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穿越言情 -> 鹰视狼顾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酒后之事(感谢书友离人未归,王某定斩不饶的月票)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本来面对王牧之窥伺,白仁轩的主意是劝陈德昌退一步海阔天空,这么大岁数了,没必要和年轻人争权夺利,争来争去的。https://www.25kanshu.com

    但是自从上次在王牧之的营帐中,感受到陈德昌坚定无比的决心之后,白仁轩虽然无奈,但也是打消了,劝说陈德昌的想法。

    尽管自己的建议没有被陈德昌采纳,但是作为他的谋主,白仁轩也是很有责任感的,没有自暴自弃,一直殚精竭虑,想要为陈德昌,想出一个两全其美,既不会被王牧之架空,也不会把王牧之得罪太狠的计策出来。

    王牧之此人身受首辅上官宏远的器重,只要上官宏远这杆大旗不倒,王牧之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对于这种人,你不巴结示好也就算了,干嘛要得罪他呢?

    在叶明盛没有出现之前,白仁轩苦思冥想了好久,却是始终没有什么好办法,就在他本来都快有些绝望的时候,妹夫钱不离带来的关于叶明盛的消息,犹如黑暗中一束光明,将白仁轩照亮,

    白仁轩立刻就意识到,想要不把王牧之得罪太狠,就需要转移矛盾,而这个用来承担王牧之怒火的“替罪羔羊”还有比叶明盛更合适的吗?

    正自鸣得意的白仁轩,似乎又是想到了什么,从怀中取出了那块红布,像是献宝似的,解开红布露出了包裹在其中两根金条开口说道:

    “侯爷,你别看,这个叶明盛官职卑微,但是此人出手还算大方,为了让我向侯爷引荐他,还真是舍得下本钱!”

    “等到了辽阳,大人您不妨,从他和沈建忠的那些买卖里,分上一杯羹!”

    打量了一下,白仁轩手中的金条,陈德昌摇了摇头,有些怜悯的说道:“白先生啊,你真是把这个叶明盛算到骨子里,一点也没有浪费··········”

    话音落下白仁轩和陈德昌对视一眼,下一秒书房中,十分默契的两人,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

    【书友福利】百~万\小!说即可得现金or点币  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

    洛安永平坊小院子,还什么都不知道的叶明盛,正躺在卧房里辗转反侧,今晚醉香居的宴席上,因为目的达到了,心情高兴,再加上醉香居的汾酒滋味确实很好,他一时间就有些忘乎所以,没有管住自己,足足喝了一坛子,外加两壶。

    这酒刚喝下去,确实爽,不过等到他把白仁轩送走,这酒的后返劲就上来了,晕晕乎乎的叶明盛,连忙就是将,裴智秀嘱咐他服用的小药丸,吃了下去。

    也不知道这小药丸,裴智秀用了什么药材,还别说真挺有效果的,吃了药吹了一会风,叶明盛脑袋里的醉意,也就下去了不少,勉强返回了永平坊,要不然,这一次叶明盛连恐怕家都可能回不来了。

    回到家,躺在床上的叶明盛,本想要把被一蒙,好好睡上一觉,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可是奈何他的想法虽然很好,但是脑袋里还没有下去的酒劲,却是让他想吐又吐不出来,十分的难受。

    不仅如此,可能是酒喝多了的缘故,导致叶明盛胃也有些疼痛,二者相加让叶明盛根本睡不着觉··········

    就在叶明盛,准备狠下心来,扣扣嗓子,强行催吐的时候,他突然听到屋子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轻盈的脚步声。脚步声由远及近,正在向他这边走来。

    叶明盛的脑袋,因为酒意的缘故,一时间只能是感觉到,这个脚步声他十分的熟悉,但是想不起来这个脚步声的主人是谁。

    正在叶明盛思考来人是谁的时候,门外响起了叶东询问的声音,今晚是他负责守夜。

    “裴姑娘·····有什么事情吗?”

    一听这句话,叶明盛当即就是意识到了来人是谁,神情中透露出一丝疑惑,不知道裴智秀这个时候前来,是要干什么········她虽然跟在自己身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其一向非常矜持,深夜之中从来没有,主动前来过自己的房间。

    就在叶明盛心生疑惑之际,过了好几秒中,门外才再次传来了,裴智秀清冷的声音。

    “我进去看看叶将军!”

    作为叶明盛亲兵,叶东自然知道,自家少爷和裴智秀之间暧昧关系,此时虽然没有叶明盛的命令,但是见裴智秀既是深夜前来,又是这番说词。

    生性机灵的他,自然是不愿意破坏叶明盛的好事,目不斜视的将门让了出来。然后还十分贴心的,走到了院子中央的那颗枣树之下,以避免有听墙根之嫌。

    看着叶东这番举动,裴智秀自然是明白,清瘦白皙的瓜子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红晕,不过她倒也没有解释太多,便是推门而入,走进了叶明盛的房间。

    或许是想要看看,裴智秀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导致叶明盛鬼使神差的选择了装睡,并没有起来和裴智秀打招呼。

    此时的裴智秀,还并没有意识到,躺在床榻之上的叶明盛是在装睡,感受到叶明盛身上浓郁酒气的她,黛眉微蹙,低声埋怨道;

    “真是一点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话毕裴智秀走到了叶明盛的身旁,白嫩的玉手轻轻搭在了,叶明盛露在外面的手腕之上,检查起了叶明盛的脉象。

    细细检查了一分钟的时间,裴智秀玉手收了回来,轻轻叹了一口气。

    正在装睡的叶明盛,听到这一声叹息,心中顿时忐忑起来,不免有些后悔,自己不应该喝那么多酒。

    就在叶明盛七上八下,犹豫着是否醒过来,问问裴智秀,自己身体到底什么情况的时候,裴智秀的手,下一秒便是伸进了他的被窝之中,在叶明盛的小腹,还有胸膛之上,轻轻推拿了起来。

    裴智秀的“突然袭击”让措不及防的叶明盛,险些舒服的叫出声来,不过他到底还算是有些忍耐力,硬生生的扛了下来··········

    https://wl

    .。.

    zn03251zxs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