没有钱的话,你怎么喝酒?你怎么用酒来去写出这么人都看不懂的玩意出来!”

    “一星差评,告辞。”

    “一星差评,溜了溜了,再也不见。”

    ……

    所以,这本书籍,至今无人问津。

    但是大师兄并不关心这个,他存粹就是当日记来写的,火不火已经不是那么的重要了。

    再说了,自己本身就是富二代,为什么要关心这几个臭钱呢,写个关于美酒的文章,只是为了记录一下自己品酒的心得,毕竟世界上的美酒众多,而且每一次喝同样的酒,却是有着不同的体验,这便是让自己心中,能够无形之中,获得一种很是强大的满足感和猎奇感。

    因此,兰陵酒想必如果第二次喝的时候,定然也能够别有一番风味。

    酒可是一个好东西啊。

    古人的时候,很多都是一边喝酒一边写出来的,很多关于酒的古诗词,也是不计其数。

    酒不仅仅只是让人借酒消愁的。

    更多的,酒是一种悲欢离合,酒是一种人生百态。

    酒是一种五千年的历史,酒是一种五千年的情怀。

    ……

    “兰陵酒,我来了!”

    大师兄迈着步伐,越来越快,很快,就看到不远处的地方,便是熟悉的酒楼了。

    酒楼依旧很是熟悉,只是酒楼的老板,却是眨眼之间,就换了人,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面对这个事情,其实自己很是震惊,为什么自己却是看到老板竟然换人了?

    这是不是和其中的杀手有关系呢?

    毕竟自己去长青阁的时候,自己经常联系的那名女子,竟然也是意外的成为了一名众人皆知的杀手,其实细思极恐,这是多么一个很是可怕的事情!连你身边的人,都是在你没有留神的情况下,突然告诉你,我是一个杀手,而且最为重要的是,我是一个过来杀你的杀手,就问你惊喜不惜,惊不惊慌,意不意外?

    总的来说,对于大师兄来说,还算是知道一些事情的意外,也完全是在自己的意料之中的,这些意外,时时刻刻每天都在发生,自己如果不生死看淡,可能自己早就震惊死了。

    于是来到这里的时候,也只是微微诧异了一下,随后便是说道,“小儿,上一壶兰陵酒。”

    于是来到桌子前,喝酒,眼前依旧是有人,给自己弹唱着小曲,好听,再喝着兰陵酒,真是人生啊,这才是自己想要的人生,就是不知道这样的人生,到底还能够持续多久。

    终于,这一次,杀机来临了。

    因为眼前的这个女人,看起来很是无情,至少,比长青阁的女子,要无情。

    至少那个女子,还自行惭愧了。

    但是这个女人,却是为了钱财,不顾经常来往的情谊,唉,也是醉了。

    “这……酒里,好像有点味道呢,是一种薄荷的味道吗?”大师兄立即开始问道,其实他早就发现了这酒中的端倪,只是不好明说,或者说,自己完全可以将计就计,其实都是可以的,一切,就看看这个女子,该要怎么回答了。

    随后,便是看到眼前的女子顿时开始说道,“好吧,这个味道,乃是我们最近升级的一个款式,味道很是不错,价钱也是一样的,作为全球第一大的灵酒,我们有资格这样说,我们的兰陵酒,简直就是举世无双,你要是不喝这个新款式,简直就是白来这人间走一趟啊。”

    可见这个女子是在带节奏,自己明明问的是这个味道怎么弄成的,她只是随随便便一个新款式,就敷衍过去了,这可真是无理取闹啊。

    也罢,既然如此,自己也只能够喝了。

    很显然的是,这一次的喝酒,他就显得留意许多了,毕竟这是一个掺杂了一些东西的假酒,所以说,其实可以说,不喝也罢。

    但是还是喝了一小口,但是没有咽下去,只是顺着自己的衣角,这一口的酒水,缓缓的坠落到了地面上,简直就是神不知鬼不觉。

    而这个时候的自己,其实在某些事情上,自己对于更多的东西,还是充满了无限的乐趣的。

    面对这个事情,“哈哈哈!真好喝!”

    虽然自己根本就没有喝,但是无奈的是,自己为了将计就计,除了这个样子,自己还能够怎么样呢?

    下一秒,这个女子便是笑了笑,笑而不语,开始等待一个事情的发生,虽然她并没有明说到底是什么事情,但是大师兄已然了然于胸,自然是知道女子想要期待发生什么,于是下一秒,大师兄脸色大变,惊恐万分,“啊!这酒里有毒!”

    顿时,恍然一声,直接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此时此刻的自己,也算是直接演戏了,作为一名很是合格的演员,难道这不就是必要的一种表演成分吗?

    于是就是因为这个样子,面对这个事情,其实这个时候大师兄的心情也算是很是不错的,至少现在眼前的这个女子竟然还开始相信自己的表演了,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自己完全就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演员啊,估计就算是张大宗主站在自己的面前,也会不停的夸赞自己吧。

    哈哈哈!

    他就开始笑了起来,这是一声苦笑,“好家伙,我对你,视作珍宝,你竟然想要杀害我。”

    “哈哈哈,没有想到吧,我就是这样令人意想不到的人啊,对于你,其实我也没有什么情感,说实话我给你弹琴听曲,不就是为了你的钱财?你以为你长得帅,就可以白嫖啊?说实话,其实你还是不错的,但是呢,这一次,金主找了我,让我杀害你,可是我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我怎么可以杀了你啊,于是我就在你喜欢喝的酒里面,下了七步倒,这一次,我倒要看看,是否还能够活下去。”

    “哦,原来是这个意思啊,啊,你这个坏,坏坏坏女人!”

    然后一声悲痛的样子,他便是开始立即轰然一声,直接倒在了地面上,然后很是痛楚,说着什么乱七八糟的话语。

    女子现在看到这个大师兄,都这样了,脸色也是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在笑着说道,“哎,只能说,你很是倒霉,没有办法的是,那个金主给我的钱,非常的多。”

    “讲道理,其实那个时候,我也算是对你仁慈义尽了呢,为什么呢?”

    “因为金主刚找我的时候,他说一千元,我说,我就算是死,我也不会为了钱,出卖我的朋友,陷害我的朋友。”

    “但是呢,这个时候的金主,并没有走,他只是笑了笑,继续开始加价,然后五千元,我当时就心动了,但是一想到你英俊潇洒的容颜之后,我便是再一次开始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就问问你,这个世界上,难道还有人,比我这样为了你义不容辞的女人吗?没有了!我再次拒绝了他的五千块钱,呵呵哒!”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被我两次拒绝之后,这个金主还是没有走,他再次开始加价起来了,直接说,一万元!不得不说,当我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我整个人都顿时开始心动了,不为什么,就因为给的钱多,我就直接答应了,然后说,可以!为了钱财,我刺朋友两刀!于是,我就这样了,哦真的是对不起我的朋友,其实我在你的身边,就是那么的无助,想必你也应该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的的确确就是一个为了钱财,为了生计活下去的人。”

    “恩,你说的不错,既然你都开始这样说了,那么你还多费什么话啊,快,取我首级,去领赏去吧。”

    听到了女子的话语之后,大师兄也不知道该要说什么了。

    没有什么办法。

    毕竟他和女子的感情,并不是多么的深厚,因此她想要杀掉自己,其实也完全就是一种很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所以自己也完全没有必要为了一些事情,而让自己顿时陷入一阵所谓的惊慌,其实这是完全不需要的,当然了,现在最为重要的还是,要看看女子的下一步该要怎么去做。

    于是下一秒,这个女子便是立即开始出手了,“对不住了,帅哥。”

    随后,女子取出了一把锋利无比的刀刃,可见,这刀刃,如同当年荆轲刺杀秦始皇的刀刃,是差不多的。

    刀刃的锋利,很明显是经过无数次的锻造,而制造出来的。

    又沾染了某些东西,就显得更加的伤害巨大。

    这一次,看来是大帅哥,必死无疑了。

    当然这是女子一厢情愿的办法,她并不知道的是,世界上有多少的人想要杀他,可是都没有成功,全部都失败了。

    而现在这个时候,自己就是应该,毫不犹豫,让自己迅速果断的朝着眼前冲杀而来。

    “看招!拿命来吧!”

    于是,女子狠起来,果然比男人都要凶狠,上去便是一刀。

    “咔嚓——!”

    顿时,

    意外的是,

    手中的刀刃,断裂了。

    她诧异了,她茫然了,她完全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怎样的事情,是不是他死了?是不是他发出的咔嚓的声音?啊不是吧?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是我的刀子断掉了?不应该啊,这可是我花了好几百块钱买来的刀子,为什么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断裂了?这特么的,完全就是一个很是不科学的事情啊!

    一想到这里,女子就顿时开始有了一种想要自行了断的想法了,为什么?

    刀子都不能够杀掉大师兄,那么很显然的是,喝酒的时候,那么大师兄想必也是没有什么事的,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还真的是要直接死去的。

    这样的自己,难道还有什么活路吗?

    自己殚精竭虑,百费心机,不就是为了想要杀了他?

    现在,他死不了,那么很显然的,他下一步,必然就是想要直接解决掉自己啊!

    这是多么明显的事情啊!

    因此,一想到这里,女子就顿时害怕起来了,脸上满是苍白和惊恐,她不知道,今天的自己,还能不能够见到明天的太阳?

    或许永远都见不到了吧?

    或许自己,今天2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吧?

    唉,很后悔。

    没有什么办法,为什么眼前的这个大师兄,战斗力竟然是如此强大的呢?

    早知道如此,自己就不应该答应啊,为了一万块钱,就随随便便答应了,可是结果呢?

    自己不但没有任何的钱财不说,还直接断送了自己的生命,这特么的简直就是一个很是亏本的买卖啊!

    于是就是这样一想,她的心中便是开始顿时显得无尽的失落起来了。

    怎么办?

    难道就要开始站在这里,然后眼睁睁的,等待着自己的死去吗?

    不不不!

    我要活下去!我要跑!

    可是……自己能够跑到哪里呢?人家这么厉害,杀都杀不死,难道就追不上你吗?

    其实这个时候,自己的心情还算比较卑微的。

    但是这一些都只是一时间的想法罢了。

    和大师兄,没有一点的关系。

    因为大师兄现在这个时候,脑子一片空白,完全等同于,就是放空自己了,他感觉,活着完全就是一种很累的东西。

    所以自己该要怎么办?

    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但是为了让自己好好活下去,自己必须要振作起来。

    丢失了和这位女子的情感之后,应该从零开始,其实无论怎样活着,自己都能够,让自己重新,去见到明天的阳光,到底是如何的。

    于是……

    他缓缓起身了。

    起身的一瞬间,纵然这是女子想到的一个场景,可是终究女子还是一下子开始愣住了,她完全都想不到的是,明明自己是亲眼所见,看到他喝酒的,可是,现在……确实一点事情都没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她感觉,这个世界,简直太过于不可思议了!

    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都在自己的眼前开始不断的发生,以至于自己这个时候都开始有了一种猝不及防的感觉了!

    但是没有什么办法,既然事情都已经开始做到了如此的地步了,自己倘若要是继续堕落下去,那么只能说,也算是认命了。

    女子的心中,从震惊,到茫然,到绝望,到顺其自然。

    这个心境,也算是让她从短短的十分钟之内,渐渐的长大,她感觉,自己的思想,提高到了一个新的境界,但是这终究只是临死之前的一个最终的觉悟罢了。

    自己还能够活多久?这是一个问题。

    但是很显然的是,自己很是想要,好好的活下去,这便是自己的目的,如果自己不能够活下去的话,其实自己也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当一些事情,开始随着时光的流转,而渐渐的消失的时候,其实自己内心之中就是应该好好的明白,张大宗主让你出去闯江湖,就应该经历一些事情。

    那么身为大师兄的他,本身就是阅历不知道比自己强大多少。

    可是自己呢?却是傻傻的,想要陷害于他!

    自己是谁?

    自己从小到大,都在这个酒楼里,当一个唱小曲的女子,自己的目光短浅,不知道天高地厚,于是,惹了一个大佬级别的人。

    “唉,你杀了我吧。”

    最终,在这种很是万念俱灰的情况下,她的神色黯然,显然是对现在的生活没有了任何的希望,她这样说,也是立即认定了自己的死亡,马上就要让眼前的大师兄开始主持了。

    当然了,这个事情,是那么的猝不及防,谁也不知道,这大师兄下一步到底会做一些什么事情。

    但是,大师兄就只是单纯的看着她。

    一会儿看看她,一会儿看看酒,一会儿傻傻的笑着。

    他就这样孤零零的站在原地。

    好像是在酒楼,但是好像也是在与世隔绝的样子。

    大师兄一声狂笑,转身离去,顿时,消失在了女子的面前。

    女子面对这个事情,满脸错愕。

    怎么回事……

    他,他怎么走了……

    那我呢?

    他不准备杀掉我了吗……

    这是为何?

    他为什么想要放过我?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是感情,还是他看上了我,他到底想要干什么,我该要怎么办,我该要怎么面对他……

    脑海之中,仅仅只是一瞬间,便是顿时出现了无数的问题,等待着自己的解决,以至于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自己该要如何去面对这个世界了,她茫然,她困惑,她不解。

    这个时候的自己,无论是自己,还是别人,其实自己都应该要让自己,缓缓的冷静下来,然后好好的去看待这个所谓的世界吧!

    只是现在大师兄直接转身离开了,这的的确确就是自己意想不到的事情,一想到金主给自己交待的事情,自己毫不犹豫的答应,可是和大师兄的大笑离去,不杀掉自己的事情一对比,顿时让她开始有了一种愧疚,她感觉,自己简直就是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自己简直没脸见人了,自己也不配,为大师兄,弹琴听曲。

    愧疚,顷刻间,占据了她的整个内心之中,以至于一时间的功夫,她的心情顿时低落到了谷底。

    ……

    而这个时候的大师兄。

    心中也是有点怅然若失的样子,毕竟,自己刚才,可是真的失去了一个故人了呢。

    毕竟,每一个地方,自己,只会找同一个女子,续上所谓的情缘。

    只是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看起来很是柔弱的女子,实则想要杀起人的来时候,简直不知道比男人还好狠多少倍呢!难道这就是传说之中的蛇蝎心肠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该要怎么去做?

    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只要自己好好坚持自己的内心,让自己感受到这个世界上的一些美好的话,其实无论如何,自己都应该好好的经历一些事情,然后就能够对于一些事情,有所感悟,从而豁然开朗。

    只是自己不清楚的是,在某些事情上,自己的心情,到底是遇到了何种的麻烦,为什么自己从始至终,都只是一个普通人的心情,难道自己对于这个世界上来说,真的是可有可无的样子吗?

    大师兄这个时候思绪很乱,他感觉整个世界,就好像是抛弃了自己一样,就因为,擂台上,自己击败了壮汉,获得了神罗天征,于是整个世界的人,就开始追杀自己了,于是整个世界的朋友,就开始背叛自己了。

    一想到这样的事情,他的内心之中就顿时感觉很是心酸的样子,自己感觉活着好累啊,交朋友,真的是一件很累的事情,可是呢,故人又伤人。

    世界上,还有什么朋友可言呢?

    果然,独善其身,自己孑然一身,喝着小酒,才是世界上最为快乐的事情啊!

    看来,自己始终都是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喝酒的行尸走肉罢了。

    但是仔细一想,这样的仔细,悲观之中带着无限的乐观,其实也算是很美好的了,于是他继续一声大笑,继续朝着前方的另外一家酒楼过去了。

    当然了,他也可以基本上可以确定,下一家的酒楼,依然会有想要杀害自己的临时杀手。

    但是,自己依旧要去喝酒。

    无所畏惧,任何的杀手,在自己的掌下,始终都是那种小小的风雨。

    自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让那些自以为是的杀手,都在自己的操控下,渐渐丧失掉,杀手的决心吧。

    想到这里,他的心情,也是顿时好了不少。

    步伐更快,酒楼更近。

    路边的那些人们,和之前依旧,依旧是窃窃私语,指点江山,目中无人。

    呵呵。

    又是一群,想要杀我的贼人罢了。

    但是,你们倒是上啊!

    难道……都是一群嘴上王者吗?

    唉。

    大师兄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往前走,很快,便是立即来到了这一家的酒楼面前。

    这一次,大师兄也是开始有了前车之鉴,自然知晓一些事情,经验多了,那么没有路,也会成路。

    这一次,他随便点了一瓶酒,然后就开始喝了起来。

    这一次,他没有选什么小曲,就说自己一个人,只想要做一个安安静静的美男子。

    于是,就这样,他开始一个人,在桌前,喝着小酒,思考人生。

    只是这时,一名女人过来,端着一盘花生米。

    “这位公子,这是我们店的开业优惠活动。凡是购买任何东西的,都会获得一盘花生米,总之啊,这花生米,你吃还是不吃,花生米都是在这里。”说完了之后,这位女子便是离开了,花生米放在桌子上。

    不得不说,这种低等级的骗术,还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总之,这个时候,大师兄觉得自己的心中,已经很对得起这些想要杀害自己的人了。

    是自己,太过于善良了吧?

    所以这才,导致这些战五渣级别的杀手们,一而再,再而三的过来陷害自己?

    他们现在就完全都一点不把自己当人看了吗?难道自己在他们的眼里,已经不是个人了,而是价值百万的金银珠宝了?

    若是如此的话,看来自己还是需要好好的努力一番,争取让这些人对于自己的看法有所改变啊,不然的话,自己心中也是丝毫不安宁的。

    尤其是是面对这个事情,其实自己无论选择什么事情,都是应该好好的琢磨,而不是说遇到了一些事情,自己就顿时堕落了,困惑了,这样其实是不太行的。

    自己还是要必须抓紧时间,让自己全身心的战斗力都拿出来,这样的话,自己才可以在某些程度上,让自己的思想上,变得再次提高一点。

    于是看着眼前的这一盘花生米,看起来是个花生米,但是未必就是花生米,尤其是这种还是免费的花生米,就更没有什么必要吃了,虽然看不穿,但是没必要吃,为什么?不就是因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尤其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众人都在想要陷害自己的时刻,就越是要小心提防这种花生米?

    于是,大师兄就毫不犹豫的端起了花生米,然后借着小酒,一饮而下,花生米一大把一大把的下肚,简直就是美滋滋的下酒菜啊,吃起花生米了,每一次都是那么的嘎嘣脆,以至于吃了还想吃,吃了之后还是忍不住,只能够继续吃了,总之就是非常好吃,吃的不行了,可是还是想吃的那种。

    虽然这个时候,目前的心中还是有点慌乱的,但是至少现在,自己可以面对眼前的骗局,临危不乱了,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心,都没有了!

    这一次,就连自己所认识的那位女子,也是没有前来,同样是自己吩咐的,他就是害怕,这朋友做不成了就算了,特么的,还想要杀我,唉。

    一想到这里,大师兄的心中,就很是不爽。

    这一次的酒楼,安静的很。

    除了这一盘花生米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找他了。

    十分钟后,花生米吃完了。

    酒,还剩下三分之一了。于是又叫了一壶酒。

    半个小时后。

    酒也喝完了,不过还好的是,这个时候,已经吃饱喝饱了,正好眼皮有点乏困,睁不开的样子,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于是他也没有在意什么,闭上双眼,便是开始睡觉。

    很快,自己便是进入了梦想。

    至于在这个吃吃喝喝的半个小时之内,其实大师兄也是想了很多的事情。

    因为这些事情对于自己来说,至关重要。

    比如一个问题,就是,花生米是免费的,按道理来说,这花生米,就好比之前的酒一样,肯定不是好东西,吃了之后,一定会出事情的!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吃了之后,平安无事,这是因为自身的免疫功能比较强大的缘故,这没什么。

    但关键的一点就是,十分钟之后叫酒的时候,自己趁着那个女子离开的一瞬间,自己故意假装倒在了酒桌上,那位女子也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就是直接的离开了。

    十分钟之后,依旧没有人过来,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终于大师兄也就不装了,用最后的十分钟,便是立即开始将剩下的酒给直接喝完了。

    这个时候的自己,似乎是那么的强大,但是同时又开始忌惮着什么。

    按道理,那些杀手不正是想要杀掉自己的吗?但是为什么在自己昏倒之后,他们什么事情都不做呢?难道说,这个酒楼里没有杀手?总之,面对这样的事实,其实无论如何,大师兄都是不敢相信的。

    还有第二个问题,就是当自己吃酒的时候,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酒楼,竟然是异常的安静,甚至是可以说,整个酒楼,似乎只有自己一个客人,不但如此,就连打下手的,还有老板,都听不到他们的声音,这又是为何?

    他们不说话,是不是在议论着什么?商量着什么事情?是不是不想要让自己知道?

    当然了,也有第三个问题,那便是,自己无聊的时候,打开窗户,准备在这个时候赏月呢,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下面的道路上,没有任何的行人。

    真是搞不懂,晚上的时候,其实还算是很热闹的,但是现在,清冷的不知道怎么回事,难道大家都去过清明去了?

    但是清明不是还没有到这个所谓的时间的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以这个时候的自己,也算是很是困扰,面对这么多的问题,他就越是感到,很是不爽。

    果然啊,自己在光明正大的地方,就越是想要时时刻刻,全天二十四小时的警惕着。

    可是,敌人始终不出来,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进攻,他们可以休息一整天,但是这样,自己却是要警惕一整天。

    显而易见的是,敌人一觉醒来之后,便是精神满满,斗志满满,战斗力达到满值的状态。

    而自己呢,全神贯注了一整天,整个人都不好了,很是身心疲惫,所以这很显然就是休息和没有休息的区别,就在这里。

    终于现在,大师兄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既然自己想要休息,怎么,还需要提防着那些小小的喽啰不成?

    自己就要是要光明正大的,休息给这些杀手看!

    于是,他闭上了双眼之后,很快便是进入了梦想,果然休息这种事情,乃是人类的必经之路,如果不休息的话,那么只能够说,完全就不是个人。

    ……

    夜深人静了。

    是时候,杀意四方,可以生死开战了。

    酒楼之外,其实早就已经集结了一群死气沉沉的人。

    这些人,全部都带着各种刀剑,而他们的目光,也都是一致的:酒楼。

    是的。

    经过长时间的顺藤摸瓜之后,他们也算是立即找到了这个大师兄的藏身之处,原来就是在酒楼,起初他们还以为,他应该是在什么偏僻,不为人知的地方呢,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大师兄就在被追杀的时期,竟然还能够在酒楼玩耍,果然啊,可能这就是与众不同之人所作出的选择吧,也有可能是因为,他觉得最危险的地方就安全的地方,所以就立即开始选择了这个酒楼,当做自己休息的场所吧。

    但是不管怎么样,此时此刻的他们,已经临阵以待,只要老大一声令下,他们便是会立即冲过去,然后灭掉眼前的人。

    这些人之中,其中将近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是普通人,没有任何的战斗力,他们存粹就是为了生活奔波,想要赚取一点小费,于是就纷纷过来了,但是他们并不知道的是,自己的敌人,战斗力有多高,自己会不会承受所谓的风险,他们所能够看到的是,酒楼上,只有一个人,而他们,却是一大群人,如果非要认真数起来的话,起码有近乎一百个人,所以就是因为这样,他们的心中也算是比较开心的了。

    “这一次,不知道谁先当冲锋,毕竟这一次的机会,只有一次,但是谁也不知道,当先锋的话,是生是死,你要是厉害的话,说不定根本就不需要身后的兄弟们出手,你就完全获得了胜利,然后你就可以一个人获得奖励了,当然了,这也只是其中的一种可能,还是应该知道的,若是冲锋不能够成功的话,下场就会很惨的,所以说,各有利弊,看你们的抉择了。”其中一个人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随后,另一个人,也是开始给出了大家一个建议,“我觉得吧,这个事情,不如我们一起上,为什么还要分什么先锋呢?没有什么必要,只要我们一起上,我们每个人,其实都可以是先锋,这样的话,我们人多力量大,他就算是再强大,也终究只是一个年轻人,怎么……还能够打得过我吗?其实我是有点不相信的。”

    “恩,你说的不错啊,但是话说回来,其实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按照心中所想,去让自己内心之中的美好,发扬光大,不然的话,自己落入了尘网,也就永远,无法挣脱。所以说,你想要干什么,你去干什么,别人的建议始终只是一个参考。”

    “恩,既然如此,那么我还是愿意直接进攻的。”

    “我也是愿意。”

    “哎,我怕死,我还是留在后边吧。”

    于是,他们就开始按照个人的意愿去分配调整,最终完毕之后,他们开始朝着酒楼的方向进行冲去了。

    这个时候,其实他们内心之中还算是比较忐忑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情况,也是渐渐的开始变得不是那么的害怕了。

    “冲啊!”

    随后,一群人纷纷狂涌而来。

    酒楼之中,那老板已经带着自己的小姨子,跑出去了,早就不见什么人影了,他们跑的这么快,其实也是得到了消息,说今天晚上,是有一波人,准备包围酒楼,灭了大师兄,他们这才有了一个初步的临时计划。

    本来自己的计划就是,自己用花生米,解决掉大师兄,然后自己就可以获得大师兄的赏金了。

    但是半路上,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他们便是半路,直接跑路了,既然这些人来势汹汹,那么他们肯定是为了赏金,而杀丨人不眨眼的,到时候连自己都要杀,这就显得很是害怕了。

    所以正是因为如此,此时此刻的他们也是立即开始聚精会神起来,然后搜索一楼的地方,没有,然后是二楼的地方,还是没有,最终是三楼,终于发现了,大师兄正在桌子前闭着眼睛休息呢。

    第一波杀手,已经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楼梯口处,他们也不敢上去,生怕一不小心惊扰了大师兄的美梦。

    他们都知道,一旦大师兄醒来,那么可就麻烦了,他们想要解决他,就显得比较困难和棘手了。

    但是他要是不行的话,任他三头六臂,也是案板上的小鱼,根本不足为惧。

    其实在古代的时候,休息之时被杀的案例,还是有的,比如张翼德,就是睁着眼休息的时候,被自己的两个手下,所杀害。

    激动之中,他们也觉得不动手就是浪费时间。

    “上!”

    所以终于,这一次他们也算是忍不住了。

    直接一声令下,然后全部的人,直接朝着大师兄这边冲来!

    “杀!”

    “杀!”

    一时间,杀声震天,他们顷刻间包围住了大师兄,然后纷纷举起了手中利刃,开始朝着大师兄狠狠刺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大师兄陡然间,睁开了双眼!

    那是一双冰冷,充满了无尽杀意的瞳孔!

    zn03251zxs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