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玄幻仙侠 -> 我在仙侠世界做甲方

正文 77、尚未公开的并行举措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啊……

    许砚有点懵。https://www.25kanshu.com今天这个会议,许砚始终没讲话,诸位大人也不需要听他讲话。可偏偏到了节骨眼上的时候,太守汪欣忽然又想起许砚了。

    拿谁开刀之问题,不已经定好胡辰天吗?

    你们确认的重大事项,却要我一个小小师爷来宣布?

    感情,就是叫我来背锅的!

    现在怎么办……

    许砚陷入两难境地。

    倘若缄口不言,或者随便讲几句套话敷衍,那么必将得罪太守汪欣,甚至还要得罪董杰。此两人皆为顶头上司,得罪他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

    倘若依照汪欣的安排,替他说出胡辰天姓名,指定拿胡辰天开刀。那许砚讲出来的话,必将传到胡辰天耳中,得罪胡辰天同样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两方面权衡,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更何况胡辰天与许砚大概已经为水火不容的关系,就算彼此仇怨再深一层,却也无所谓!

    短短时间许砚经历严肃的思想斗争,很快便拿定主意。他用试探的语气道:“放眼新平郡地界,富商胡辰天应为最恰当人选,大人们怎么想呢?”

    胡辰天!

    徐浩与倪连辉互相看了眼,讲真,内心是认可许砚说法。

    大约停顿五秒钟,倪连辉先表态:“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往年胡辰天捐赠附加贡品的数额,在整个新平郡绝对名列前茅,倘若胡老板能带头,必有示范效应。”

    徐浩很快也接着表态:“抵扣俸禄我们做示范,附加贡品转常规贡品胡辰天做示范,如此操作,至少表面足以服众,其他人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反对。”

    “那咱们就这样定了吧,采纳许师爷的建议。”汪欣铿锵道。

    呃……

    许砚眨眨眼睛,暗道自己在新平郡没那么重要吧。太守汪欣还真是个老狐狸,竟然将一口大锅直接给许砚安排上。

    也罢!

    待徐浩与倪连辉两位县令走了后,许砚就将找机会提出花满楼的事情。毕竟,去花满楼玩的客人都有闲钱,组织他们募捐,肯定还算合理。

    而许砚刚才又替汪欣董杰背锅,看在这份情面上也该赞同许砚提出的方案,顺便再由许砚主持募捐事项,一切水到渠成不在话下。

    ……

    吃完午餐后,扣除三成俸禄充作常规贡品的消息终于传开。不出许砚所料,府衙里面一片凄惨哀嚎,甚至有人当场脱下差服,以实际行动表示抗议。

    但,没过多久又将差服套回去,毕竟这一身老虎皮,在新平郡乃至整个未央国还是有用的。

    许砚整个下午都没敢做声,常常察觉周围仿佛有利箭般目光刺向自己。可许砚也没办法解释,总不能私下打汪太守的小报告。

    让我背锅就背锅吧,反正新平郡同僚又没几个傻子。如果硬要说,许砚当初就不该逮捕耀夜逆贼,那许砚即便跳入黄河也洗不清。

    日暮。

    许砚走在下班回家的途中,抬眼望了望即将隐去的斜阳,莫名有几分感伤。其实克扣的那些俸禄许砚根本不在意,说感伤,还是因为此刻的无能为力。

    想想看,整个未央国常规贡品翻个倍,其他郡县的办法估计和新平郡差不多,如此必然激化社会矛盾,弄出某些恶性案件也不奇怪。

    哎!

    只恨自己能力小。许砚摇摇头,加快步伐。

    ……

    同一时间,胡辰天正在自家院子里散步。头号打手胡凯死可后,胡辰天又另外找个无极道场出来的二星天元,但信任程度,明显比不上忠心耿耿的胡凯。

    那么胡凯究竟因何而亡?

    听某个家丁说,那天胡凯说要帮官府捉拿耀夜逆贼,没想到一去不回。而官府推断的结论同样为耀夜逆贼所杀,可,胡辰天总觉得另有隐情。

    按道理,劫法场的耀夜逆贼与胡凯关系不大,就算胡凯鬼迷心窍想要立功,八成也会跟随大部队前进,不至于鲁莽到一个人追往早就荒废的小路。

    因此胡凯有可能向家丁撒谎,他的死恐怕也是因谋。

    而嫌疑最大,即同样从小路回来的许砚。虽然许砚在岔道去往另外的方向,但难保他用了什么方法掩饰,蒙蔽太守汪欣和其他捕快。

    哎~

    胡凯兄弟,也怪你死得不是时候。这段时间大家注意力都在劫法场案件,又有谁为你喊冤鸣不平呢?

    胡辰天一边怀念胡凯一边想着今晚吃什么菜,这时门口家丁风风火火跑来,气喘吁吁地说:“洛交县令倪连辉突然来了。”

    闻言,胡辰天急忙迎上前去。大约走出十来步便看见倪连辉,他双臂张开:“倪县令大驾光临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呢?”

    “临时拜访。原本没计划今日到新平郡,谁料汪太守有急事,因此匆匆赶来。”倪连辉满脸堆笑地说。

    “正好家里准备吃晚餐,倪大人若不嫌弃,一起吃吧。”胡辰天盛情邀请。

    “行啊,我就是踩着点来的。”倪连辉倒也没客气。

    “吃完后再请倪大人去花满楼玩玩。”胡辰天嘴角露出**笑容。

    “花满楼,下午才光顾……”倪县令挺起胸膛,“不过晚上再去一次也无妨。而且我必须要入住花满楼一号包厢,那可是前任通判大人睡觉的地方。”

    “错!”胡辰天挑眉,“应该讲是前任通判夫人睡觉的房间,也是睡觉的床。”

    “哈哈哈,胡老板说得在理!”倪连辉仰天大笑。

    两人猥琐走进厅堂,很快饭菜上桌,胡辰天又嘱咐厨房再加两个好菜。喝杯酒,胡辰天小声问:“倪大人光临寒舍可有什么指教?”

    “的确有事。而且看胡老板的样子,应该还没收到风声。”倪连辉微垂脑袋。

    “胡某愿闻其详。”胡辰天边说边给倪连辉倒酒。

    “我今日临时来新平郡,只为商谈劫法场案件善后事宜。”倪连辉神秘道。

    “这个嘛……”胡辰天嘴角撇了撇,“我倒有听说,新平郡官差的三成俸禄将充作今年的常规贡品。”

    “灵,胡老板消息实在灵通!”倪连辉竖起大拇指,“但,还有个并行举措,或许明天才会公开。”

    zn03251zxs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